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她是位生還者的後裔。成為神的選民,卻因著自己的身分,在世界各地被仇視猶太的靈所追殺,我好奇她怎麼看待神?她的回答竟給我人生開啟了重要的一頁…

前言

有一年暑假,我有機會到德國訪問一些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生還倖存者的後裔,跟他(她)們有一些訪談。當然,那一個旅程對我生命中有一個非常極大的啟示,其中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與一位校長遺眷的訪談。

 

她是一位生還者的後裔,提到了有關於當初猶太人在整個歐洲被屠殺的經過。我是抱著一個很激動,很好奇、也很有壓力的心情與她談話。這個壓力是來自於我心中長久的納悶-經過這麼大的浩劫後,她是怎樣看這位她們歷世歷代所信仰的神?

 

他們成為神的選民,卻因著自己的身分,在世界各地被仇視猶太的靈所追殺,她怎麼看待她的神?!但是,當我跟她問到,她是怎樣看這一位神,如何看待這位與她立約的神耶和華時,她的回答竟給我人生開啟了重要的一頁。

 

猶太人的血淚與國家重生-深哉神的智慧

她說到,當以色列民猶太人四散於歐洲,在德國、英國、法國、丹麥、瑞典、匈牙利等各個國家,適應與接納當地生活的時候,他們長居安逸於這個環境,慢慢地,他們逐漸的忘了自己是猶太人,忘記他們的身分、角色、呼召與命定。

 

但是神卻用了一個出乎人意外的方式,興起一個叫希特勒的人。

 

希特勒要求所有長居在歐洲的猶太人,身上要配戴著一個黃色的「星」型記號。希特勒的手把他們從似乎將要融入其他的民族的景況中揪出來。因為,在他們衣服上別著一個「黃色的星」做為記號,不管他們走到哪裡,都被人識出他們是猶太人。

 

他們就思想:「我們生命中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我們生命中到底有什麼尊貴的?我們的生命中有什麼異類的?為什麼我們這麼特別?似乎這個世界想要奪去我們裡面蘊藏的一個極大的奧秘與富足。」

 

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大多數猶太人,原本想說從此忘記,也不願意去承認,更不會去公開自己猶太的身分。他們覺得融入歐洲當地的社會、成為當地歐洲的國民之一,也沒有什麼不好,甚至不會再被別人仇視追殺、輕看呢。

 

但在希特勒對猶太人的逼迫和屠殺行動中,那個時刻,沉睡的猶太人霎時間都甦醒過來,並帶給歐洲猶太人民族意識的覺醒,喚起了多年來沉睡的猶太的精神,並燃起對猶太的本質、猶太身分的獨特性,以及其擁有的文化遺產的熱情和注意。

 

也是這樣的環境,讓猶太的家庭更加的凝聚在一起,猶太的社區、社團還有會眾匯聚在一起,彼此更加緊密的連結,他們開始去保護自己擁有的,祖先遺留下來的,猶太人所有的文化、遺物。

 

所以,當希特勒以及他所帶領的軍隊瘋狂地開始在歐洲各地、要在每一個狹縫、每一個隱藏的角落裡找尋猶太人。他們幾乎要把整個歐洲翻過來一般,揪出猶太人,來恣意的屠殺、傷害,以滅盡猶太人為快、為他們的使命。但當時卻奇妙的因著這濫殺、仇視及毫無人性的追殺方式,引起了聯合國極大的震撼。

 

所以,聯合國因猶太人受到屠殺的事件,產生了極大的壓力,他們不知道怎麼樣能夠幫助猶太人,也不知怎麼樣能夠抵銷希特勒所做的一切事情。這股壓力、這股仇殺、這股肆虐的能力,帶給聯合國莫大的壓力。於是,在1948年5月14日,突然聯合國會議表決,讓以色列民猶太人重新回到巴勒斯坦地,重建以色列國。這個巧妙的旅程,這種人看不出來的道路與行徑,卻讓以色列重生了。

 

所以,這位猶太倖存者-我的受訪者,他覺得是神,神有至高的智慧與能力,正如羅馬書第十一章所講的:「深哉!神的智慧。」,也像先知以賽亞所說的:「你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你的意念非同我們的意念。」以色列國在這種景況下生出來。所以,她的解釋-一個飽受蹂躪、屈辱的猶太屠殺倖存者的闡述,讓我敬佩神的偉大、敬佩神,敬佩在猶太人心目中永遠長存的這一位神。她說:「我不恨神,我敬畏神。」

 

屠殺?同化?誰的加害更甚?

