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為何每七天就有一個安息日?上帝每七天提醒我們一次,一年至少用五十二次,顯然這奧秘事情何等重要!所有一切神聖的使命也都會在上帝的安息中被釋放出來。

安息與得地為業-以色列再起的奧秘之二

 

上帝對安息的心意

安息是與上帝美麗約會亦重新啟動

一般而言,大家會把守安息當成一條律法,然而,許多猶太詩雋中,最美麗的詞藻皆是頌讚安息日。他們把安息日當成約會時間,當成和最心愛見面的一天,講好第七天定要見面,是美好地不得了的日子,是重新再出發的日子,是踏進上帝創造一切的榮耀、尊貴、創新、再啟動的一個起始點,因此,要進入安息裡才能不斷地有這般能力。

 

請想想,為何每七天就有一個安息日?上帝每七天提醒我們一次一年至少用五十二次,顯然這奧秘事情何等重要!個人常常覺得,安息如同毛線纏裹的毛線球一樣,一團團的毛線每七天就會重新卷成一顆毛線球。以色列之所以非常特別,就像有個東西一直把她包著,讓她亂不掉。因為無論如何每七天就有一個安息,每七天提醒必須重新啟動,必須重新回到上帝面前。要知道,那六天如果沒有第七天的話你是run(運作)不了的,並且接下來所有一切神聖的使命也都會在上帝的安息中被釋放出來。

 

因此,安息不是一個地點,也不是一個時間名詞,而是一個與上帝奇妙的同室,是和上帝奇妙的分享,是啟動我們裡面能夠像祂的形象(因為祂休息,所以我們休息)。提醒大家,「休息」、「安息」這個字詞,要用創世記角度來看,應大過於所有一切休息的定義,因這是上帝榮耀的得勝。

 

安息是人回到起初被造的形象和樣式

勞動不只是人的命運,他被賦予了上帝屬性治理的榮耀。而當亞當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後,就被懲罰要(勞苦),而不只是(勞動)。聖經在創世記第二章第15節提到:「耶和華上帝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上帝創造完之後,祂賦予我們修理、看守的工作;另一處經文在創世記第三章第17節:「…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這兩處經文最大區別是,「修理看守」是在人墮落之前,而人墮落之後就變成「勞苦」了。

 

人墮落前

人在墮落之前,仍作修理看守的工作。我們不僅是上帝的兒子,而且也是亞伯拉罕的兒子。上帝已經把這地和地上的治理權與管理權全部交給亞伯拉罕並他後代,因為上帝對他說,「你(亞伯拉罕)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世記第12:1-3)所以「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兒子」這件事,跟我們有太大的關係了,因為「看守管理」成為我們在這地上活出命定的重要事情。

 

人墮落後

人在墮落之前,是「勞動」並作「看守管理」工作;但人在墮落之後,就被懲罰要「勞苦」了,為什麼?因為人墮落之後,安息不見了!試想:如果上帝的創造只停留在第六天卻沒有第七天的安息,那麼我們會怎麼樣呢?我們就會沒有藍圖而沒法function(活動;運作;發揮作用),因為創造我們的是上帝,創造園子的也是祂,創造所有一切經濟脈絡皆為上帝,然而,當人離開了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之後,就開始不會管理了,我們開始變成重軛,「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創世記3:19)

 

上帝本就解決人生命勞苦

此二者(勞動和勞苦)皆要勞作,但「勞苦」卻完全喪失其中喜樂,個人認為,這不是工作問題或工時長短,乃是人心的疲憊和勞苦。很多人一直在休息,退休後是否更快樂?實際上有人感到毫無意義和價值。聖經提醒我們,第七日要守安息,因為治理和修理這園子裡所有的一切,上帝已經做完了,「事就這樣成了」(創世記第一章)。

 

創世記第一章第1節一開頭,「起初」(in the Beginning),考古研究、拆字,希伯來文原文意思是,我把我的兒子已經給你了。上帝把祂的兒子給我們就已經醞釀了福音的開始,上帝本就是來解決我們生命中的一切勞苦。整個世界失去了上帝的安息之後,就進入一個網羅,就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當我們能夠回到上帝面前時,我們是「看守管理」,而不是「勞苦」,我們裡面才能有源源不絕的創意、治理能力、勇氣、突破和所有一切的原動力。

