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news-details
因蘭大弼醫師、父親活出基督信仰的生命,使蔡茂堂牧師在關鍵時刻放下苦毒,禱告尋求神。(圖/@思恩堂豐富教會 YT)

「我手拿菜刀,邊砍廚房門栓邊哭泣,殺全家後再自盡...這樣不就皆大歡喜了嗎?」生於彰化貧困家庭、成績優異的蔡茂堂,因體育成績遭不義欺壓,加上教會流傳對父親的不當謠言,以致信仰跌倒,內心仇恨轉為苦毒,甚至想放棄一切,但在最無助時刻,他想起屬靈和親生父親對信仰的熱愛,神的真光再次照亮生命,自此改變人生。

切膚之愛,開啟一家蒙恩道路

5月23日,思恩堂豐富教會邀請蔡茂堂牧師分享人生見證,道出上帝如何幫助他將生命的苦毒,轉為讚美。

 

首先,他詢問大家教會名稱為何,並指出,若恩典「豐富」但從未分享出去,那麼多餘的恩典就會堆積成脂肪,成為「肥胖」教會,故豐富的重點不在於擁有多少,而是給予出去多少

 

影響他一生的鄰居,也是熱愛給予的人,其名叫做蘭大弼,為彰化基督教醫院創建人之一的蘭大衛之子。

 

而原本拜媽祖的蔡茂堂一家,信仰故事要從1928年開始說起。當時台灣並無醫學院,若要學習醫學知識須拜師,因此父親拜蘭大衛為師,過程中目睹蘭大衛的妻子連瑪玉,因不忍13歲的孩子因腿部傷口感染截肢,所以請求丈夫從身上取下皮膚,為孩子植皮。

 

不僅如此,夫妻還資助他進入長榮中學就讀,這名孩子後來成為牧師,拯救許多失喪靈魂,「切膚之愛」感動父親信耶穌,也帶領家人受洗歸入主,因而開啟蔡茂堂的信仰旅途,然而,信仰之路不像原先所想像的順利,反而崎嶇不平,一度在教會跌倒。

  • news-details
  • 蘭大弼醫生與醫生娘高仁愛醫師對鄰居貧苦學童的愛心,感動蔡茂堂牧師信主。(圖/@思恩堂豐富教會 YT)

蘭大弼醫生力行愛鄰如己

當時拜師拿到學醫證書後,若通過國家鑑定考試,就能領醫師執照執業,然而蔡茂堂的父親卻並未從醫,而是從事藥廠、魚肝油生意買賣,沒想到事業經營不善,導致家道中落,常需要賒帳度日。

 

蔡茂堂約國小時,同儕們流行騎腳踏車,他則因家庭經濟不允許,所以常趁蘭大弼與其他醫護宣教士午休時間,偷騎蘭大弼醫師輪圈28吋的腳踏車練習,當時台灣人騎的腳踏車大多介於24至26吋,因此該腳踏車對國小生而言非常高。

 

有天,他一如往常地牽出腳踏車,沒想到騎下斜坡,正要轉彎時失去平衡,連人帶車掉進水溝,他爬起來,扶著斷掉的手哭著找父親,而蘭大弼聽聞聲響出外查看後,也哭著拿腳踏車去修理,因這是蘭大弼唯一的交通工具。

 

那時,蘭大弼培育出的醫生都開名車,為何他當醫生,會沒錢買腳踏車以外的交通工具呢?原來他並非領醫生的薪資,而是宣教士薪水,且大部分金錢都用在幫助附近貧困孩子。

 

蘭大弼醫師夫妻每幾年回英國述職時都省錢搭船,甚至有次要回國參加孩子婚禮,雖然小孩在航空公司任職,他們可以買優待票,卻仍無法負擔,節儉生活,只為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 news-details
  • 蘭大弼醫師每周日會準備佳餚,邀請鄰居貧苦學童晚餐、練習英文會話。(圖/@思恩堂豐富教會 YT)

  • news-details
  • 蘭大弼醫師私下資助蔡茂堂牧師讀書,要其父親不要給其他人知道。(圖/@思恩堂豐富教會 YT)

給人魚吃,不如教人釣魚

父親過世後,蔡茂堂整理遺物時,發現一張以羅馬拼音寫的台語書信,才知道兄長們皆因家庭經濟因素,無法繼續升學,而自己之所以能念國中,是因蘭大弼的默默資助。

 

且每周日,蘭大弼總會準備豐富佳餚,邀請附近就讀中學,約30多位貧困孩子享用,目的並非傳教,而是練習外語對話,用餐時只能講英文,但他們外語不流利,沒辦法回答時,便要說:「阿姆搜列(I’m sorry.)」接著就需要被罰站吃飯。

 

第一次被處罰時,蔡茂堂感到很不好意思,但後來發現站起來更容易夾菜,所以便不害怕說錯英文。蘭大弼此舉背後用意,直到他擔任恆春基督教醫院院長,要出國讀書時才明白。

 

那時台灣只有神學院,路加傳道會董事長韓偉因病過世,一群想要醫療傳道的醫生突然群龍無首,正不知該推選誰出國讀宣教學時,蔡茂堂獲得妻子許信貞鼓勵,因而願意放下醫師職務,出國攻讀宣道學碩士學位。

 

不過,當年教育廳規定要出國讀書需通過托福考試500分,當時滿分為700,而美國神學院要600分才可入學,托福的美加補習班僅開在台北,在國境之南行醫的他,既無高鐵,附近也無高速公路,根本無法通車往返北部上課,只能買試題本練習,硬著頭皮考試,沒想到考670分!

