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抗疫策略以「疫苗」(免疫療法)為先。敬虔有愛心、不以福音為恥的基督徒愛德華·詹納,以牛痘構想與科學實驗,奠立免疫法新猷,被西方醫學界稱為「疫苗之父」…

瘟疫具文化意涵,看似天譴,竟是創造主無言的哀述、默然的超前部署、與娓娓的啟示。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抗疫策略以「疫苗」(免疫療法)為先。疫苗,曾讓台灣天翻地覆呢。

 

「免疫療法」起源甚早,出自中國老祖宗。西晉末年,醫師葛洪(284~364),在醫書《肘後備急方》描述狂犬病的免疫法。唐開元年間,江南有趙氏(名不詳)、「藥王」孫思邈(581~682)在《千金要方》,分別使用「鼻苗法」、「刀拭法」以抗「天花」。到了宋真宗 (998~1002)已發明了「人痘接種法」;可見,自唐宋以來,在西方對於溫疫無所適從時,免疫法在中國早已救人無數、超越西方。

 

清朝康熙皇帝更在太醫院設立「痘疹科」,並推廣至各藩地。有「工業間諜」之稱的耶穌會來華傳教士殷弘緒(Père d'Entrecolles,1664~1741),習得太醫種痘法,便偷偷傳回教廷,使歐洲對於中國人的祕方產生興趣。

 

1688年,俄國入侵大興安嶺,康熙以德報怨,將種痘術大方地傳授給天花之困的俄國,並輾轉傳到土耳其;英國駐土耳其大使夫人瑪莉·蒙塔古 (Lady Mary Montagu,1689~1762)將種痘術傳回母國,引發了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1749~1823)的牛痘構想與科學實驗,奠立免疫法新猷,拯救歐洲於天花—詹納被西方醫學界稱為「疫苗之父」。

 

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Voltaire,1694~1778)不忘本地這樣讚揚:「我聽說一百年來中國人一直有『種痘』習慣,這是全世界最聰明、最講禮貌的一個民族,作出偉大先例和榜樣。」

 

詹納出生於牧師世家:父親、祖父、外祖父、兩個哥哥,都是牧師。詹納原有意傳承祖業,但因自小體孱多疾、對病患充滿同情與憐憫,12歲時習醫,還師從解剖學之父約翰·韓特(John Hunter,1728 ~ 1793)。

 

韓特教導詹納醫術、研究方法學,更激勵他:「醫生最重要的,要有顆善良的心」,他便立志在鄉村行醫—正印證了,「鄉間出大師」的傳統;良善稟賦與力行,使詹納能以「古典免疫法」,走上天啟之路:詹納把民俗療法轉化成嚴謹的科學創舉。

 

更了不起的,詹納承繼中國人對免疫法的慷慨傳統,無意從中牟利,無私地把種痘法獻給全世界,積極推廣,迅速將疫苗法傳播到歐、美大洲,拯救生命無以計數。

 

美國總統湯姆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在給詹納的信中讚譽:「你從人類苦難歷史中撕去那最痛苦的一頁。你現在可以感到欣慰:人類永遠銘記你的功績;我們後代只會從歷史教科書上知道曾經有過這麽一種可惡的病叫天花,但被你制服消滅了。」這位敬虔有愛心、不以福音為恥的基督徒詹納,被後人尊為「最偉大科學家與生命拯救者」。

 

神給中國老祖宗們聰明智慧、文明慷慨的本性,神也使用祂敬虔的兒女愛德華·詹納,成就了當代抗疫的基礎,身為現代的華人基督徒,我們兼有這雙重身分,豈不應求神大大使用我們,在這動亂世界,對人類做出貢獻、引人認識這位偉大的救贖主嗎?

 

點我看更多【因約眺望專欄】新冠啟示錄文

(文章授權/潘榮隆牧師)

 (本文部分資料出自拙著「『天花』亂墜」,《宇宙光雜誌》2022年1月)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