 

因為我們本來就像上帝(創1:265:1),上帝吹了一口氣之後,我們就成為有靈的活人(創2:7)。聖經提醒我們,每七天要常常思念這個安息時刻,上帝會無限量地提供我們所需要的,因為前六天所有事情我們不可能靠自己做成。也就是說,無論我們擔任什麼角色或面對責任、承擔任務,沒有一件事情是我們憑自己能夠完成的。所以安息是什麼?安息是人回到起初被上帝創造的形象和樣式,讓這形象和樣式能夠再啟動、可以活化,讓人能夠執行任務,何其重要!

 

安息是上帝與人立約記號並賜予好處

「凡事大有好處:第一是上帝的聖言交託他們。」羅馬書3:2

「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羅馬書9:4

 

世界上有兩個系統:其一是巴比倫系統,另一是上帝系統;抑或,其一為勞苦系統,另一則為看守管理系統。

 

如人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不斷地標榜個人主義、個人成功、個人榮譽、個人突顯,那麼就是run(運作)在整個巴比倫系統裡,人不斷地想在世界上稱王,這是希臘化的思想。有時一個人成功,但他旁邊的次序不一定是對的,因許多成功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可能是健康、家庭、人際關係或所有一切,皆屬於巴比倫系統,這些和上帝所定義的完全不一樣。

 

上帝對於安息的心意,則含括全人類於管理秩序中的運行,也就是,當一個人真正明白安息真理時,那麼他的次序會是對的。

 

安息是上帝與人在地上立約非常重要的一個記號。上帝因為與祂的百姓立約,所以祂要將一切好處賜予我們,這些好處就在這份安息當中

上帝並不是創造我們之後就丟下我們不管,不是的。祂不僅讓我們的形象和樣式能夠像祂,祂還把所有一切修剪、管理、看守所需要的energy(能量),有得勝、榮耀、昌盛、創意、能力等全部賜給我們,而常在祂的安息裡。

 

祂的安息裡是什麼?就是,「你不要動,我(上帝)動」。因為前面六天所有的一切事情,無論是制空權、海權和所有一切,都是上帝創造的,這些都不是我們的本業,況且,不論今天發明了多少科學或發現多少定律,這些都離不開上帝的創造,但是,如果這些科學或定律失去上帝的安息就會被人誤用。

 

在羅馬書第三章第2節提到:「凡事大有好處:第一是上帝的聖言交託他們。」另一節經文是羅馬書第九章第4節:「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上帝要將這些好處,包括聖言(上帝的話)、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等無價之寶,賜予以色列猶太民族。

 

試問,是他們做了什麼嗎?是上帝與他立約了!在中東時代,「立約」代表一種非常重要的精神和榮耀,立約的憑據就是「你來做『我告訴你要做的』,我就做『我要做的』」立約雙方在中東本就不對等,因為上帝只是看到了future的亞伯拉罕(將來、多國),祂居然就和亞伯拉罕(一個人)立約了。上帝的心意是,透過你(亞伯拉罕)我要祝福所有的人,因為我把這裡所有一切都給你了,但是我告訴你的所有話,你都要照著去做。(創17:1-9)

 

也許有人問:「為什麼要安息?」上帝回答說:「不用問,去做就對了!」(出埃及記20:8-11、申命記5:12-14)。現代人許多時候有個大問題就是:「你要先說通我,我再去做;若我不被你說服,那我絕不會去做」在許多猶太著作裡可以看到,猶太人曾如此同上帝說:「上帝啊,祢試試找別的民族,看哪個民族能像我們猶太人這般勇敢跟隨祢。祢曾對我們祖先說:『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們連去哪都不知道,就走了。祢叫我們出埃及,沒有人看過迦南,我們就跟著祢走了。」

 

果真如此,他們的屬性裡就有一種冒險、願意跟隨上帝的個性。當然,他們在遵守上帝話語的時候也經過非常多的掙扎,但是上帝提醒他們「照著做就對了,不要問為什麼!」因為非常多事情,不是透過人的理解可以明白的。

 

(文章授權/潘劉玉霞)

author

潘劉玉霞

現為全國禱告網絡總幹事,新恩堂主任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