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關鍵字
搜尋關鍵字:七千人

【七千人網誌專欄】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死亡是最後的仇敵,但卻不是最可怕的。這個看似矛盾,但我們在真正明白其含義之後,我們才能理解聖經,理解教會的使命,或是理解福音的榮耀。   我們很清楚死亡是一個仇敵,正如保羅所說(林前15:26),它是要被攻破的最後一個仇敵。死亡是罪的悲慘結果(羅5:12)。它應當被恨惡、被唾棄。它應當激起我們的忿怒和憂傷的義憤(約11:35,38)。死亡必須被擊敗。   然而我們不應懼怕它。聖經一次次地告訴我們,不要懼怕死亡。血氣之輩能把我們怎麼樣呢(詩56:3-4)?耶和華的名是堅固台;義人奔入便得安穩(箴18:10)。因此,即使我們被置於敵人面前,若沒有神的允許,我們連一根頭髮都不會損壞(路21:18)。作為基督徒,我們得勝是因為我們所見證的道,而不是因為依靠肉體的氣息(啟12:11)。實際上對基督徒來說,最根基性的信心是死亡將是我們的益處(腓1:21)。   因此我們不懼怕死亡。相反,「我們坦然無懼」,是「更願意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林後5:8)。聖經一致見證死亡是痛苦的,卻遠不是臨到人的最後災難。實際上,有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東西,而且可怕得多。   要懼怕這個 大部分時候,耶穌不希望門徒懼怕。他告訴他們,不要怕那些逼迫他們的(太10:26),不要怕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31節)。耶穌不希望他們怕這怕那,卻希望他們懼怕地獄。耶穌提醒他們:「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28節)。   人們經常會說,耶穌高高在上,用審判的場景恐嚇人。但這樣的觀點暴露了懦弱的偏見,而非謹慎的解經。耶穌常常會提醒審判的日子(太11:24; 25:31-46),會談到定罪(太12:37; 約3:18),會想像地描繪地獄(太13:49-50; 路16:24)。只要讀到他關於園戶、婚宴、童女以及才幹的比喻,你就會發現,耶穌經常通過提醒將臨的審判,來激勵他的聽眾留意他的信息。耶穌並不是要把人嚇得驚慌失措。   顯然,有人把耶穌和使徒們刻畫成狂熱分子,背著廣告牌、眼神空洞地恐嚇人們不悔改就滅亡,這是錯誤的。這種刻畫讓新約聖經變得面目全非,似乎只知道從地獄拯救靈魂。然而,更接近事實的是,默想耶穌和使徒們(更不必說施洗約翰)在熱切地呼籲人們躲避將來的忿怒,而不是他們在描繪宇宙更新計劃,在屬靈旅途上幫助人們。   任何以開放心態來閱讀福音書、使徒書信和《啟示錄》的人,都會得出結論:死後的永遠生命是最大的賞賜,是我們所盼望的,而死後的永遠毀滅是可怕的審判,是我們不惜一切代價想要逃避的。從《約翰福音》3章到《羅馬書》1章,到《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再到《啟示錄》,所有的章節鮮有不提及神是公義偉大的救贖者,並對罪人有公義的審判。有一種死,神的兒女毋需害怕(來2:14-15),也有第二次的死,是不敬虔之人會害怕的(啟20:11-15)。   循序漸進 無論有多麼不受歡迎,無論我們多想委婉表達,地獄的教義是基督徒見證的關鍵。回想約翰派博(John Piper)的比喻,相信有比死更可怕的東西存在,是我們事工航船的壓艙物。   地獄不是北極星。也就是說,神聖的忿怒不是我們的指向燈。它並不在基督信仰道路上指引每一件事,比如說神在基督面上的榮光。地獄也不是駕駛航船的信仰之輪,不是給我們力量前行的風,不是抓住聖靈微風的帆。然而對教會來說,地獄並非偶然。它是我們的壓艙物,如果把它扔進海裡,對我們自己和其他人都會產生極大的危險。   對那些不太瞭解航船術語的人來說,壓艙物是指通常放在船中部下方的重物,用來保持船在水裡平穩。