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在撒母耳的年代,同時有先見與先知,但到了新約時期.只剩下先知。而現代呢?科學預測是否可信呢?教會需要更尊重科學的發展,使之與傳統事工結合,在信仰與科學間達成平衡...


「現在稱為『先知』的,從前稱為『先見』。」(《撒母耳上》9:9)

 

《聖經.舊約》提到「先知」和「先見」,來到《新約》,只提到幾位先知,卻沒說到先見;至於現代,有人列出了一長串當代先見和先知名單,讓人認為,神在現代,恢復了祂代言人的職事,滿地都是先知與先見喔;現代人太有福了。無論是先知或先見,他們都說出有關神隱而未明的事;那麼現代人應該更瞭解神心意、或更認識神容許發生的事囉。

 

不久前,中華基督教福音協進會公布《2022台灣教會普查報告》,指出:全國教會人數下降約32.6%、而堂會數增加了305間。該報告發表於十月初,故不包括2022年全年度結果(顯然少了11與12月的數據),而是依據報告日之前的數字,預測2022年將來「整年度」的狀況--從某個角度來說,協進會扮演了當代先知或先見「預言」的角色。

 

身為嚴謹的科學工作者,我相信這篇涵蓋月份雖不足的報告結論、和明年作出真正包含整年度數據之結果,應該會相當吻合--這就是數學分析的魔力,它對於未來的預測,具有相當準確性。這樣的信心,使協進會敢於此時提前發表所謂「2022年」的結論,爭取時間、以利教會爾後發展。

 

若以此邏輯來爬梳,可以看到在舊約、科學不昌明的時代,撒母耳的「從前」只有先見,在撒母耳「現在」的年代,同時有了先見與先知共存,但到了新約時期.只剩下先知,未見先見。

 

而現代呢?在我們科學昌明的世代,反倒來個大爆炸(Big bang),到處是先知與先見:這是一個有趣的「先知/先見演化史」了--假設:那一長串名單是真的。

 

神給人的啟示,基本上有兩種:「一般啟示」(General revelation),以科學、歷史(事實)為代表,和「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就是《聖經》或出於神的異象;一般啟示用來印證特殊啟示的真確性。

 

特殊啟示意涵著《聖經》無誤論,而一般啟示縱使有科學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 principle),在某些範圍內,還相當準確,無法等閒視之呢。

 

所以偉大的使徒保羅,那一代最重要的知識分子,才敦敦訓誨他所愛的腓立比教會:「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腓立比書》1:9) 知識和見識就是一般啟示,當然包括科學、數學、邏輯、和歷史囉。

 

前期本專欄說,神創造數字、喜歡使用數字,數字在某種程度上具有「啟示」的作用,來述說祂所創造宇宙裡各事項的「物理意義」(Physical significance)、闡明其「哲學意義」(Philosophical significance),至終指出其「神學意義」(Theological significance)--神的心意。

 

教會傳統上有愛心,在其上保羅給了我們建議,需要更多而又多的知識與見識。

 

換言之,不只協進會的調查工作是正確的方向,教會還需要更尊重科學的發展、邏輯辯證、歷史、與真實世界的全貌,使之與傳統事工結合,協助年輕人的斜槓生涯(Slashie),在信仰與科學間達成平衡。那麼,年輕人就不會用腳投票,教會人數增長也會成了必然與應然。

 

台灣的教會,需要加油。

 

(文章授權/潘榮隆)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