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熱搜關鍵字
搜尋關鍵字:火熱

【馨香女人專欄】最美的愛情

我是家裡的老大,在我八歲、母親懷第三胎時,有天媽媽對我說:妳跟妳爸爸出去,說,妳想見阿姨,把阿姨住的地方記下來,那時候父親有了外遇,我們開始歷經8年的家庭風暴。   是神要留下媽媽的性命 媽媽帶著警察,找到了爸爸,爸爸在盛怒之下,騎著機車從背後衝撞身懷六甲的母親。母親悲傷的獨自走上山,想一躍而下結束生命,竟有一老人發現她,語氣堅定地要她馬上回家,不要在山上逗留。母親回憶此事時說:是神要留她性命。但她仍不知如何面對她未來的日子。很神奇的,過沒幾天,我的老師突然拿著我的作文去找我媽媽,說:妳看妳女兒的作文寫得多好,她將來一定很有成就。我媽媽因為老師這番話,重新燃起活下去的盼望,她說:再困難的日子,含著淚也要把飯吃下去。我這輩子唯一的目標,就是要好好栽培三個女兒。   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有一天父親大搖大擺帶著那女人回家睡覺,街坊鄰居全出來看熱鬧。隔天一早,當我要出門上學時,鄰居都圍過來問:「淑珍,妳那阿姨想吃甚麼?是不是要快去幫她準備?」我憤怒一股腦衝出,說:「想吃甚麼就自己買!」我心裡綿長的怨嘆與羞愧,彷彿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我。我好恨破壞家庭的人,因為他們不知道人家的元配和孩子,因為她的緣故,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母親對父親的尊敬 又一天,母親正在洗著永遠洗不完的衣服,父親不知為何事大發雷霆,他把瓦斯爐高高舉起來,摔在地上,大腳一踏,瓦斯爐被踩成一半,另外又補了一腳,踹在我母親正在洗衣的手上,我聽見母親叫了一聲:啊~ 她的手臂骨折了。   我問母親:妳怎麼受得了? 母親說:妳爸爸辛苦工作都是為了妳們,他沒有對不起妳們,妳們要尊敬他。 我從沒有在我母親的口中聽到一句批評我父親的話,一句都沒有。   我學會了母親的堅毅與忍耐 每當父親要找母親吵架時,母親一定會走出我們的視線,到樓上去,父親也會跟著上樓。我知道母親刻意保護父親也保護我們,她不願讓戰火蔓延,她總是說: 任何狀況都到我這裡為止。我學會了她的堅毅與忍耐,當父親發飆時,我也經常像母雞帶小雞一樣的保護著兩個妹妹,把她們圈在樓梯底下,那是我們的避難空間。   我們家面臨了金融危機 苦日子一天天過,在一次的金融危機,終於打垮了父親白手起家,努力經營的工廠。父親再怎樣周轉都已經無濟於事,他決定面對現實去坐牢,而那女人也轉頭離去了!母親把工廠賣給了一位好心人,好心人用很便宜的價格,又租給我們一間小房子,母親就一個人兼兩份工作繼續養活我們。   母親時常到監獄去探望父親 她早上到工廠上班,5點下班趕回家煮晚餐,晚餐後又去餐廳洗碗直到深夜。我母親只有一台小腳踏車,是我父親意氣風發時,買給妹妹的禮物。母親騎著它上班下班,在上陸橋爬坡時,尤其艱辛,只有在那個時候,她會偷偷留下幾滴眼淚,小小嘆息人生。我母親並沒有忘記那糟蹋她8年的丈夫。每個禮拜天,母親都騎著小腳踏車,從九如路,一路騎到大寮監獄去探望父親。   出獄後的父親如同浪子回頭 然而讓人驚訝的是,出獄後的父親,好像變了一個人,好像我從來不認識他。他告訴我母親,他過去虧欠她很多,也當著我們的面說: 我會悔改。至此後,他待我母親如同公主,保護她,呵護她,常常讚美她,極盡所能的滿足她。在朋友面前也經常說:我怎麼那麼好運,可以娶到這麼好的女人,人長的美,脾氣又好,我以前對不起她,她從沒有說過我一句甚麼,我太幸福了!我從沒見過父親可以這麼溫柔,這麼和善,真的是浪子回頭了,他的生活完全以我母親為中心。   在父親的眼裡只有我母親 記得第一支可以視訊的手機問世時,我父親正在外地工作,他不惜代價的購買最新的手機給我母親,為的是每天可以跟他心愛的妻子視訊。他每天早上8點不差一分的打給妻子,噓寒問暖,中午又打來問她吃什麼?晚上又打來談天說地。假日帶著母親四處遊山玩水,幫她拍照,我們家有兩千多張媽媽的相片,每一張爸爸都幫她護貝。如果說父親是想彌補過去所有對妻子的傷害,不如說他重新愛上我母親,而且是用最忠貞的愛來愛她,在父親的眼裡沒有別人,只有我母親。   母親選擇完全的饒恕父親 後來母親癌末躺在病床上,我問她:過去爸這樣對妳,妳完全沒有恨他?母親說:我已經得到我老公完全的愛,還有誰能像我這麼幸福?我打給在工作的爸爸,跟他視訊,並擴音說:爸!妳老婆要親口跟你說,她要完全原諒你之前虧負她的事,爸爸在視訊那頭泣不成聲,對母親說:水某ㄟ,對不起,我對不起妳。隔壁床的中年男人,也大聲對我爸說:阿伯,你真的是正港的男子漢!   母親在父親深情愛的環繞中優雅的離開 母親過世前,父親總是坐在病床邊,雙手緊握住母親的手,雙眼凝視著她,我跟他說,你可以休息一下嘛,這樣不累嗎?他說:我來就是要看著她,我不累…   後來,母親在父親深情愛的環繞中優雅的走了。父親在追思禮拜上,主動要求牧師說:我要受洗去天堂,因為我要跟我老婆拿同一國的護照。   饒恕與悔改是父母親留給我最寶貴的遺產 孤獨的父親因思念母親,也接續病了,但他仍然堅持去上班,假日就包一輛小黃,胸前戴著妻子的相片四處去玩。有一天,路過的遊客好奇的問他:這是你太太?她失智走丟了嗎?你在找她嗎?他回答: 不是,她在天堂,我是帶她出來玩的。   每每想起父母的愛情故事,叫我這做女兒的心之嚮往。如果我母親可以這樣寬宏的愛我父親,父親可以這樣勇敢的悔改、甚至在母親離世後仍鍾情的向母親傾吐愛意,我又何嘗不能愛我生命中虧欠我的人,向他們展現基督的愛呢?這樣堅毅的愛、饒恕與悔改是父母親留給我最寶貴的遺產,叫我永遠感激、懷念他們!   <https://women.cru.tw/?attachment_id=5206>   (文章授權/學園傳道會 馨香女人專欄)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