如果沒有壓艙物,船就不能正常就位。它會更容易偏離軌道,或是搖擺不定。壓艙物使航船保持平衡。   對教會來說,關於地獄的教義就像是壓艙物。神聖的忿怒或許並非裝飾漂亮的桅頂,也非我們升上每個旗杆的旗幟。這個教義可能藏在其他教義下面,不總是可見。然而一旦缺失,我們就能感受得到。   因為地獄是真的,我們就必須預備我們的人好好死,遠甚於掙扎著幫他們好好活。因為地獄是真的,我們就永不能把緩解地上的痛苦作為最喜歡的可做之事。因為地獄是真的,福音和門訓就不能像畫學校或做電影那樣被邊緣化。   如果失去了關於地獄的教義,無論是因為太尷尬而不提,還是因為文化太敏感而不堅持,我們相信:船會偏移。十架將不再有挽回祭,我們的佈道將缺乏緊迫感和能力,我們在世上的工作不再聚焦于呼召人們相信和悔改,以及建立他們在基督裡成熟。失去神聖審判的壓艙物,我們的信息、事工和使命都將會徹底改變。   保持航向 所有的生命都必須活出神的榮耀(林前10:31)。我們應當善待所有的人(加6:10)。關心我們的城市,關愛我們的鄰舍,以及在職場上努力工作,這些都沒有必要道歉,也都是「必須做的事」。但把關於地獄的教義作為我們航船的壓艙物,我們就永遠不會輕視那些呼召我們拯救滅亡者的古老讚美詩,也不會嘲笑拯救靈魂,好像那只是榮耀的火災保險而已。   確實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只有被基督徒所宣揚、被教會所護衛的基督耶穌的福音,才能把我們從最當受的懼怕中釋放出來。關於地獄的教義提醒我們,聯合國或仁人家園(Habitat for Humanity)或聯合勸募會(United Way)都無法滿足每個人最大的需要。只有通過基督徒所見證、十字架所顯明的基督,全世界最可怕的事情才會不落到世人身上。   所有美好的、有犧牲精神、敢於冒險的、熱愛正義、關心受苦者、渴望更新他們的城市的牧者們,耶穌說:「幹得好。但別忘了壓艙物。」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凱文德揚 (Kevin DeYoung))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網誌專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12:2)   自稱信福音的人!要防範這個世界;它會毀掉你!小心,不要在你的衣著上,在你的生活方式上,在你對孩子的教育上,以及在管理你的原則、動機、和方針上效法它。   不要做任何已知不當的行為,不要跟從世上罪惡的潮流,不要過分追求世上的財富、榮譽、享樂、友誼、美妙的事物,致使聖靈憂傷。   祈禱抵擋貪婪的罪,這條蠶食許多靈魂的蠕蟲!   祈禱抵擋對外表妝飾的熱愛,這罪使許多信徒失去對基督純真專一的心,並且不再注重內在的妝飾!   祈禱抵擋對閱讀聖經的冷淡,這種許多人都抱著的奇怪和罪惡態度與他們的信徒身份相矛盾,其必然的趨勢是使靈魂裡面神的生命得不到飽足,導致厭惡從神的話語中汲取養分,以及厭惡默想神的話語和與神團契相交。   是的,祈禱抵擋效法一切世俗、罪惡的事!   讀者!你自稱是基督徒嗎?那麼請提防一個世俗的基督教——一個空有外表的基督教,它只注重教會的出席率,卻排除了神溫順謙卑的羔羊的十字架——一個熱愛世界和世界上事物的基督教,「希圖外貌體面的人」(加6:12),說基督的好話,卻以一個吻背叛了祂。   啊,極糟糕的狀態!啊,可怕的迷惑!啊,致命的幻覺!   這個世界是你救主的死敵;不要讓它成為你的朋友。要從這個世界分別出來!   譯自“A worldly Christianity” https://www.gracegems.org/…/12/A%20worldly%20Christianity.h…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屋大維·溫斯洛(Octavius Winslow, 1808-1878 ))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網誌專欄】明白神向這個世界的旨意

