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使我為外邦人作基督耶穌的僕役,作神福音的祭司。」50歲時,桑德基突然宣告相信耶穌,很多當代的科學家們大為震驚,也感動於他,因此改信基督教。他成為「科學與信仰」之爭辯裡的典範、傳奇、與基本教材,讓人津津樂以引用...

「使我為外邦人作基督耶穌的僕役,作神福音的祭司。」(羅馬書15:16)

 

艾倫.桑德基(Allan Sandage),是上世紀著名的美國天文物理學家。年輕時是個無神論者,很多人,包括他原先信主的太太和兒子、許多學生、朋友、以及慕名的路人甲們,因他而成為無神論者。

 

50歲時,桑德基突然宣告相信耶穌,很多當代的科學家們大為震驚,也感動於他,因此幡然改信基督教。桑德基成為「科學與信仰」之爭辯裡的典範、傳奇、與基本教材,讓人津津樂以引用。

 

得著關鍵人物,勝獲千軍萬馬。漢初,韓信之於劉邦、三國時,諸葛亮之於劉備、近代,錢學森之於中國導彈、太空領域發展,如他的美國導師說的:「錢學森勝過五個『師』的海軍陸戰隊」。還有,在《聖經.舊約》裡的摩西,拄杖一吼,分開紅海,淹斃敵騎、帶領百姓出埃及。

 

《聖經.新約》裡的保羅,十三篇書信翻轉世界、改寫歷史。在中國教會史,上世紀「我的學長」宋尚節,每場佈道會裡,眾人齊悔改信主、倪柝聲一紙寥寥幾個字的最後遺言;「基督是神的兒子,為人贖罪而死,三日復活,這是宇宙間最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震撼歷世歷代中國信徒的心靈…,一個關鍵人物勝似千軍萬馬,史書記載不絕啊!上世紀,在科學界裡,桑德基的歸信,使得諸多原先不認識主,卻因著「神聖不滿足」(Divine discontent),心靈徬徨的科學家們,找到回家的路。

 

這一群人,傳統上因著科學嚴謹的訓練、背景,在信仰方面是「死硬派」(Die-hard)無神論者(Atheist),鄙視宗教信仰、斥之為無稽,是最難接近的一群。但桑德基卻很自然地把他們引進了神的國度。在屬靈上,桑德基的貢獻,遠超過他對於那一代許多人因著他的研究,而進入天文學探索的跟隨者。

 

桑德基就是這種勝似千軍萬馬的人物,他是「得著一個科學家信主,將影響一代科學家信仰」的重要案例呢—為這緣故,我對桑德基十分感興趣,竟然也因此游進了「科學與信仰」的大海內,以文字從事向海內外華人科學家、知識分子們,傳福音的事工上。

 

依著時代潮流,我的文章風格與內容是不討喜的、點閱率沒有網紅漂亮,但我並不十分在乎—我在等那「天選之人」(The Chosen one)出現,我不是在「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根據法國戲劇,「果陀」(Godot)永不會出現,我是在等待上帝(God)的作為。

 

神是信實的,我相信那「天選之人」已在我的讀者中,在那關鍵時刻(Karos),他們會出來、他們會像桑德基一樣,勇敢大聲的向世界宣告:「我成了基督徒!」—成群結隊的人,尤其最難纏的科學家們、知識分子們,在海內外、將紛紛的像桑德基一樣,宣告一生要跟隨主耶穌的步履,向世界宣稱自己是神的兒女。

 

這是我的夢想,我相信它會實現的,因為神是信實的,已有桑德基的案例為證。

-獻給我的讀者們。

 

(文章授權/潘榮隆)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