當時,我抱著一股熱心,極其願意與她合一、連結,便興沖沖的告訴她說,在歷史上,我們華人從來沒有殺過猶太人。頓時,她臉上的表情和反應卻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原先以為她會回答說:「我要謝謝你們華人,謝謝你們在那個時候沒有屠殺我們,沒有在我們成過街老鼠的時候擊打我們,你們華人沒有參與這場大屠殺戰役。」

 

可是,她的臉色竟然變得有一點緊繃、冷漠,甚至有一點點憤怒的樣子,而讓我十分難過。

 

接著她說:「你們是沒有屠殺我們,可是所有在中國的猶太人,最後都被你們同化了。他們被改姓漢人的姓氏,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祖先來歷、不知道所有猶太人的精神、猶太人的價值,也沒有承接所有自先祖亞伯拉罕至歷世以來,所有放在他們中間,可以引以為傲的妥拉經書等等。」

 

我被他的話深深震撼,特別是「同化」這兩個字緊緊抓住了我的心。因為她說:「你們沒有殺害我們,可是你們卻同化了我們;在中國,你們滅了我們猶太人的根。」此時讓我非常震驚,深覺羞愧。

 

希特勒屠殺猶太人,而華人同化了猶太人;希特勒屠殺猶太人,讓猶太人的精神在這個時候更加的堅固,喚醒了他們的民族意識,使他們更加的警覺與儆醒;華人卻同化了猶太人,讓猶太人不知不覺,不生不死,在沒有壓力、脅迫之下,讓他們可以長居久安在華人世界,他們被改姓氏,被改了服裝,被改了所有一切的風俗習慣,而他們再也不知道他們是猶太人。除了留下一些些尚可考究確認的猶太人之外,其他的人已淹沒在中華的社會文化裡,他們再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了。

 

也許一位中國猶太人就在你身邊,你根本不知道他會是猶太人,因為他們對於自己是一個猶太人的身分,感到陌生與惶恐。因為他們雖異於中國人,卻長得像中國人,吃得像中國人,穿得像中國人,說的是華語,姓的是漢姓;猶太人一切的文化、精神遺產都不存在了。他們忘記了帶領他們祖先出埃及,進入迦南應許之地的神耶和華,轉而崇拜華人所崇拜的神祇。因著華人對猶太人同化的影響,他們成了一群失根的民族,與「回歸以色列」的路越離越遠。


「仇殺」跟「同化」相較之下,哪一個更毒害呢?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我們土地的結構:人因著犯罪,玷污了土地,使這個罪長久持續地在這個土地上,而其中罪的結果帶來靈界的影響,仇敵管轄這個世界的能力、強度就越強。譬如說,拜偶、淫亂、流無辜人的血、悖逆、頑梗、廢掉了神的約、沒有遵行  神的話語,這些事都是玷污了土地。

 

罪不只是玷污了土地,也與靈界同謀合作,玷污、掌控了整個地區與環境,甚至是一個國家。

 

在這種情況之下,仇敵的轄制、捆綁,就成了一個堅固營壘,形成了當地的生活習慣、思維方式、成為所有生活的指標、約定成俗的禮儀。慢慢的,我們身處在這被罪和邪靈所產生的文化、價值,行事為人風格和所有做事的準則的環境中,漸漸地就被這一切罪的結果同化了。

 

(~待續~)

(文章授權/潘劉玉霞)

  • news-details
author

潘劉玉霞

現為全國禱告網絡總幹事,新恩堂主任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