聖靈會引導我們明白神向這個世界的旨意。在這個時刻需要特別強調這點。我不知道有甚麼測試,比這個更能確知自己是否神的兒女:你怎樣看這個世界的局勢?你對它感到意外嗎?你對它感到驚奇嗎?你對它感到失望嗎?你仍期望政治人物及其他人能解決所有問題,並把這個世界變好?你仍相信某種烏托邦將會出現?若是這樣,你可以肯定你不是被聖靈引導,你並不是神的兒女。   但若你有對現今的事不感到希奇,若你幾乎能預測它必然如此,你從來不對那些主意有信心,因為你相信聖經說將來會有「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當罪及情慾仍在人邪惡的心內—那麼我會說你是「神的兒女」。   讓我重申,若你對世界的狀況不感到意外,你不期望一些戲劇性的事能忽然解決世界的問題,並帶來普世性的和平及豐富、快樂及友誼,那麼我認為你有很好的理據證明你是神的兒女。只有聖靈能領人相信這個真理。   若你仰望基督再來為你唯一的希望,你可以確定自己是神的兒女。天然的人會譏笑及反對這個道理。當主第一次來的時候,他們不相信;主第二次再來,他們也不會相信。然而神的兒女會相信,因為這是聖經清楚的教導。   保羅寫給提多說:「教訓我們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慾,在今世自守、公義、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並等候至大的神和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多2:12-13)。那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若那是你的立場,若你說除此之外別無希望,你就是「神的兒女」。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鍾馬田)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專欄】屬靈爭戰

基督徒被呼召要打的是一場硬仗,不是一場地毯騎士(carpet knights,指不是憑汗馬軍功,只仰仗朝廷關係而受封的騎士)可以打贏的仗;這不是一場他可以輕易取勝的小規模爭戰——不要幻想可以在某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奔赴戰場,看一看情?,然後勒馬回轉,並在綢緞帳篷的門前瀟灑地下馬。這不是一場他必會取勝的戰役—— 不要幻想,作為一個新兵,一個星期的服役會確保獲得榮耀的冠冕。   這是一場終生的爭戰;一場需要我們所有力量去取得勝利的爭戰;一場最堅強的心也會喪膽的爭戰;一場最勇敢的人也會退縮的爭戰,他不記得主站在他這邊了嗎?因此,他還懼怕誰?神是他生命的力量:他會害怕誰?這場爭戰不是靠武力,也不是靠肉體的力量;如果是的話,我們也許會很快取得勝利;但實情更危險的是,這是思想上的衝突、內心的鬥爭、精神上的掙扎——很多時靈魂的痛苦。   你是否懷疑神呼召基督徒去爭戰? 神從不賜予堅強的信心而不給予猛烈的試煉;祂不會建造一艘堅固的船而不讓它遭受強烈的風暴; 如果祂不打算在爭戰中試驗你的技能,祂不會使你成為大能的戰士。 你必須使用耶和華的寶劍。 你必須用屬天的刀劍擊打那惡者的盔甲,然而刀劍必不會損壞,因為它們是由真正的耶路撒冷金屬打造而成的,永不折斷。   如果我們以正確的方式開始這場爭戰,我們將會得勝。 如果我們已在十字架把我們的刀劍磨快,我們什麼都不用怕;因為儘管有時我們可能會感到沮喪和不安,但我們還是可以確保最後擊退所有敵人,因為我們是神的兒子。那麼,為什麼我們要害怕? 如果神吩咐我們前進,誰能吩咐我們「停留」呢?   譯自“The Christian Warfare” https://www.princeofpreachers.org/gl…/the-christian-warfare…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網誌專欄】耶穌的即將再來

