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我往哪裡去躲避祢的靈?我往哪裡逃、躲避祢的面?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祢也在那裡。」神,依照祂的定義,當然就會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無所不知…

根據上世紀美國最重要的神學家保羅•田立克(Paul Tillich,原籍德國),人類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的對象是神;神的存在(Existence)、本質(Nature)、作為(Work)等神學問題,也會是我們關心的議題。

 

愛神的人希望能藉這些探討多認識神、無神論者也希望能藉此來鞏固自己的想法。於是,神的三個「無所不」,就會被放在顯微鏡下任人放大檢視,窮究不已。

 

無所不在(Omni-presence),是「空間」問題。空間是物理議題,歷世歷代就有許多學者,嘗試用物理學來逼視(Approach)這個大哉問。

 

正面的方法就是拿著檢測儀器,查看每個角落,去發現上帝真的在那裏—可惜,到如今縱使科學這麼昌明、技術這麼精進,這種儀器依舊付之闕如。

 

其次,人們可用最天然的儀器「以身試法」;這種策略,倒是常有人如此來做見證神的真實與存在呢。這個方法雖然太過主觀、也沒有哪個人有十足勇氣自己多次重複(「重複性」是科學的定義、科學家應有的態度與精神),但這樣的見證確時有所聞;於是,信者恆信、不信者常斥之為迷信。

 

1984年,台灣發生一件震驚世人的礦災。那天,三峽鎮海山一號煤礦坑,在地底下距坑口三千多公尺、位於最底層的七本東坑道,突然發生一陣巨響,礦坑瞬時塌落封死。

 

當場所有無助的礦工一個個趴跪、驚慌的呼天嗆地;有的喊叫各種偶像名號,乞求顯靈,只有一位叫周宗魯的大喊耶穌救我。約過了四天四夜極力搶救,93位礦工仍然罹難,周宗魯是唯一慶幸被挖出獲救者。災後,周宗魯幡然改志,進入神學院就讀,之後在新店、烏來等處教會擔任牧師,餘生四處見證,耶穌真實的與他同在礦坑之中,保守、拯救了他的性命。

 

另一方面,許多太空人在外太空執行任務時,總會不禁讚嘆神創造的奧妙,深深感受到神在那幽暗孤寂的穹頂與他們同在,再返回地面後,他們無不親身見證神的真實,也紛紛改信從前批判的信仰,其中有13人進入神學院、而後成為牧師或神父、70多人到處為耶穌做見證。

 

他們都是當代最資優、經過最嚴謹訓練、冷靜理性、具有各種專業的科學家,有多人之前還是無神論者,卻都在外太空遇見了神,而頓然改變生命,終身述說神的真實與偉大。

 

在礦坑、在外太空,神都在那裏,更遑論在地表上諸多前賢之總總親身見證神的臨在,無怪乎三千多年前的詩人會說:「我往哪裡去躲避祢的靈?我往哪裡逃、躲避祢的面?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祢也在那裡。」(詩篇139:7-8)

 

神,果真無所不在啊。

 

(文章授權/潘榮隆牧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