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若你曾陷入憂鬱,懷疑自己是否不夠靠近上帝,那麼,你一定要知道司布真的故事...

Ibelieve專欄作家法奎(Darcie Fuqua)提到,馬太福音17:20說,「耶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由此得見,上帝不總是要求人有巨大信心,乃要人試著全然信靠祂。

 

在憂鬱中的低谷也是如此。看似無法勝過的情緒軟弱,只要信靠上帝,祂定能將人從情緒鎖鏈中釋放。

 

法奎進而分享司布真的故事。這位19世紀英國最有名的傳教士,也曾深陷憂鬱情緒,以致無法講道、服事和出門。但他仍是上帝重用的僕人,曾為逾1萬5千人受洗,向超過1百萬人傳福音,其講章被翻譯成逾40種語言。

 

信心和憂鬱兩者同時存在,並不衝突

認識司布真的人會知道,他是帶著憂鬱、仍然事奉的傳道人,對當代和後人產生很大影響力。

 

現代精神醫學或許會以「重度憂鬱症」為司布真下診斷,症狀原因可能和外在有關,也可能源於體內基因。

 

關注基督徒靈性健康的網站「The Weary Christian」,有篇文章談及司布真:

 

19世紀偉大的浸信會牧師司布真,在談論『心理健康出問題的人是否仍是屬靈的』這件事上,確實是一個棘手案例...

 

司布真是一個信心偉人,但他的心理健康問題也確實存在,若你說憂鬱、焦慮、恐慌是罪,或者反映出靈性問題,那麼這位歷史上知名的傳道人,根本不該出現在講台上。因為他憂鬱、焦慮,許多時候也感到恐慌。

 

司布確為對神充滿信心的人,同時也是帶著軟弱生活的人。而憂鬱有阻止司布真的事奉嗎?

 

司布真不是一個只說不做的人,他在事奉中不斷突破,並堅守上帝交付的任務。他蓋了兩座孤兒院、和17座寡婦救濟所,即便在受憂鬱影響之時,仍持續這麼做。

 

身為多產佈道家,司布真在講章文字中並無避免透漏其低落情緒。「有一種心理的黑暗面,你不明白、很困惑、很困擾...沒辦法用任何一種有形的東西形容出來。」

 

法奎認為,司布真的憂鬱,並非因不屬靈,而是更像哥林多後書12:7所言,「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旦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

 

那或許是司布真生命中的「刺」,要其不驕傲自大,更努力倚靠神。

 

司布真曾寫:「或許沒有什麼辦法,能夠更有效地教我們除去內心自卑、自大;或許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自身愚昧,除非我們真的成了一個愚昧的人。喔主啊,求祢憐憫我們!讓我們在患難中被教導合一,不要因陷入罪中才學會這個功課。寧可安躺在主恩的患難裡,也不要陶醉在魔鬼的宮殿裡。

 

在黑暗中讚美上帝

未從憂鬱中獲得釋放的司布真,有因此失去讚美神的能力嗎?在其一篇極有名的講道〈夜晚的歌〉(Songs in the Night)裡,以約伯記35:9-10出發人因多受欺壓就哀求,因受能者的轄制便求救,卻無人說:『造我的神在哪裡?他使人夜間歌唱。

 

司布真分享:「當我們看到白天的音符時,要歌唱很容易。但這個人是一個非常有技巧的歌唱家,即使沒有一絲光線,他也能引吭歌唱─從心裡而唱,非從眼睛看見的樂譜高唱,而是從靈魂深處、發自內心的感激而唱。

 

重要的,不是我們的外在情況是否好轉,而是對上帝的信心是否繼續堅定不移。「眼睛看不見自己,你看得見自己的眼睛嗎?對著鏡子或許可以這樣,但那也只是鏡中的反射。如果你可以看見信心存在的證據,你也不能看到信心本身。信心從我們交託的事情身上可以看見,從我們信靠的對象身上可以看見。」司布真寫道。

 

約翰福音8:36說,「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即使基督徒身上有一根刺,但不代表我們與神疏遠,或是無法竭力服事主。

 

司布真的生命就是最好明證。神的能力從不因人的憂鬱或軟弱而離開─我們要做的,是持續往山頂上仰望。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