如今,許多教會都不重視耶穌的再來,因為他們害怕看起來像「基要派人士」。但是,第二次降臨不但不是基督教神學的晦澀細節,反而是非常實際的。 期待耶穌的即將再來(imminent return)會導致我們有四個改變:   在屬靈上的警覺   著迷於世界末日的教會在許多方面可能是錯誤的,但他們熱切期望基督的再來是正確的。 新約聖經的作者一直緊張等待那一天。 但是,我們呢? 在我所去的教會,牧師會說「主快要來了」來結束每次崇拜聚會。我們會回答,「有可能是今天」。我們可能採取一些類似的態度。 也許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去分享福音、原諒、和悔改。   對宣教的迫切感   如果你知道世界有終結的一天,並且這一天可能很快就會來臨,那麼你將會重新安排你的優先事項。 然而,我們當中許多人都被假期、嗜好、以及平生想要做的事情所耗盡,以致我們的行動告訴世界,「世界末日還未到,無需急於宣教」。 我想在主人回來之前好好善用我的才能。 可悲的是,當主人回來的那一天,教會中的許多人會聽到耶穌令人恐懼的說話:「你為什麼不把我給你的本錢投資於我的國? 走開,你這無用的僕人。」   對不公義的忍耐   當人虧待我們時,我們渴求公義。 正如蒂姆·凱勒(Tim Keller)所說的那樣,我們跑到審判席上,幫助神施行報應。 但是那個席位從來不是我們坐的。 我們越多坐在那裡,就越多看到其他人最壞的情況,並且對自己的罪越是盲目。 單靠我們自己,我們無能為力去阻止自己坐在那個席位上。 只有知道耶穌快要回來,我才能滿足於遠離那個席位。 我現在可以忍受不公義,因為祂到時會撥亂反正。   在患難中的盼望   耶穌說祂將「駕雲降臨」(可13:26),這話呼應往時神曾以雲柱的形式出現——把祂的子民帶出埃及(出13:21),賜給他們律法(出24:16),並充滿聖殿(代下5:14)。 這「榮耀的雲彩」表示神要來消除墮落所帶來的惡果。 耶穌應許祂將帶著能力和榮耀降臨。 因此,我們生活中的苦難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 正如Cornelius Plantinga(加爾文神學院院長2002-2011)所說:「對於那些生活中充滿壞消息的人,基督的再來是個好消息。」   因此,如果你的兒子剛因癌症去世,如果你的婚姻出現問題,或者你的身體遭受痛苦折磨,那麼耶穌在對你說:「即使在最黑暗的幽谷裡,也有盼望的緣由。 你要向上舉目——我快要回來了,可能是今天。」   譯自“Jesus’ Imminent Return” https://www.ligonier.org/…/devotiona…/jesus-imminent-return/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作者/J.D. Greear(現任美南浸信會會長)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網誌專欄】早期教會沒有政治議程的證據

我們需要記住,第一世紀與我們今天有很多相同的問題(墮胎、罪案、醉酒、不道德、貧窮、貪污和邪惡的統治者等),但早期教會從未透過政治行動去追求任何形式的道德改革 ,也不與當時許多想要改革或推翻羅馬政府的政治/社會狂熱分子站在同一陣線。 他們明明有充分理由那樣做,但卻從未做過。   由於早期教會認識到人的最大問題是罪,而解決方法本質上是屬靈的,因此他們並沒有花時間去建立一個外表美善但卻在神審判之下的社會——反而集中他們的精力,忠心地傳講福音,以及活出與他們的宣告相稱的生命(彼前2:11-17)。   因為耶穌親自教導:「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18:36);因為早期的基督徒認識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而是本質上屬靈的(林後10:3-4);因為他們認識到「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而是與惡魔爭戰(弗6:12);因為他們認識到自己的真正公民身份是在天上的(腓3:20);因為他們視自己在這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彼前2:11);並且因為他們渴望一個天上的家鄉(來11:16),所以他們沒有集中精力追求政治行動甚至社會改革(儘管早期的教會確實致力於為窮人提供食物)。