 

他手握成績單非常開心,下一秒就想到蘭大弼長遠高深的愛與用心。當時韓國、日本、台灣人的英語聽講能力遠不及香港、菲律賓與印度,但因蘭大弼過去英文會話練習,所以奠定優異聽力與口說能力。

 

蘭大弼大可以只給這群孩子金錢幫助,卻每周教他們英文聽力和口說,盼望孩子們擁有語言能力後,若有機會可以派上用場、出國讀書,當蔡茂堂知道蘭大弼醫師夫婦是這樣愛他們,內心十分感動。

 

不過,熱衷傳道的蔡茂堂,其實曾在教會跌倒,又在學校受欺壓,內心仇恨轉為苦毒,甚至想了結全家生命。

  • news-details
  • 蔡茂堂牧師獲得許信貞師母鼓勵下,準備托福考試,至國外攻讀宣道學。(圖/記者盧玟靜)

內心初萌仇恨,在教會跌倒

因家境清貧,父親為了省蒸便當的錢,每天騎腳踏車,幫蔡茂堂及弟妹送便當,不幸一次路途中,腳踏車把手被一輛超載的卡車拉著,導致父親摔倒在地,大腿骨斷裂,經開刀醫治仍接合不良,因此需拄拐杖行走。

 

高中時,家鄉教會要新蓋禮拜堂,父親身為教會的開設長老之一,因無力奉獻,他心想:「有錢獻錢,沒錢獻工」,便自告奮勇要協助監督教堂施工,從家裡到教會要橫跨一個彰化市,但仍每日堅持拄拐杖,慢慢步行至教會。

 

過一段時日後,教會竟傳出對於父親的不當謠言,蔡茂堂聽到後非常生氣,認為若真的有上帝,不該會有此謠言傳出,更令他憤慨的是,有些人明知這並非事實,卻選擇默然不語。此事讓蔡茂堂心生仇恨,覺得基督信仰常說的「彼此相愛」,不存在於現實生活中,因而在信仰上跌倒。

 

仇恨轉苦毒,想放棄一切

蔡茂堂不僅在教會受傷,也在學校被體育老師欺負。當時台灣高中有「保送」制度,認真、成績優異的他,以第一名之姿直升高中,他心想只要繼續努力,就可以爭取唯一的名額,保送至台大醫學院醫科。

 

沒想到高一上學期,他的體育成績竟然59分不及格,是班上唯一體育不及格的學生,之後他間接得知,自己的體育成績與競爭保送有關,內心瞬間充滿對社會不公義的仇恨,「怎麼可以欺負我這個窮小孩?」

 

當時他正在閱讀《基度山恩仇記》,心想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因自己具有考上醫學院的實力,畢業後定要在該老師家附近開診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樣的仇恨,有一日轉為苦毒,與弟弟因細故爭吵後,他跑到廚房找菜刀,想要殺全家,最後再自我了結生命,「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其他人不用擔心謠言,也不會去搶保送名額。」

 

幸虧母親發現他臉色有異,馬上關起廚房門,用大木門栓栓上,蔡茂堂拿起菜刀卻不得門而出,邊哭泣邊砍廚房實木門,母親一語不發,等兒子哭到筋疲力盡才開門。

 

在發洩情緒,質疑上帝是否真的存在時,蔡茂堂的腦海浮現出蘭大弼愛人如己的模樣,以及父親遭遇許多苦難,仍緊抓住信仰的榜樣;一個是上帝給予他豐富,他就分享出去,另一個是上帝給他卑賤的生活,仍緊緊跟隨耶穌。

 

蔡茂堂最後得出結論,基督徒不會一輩子順利,處境好時,分享神的恩典,處境不好,還是要抓住神,這就叫「豐富」,因此他走回房間,第一次真誠禱告:「如果真的有上帝,就把我的仇恨拿掉,只要拿得掉,我就拚命作基督徒!」禱告完就睡著了。

 

隔天,他認真晨更、讀經,想看做好自己的部分,上帝能否拿走仇恨,沒想到上帝不只挪走負面情緒,還有保送制度!

 

保送制度產生的種種不公平,社會已爭論一段時間,但每年都有高官或民意代表的孩子畢業,無法廢止,但就在蔡茂堂高三上學期時,教育廳宣布廢止,他看到新聞不禁嚇一跳,直覺是上帝的手在掌管一切,如此自己對體育老師的仇恨,也變得毫無意義。

 

上帝供應一切需要

那年,聯考放榜後,應屆學生只有蔡茂堂一人考上台大醫科,並拿到七千塊獎學金,雖然喜悅,但想到醫學院的學費以及教科書籍費用昂貴,便落入煩惱。

 

獎學金拿來訂做制服,買蚊帳、草蓆、行李箱等入學用品,以及車票,開學第三天錢就差不多用盡了,不過上帝一路供應,同學父親以高於行情的薪水, 聘請他當同學弟弟的家教。

 

當年大家多在孩子國三、高三時請家教,所以無論教得好壞與否,一份家教工作壽命僅約一年,然而,醫學院要讀7年,每年快沒錢時,上帝便給予賺錢機會,不僅使他完成大學學業,打工的錢也夠供應妹妹讀書。

 

蔡茂堂用自身見證勉勵,信耶穌不一定就此人生順遂,但上帝的恩典夠用,使我們突破困境,他也禱告,「求主耶穌幫助我們,不只領受恩典,更是『滿溢』出來的恩典,可以看見且幫助周圍需要的人,使他們感受到神的愛,能跟我們一樣,都有主愛的故事可以分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