他們將思想放在天上的事實和永恆的目標上,而不是試圖暫時為一個注定要受到永恆審判的社會包紮傷口。   與一些批評家的假設相反,這並不是「過於思念天上的事,以致他們都不理會地上的事」。相反,這清楚地表明他們把最重要的事情放在首位。必須牢記的是,早期的基督徒仍然試圖服侍人們身體的需要(太26:8-9;徒6:1;加2:10;提前6:18;多3:14) 。因此,他們沒有以假虔誠為幌子而忽視人身體和日常的需要。即便如此,這與任何形式的政治行動都相去甚遠,甚至與現代的「社會福音」 ——它試圖將任何政治或社會事項置於福音的旗幟下——相去甚遠。   第一世紀初期的基督徒生活在一個比美國更加壓制性的政府底下,但他們願意順從羅馬政府,甚至從未嘗試過改變他們認為不道德的羅馬法律。 他們理應比美國有更多理由那樣做,但卻從未做過。   當保羅和彼得各自在他們的書信中處理奴隸制問題時(腓利門書和彼得前書2:18-20),他們沒有以任何方式鼓勵基督徒反抗奴隸制的弊端,反而吩咐他們順從他們的主人-——甚至是殘酷的主人!但是我們必須問,如果早期教會真的具有政治和社會狂熱精神,為什麼他們不成立一個工黨來保護奴隸的權利呢?他們為什麼不聚集所有逃走的奴隸,組成一個抗議遊行,一路去到羅馬?即使有人爭辯說,在專制的羅馬政府底下這是行不通的,但難道他們不可以多做些事而不是僅僅鼓勵奴隸繼續服從主人並忍受他們的虐待?對於那些認為透過政治進程可以解決我們所有或至少大多數問題的人來說,這是非常不合理的。但是對於那些擁有基督心意並認識到政治/社會行動固有的局限性的人來說,這是神的智慧。   當基督徒遭受異教徒鄰居的誹謗和迫害時,彼得並沒有建議基督徒成立一個「基督教反誹謗聯盟」,而是鼓勵他們要「忍耐」並且不要進行報復(彼前2:12-21; 3:13-17;;4:3-4,12-19)。    有趣的是,當保羅幾次站在政府官員面前時,他從未與這些官員進行過有關政治或社會問題的對話。毫無疑問,這些場合是他控訴奴隸制和過多稅收等社會弊端的絕好時機,但他顯然從未這樣做過。如果保羅真的思念政治上的事,為什麼他會允許如此千載難逢的時機過去呢?以腓力斯的個案為例(徒24:24-25),我們發現他向這位巡撫大人講論關於信基督、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在這個情況下,保羅是否因過於思念天上的事而不理會地上的事?難道除了討論救恩問題之外,他不應為人權和社會改革(那些可能會影響更多人的問題)進行激烈辯論?政治狂熱分子認為保羅這樣做是錯失了大好良機,但有辨別能力的信徒卻認為保羅這樣做是忠於福音以及把最重要的事情放在首位。   節譯自”The Christian & Politics: Has the Contemporary- Church Become Obsessed With Political Solutions?” https://www.monergism.com/christian-politics-has-contempora…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Darryl Erkel)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七千人網誌專欄】按著聖經真理謙卑地與神同行

謙卑地與神同行,也研習祂的話語,並相信祂的真理。現今有些人批判聖經;聖經被綁到犯人欄內接受他們的公開審判,不,比這更糟糕,它躺在桌子上接受他們的解剖,他們對它毫不客氣;他們會切出它的心臟,他們會把它最溫柔的部分撕成碎片,甚至珍貴的雅歌,或心愛的福音書,或啟示錄在他們眼中都不是神聖的。他們不怕任何東西,他們的解剖刀切開一切。他們對聖經作出裁決,聖經被他們廢黜了。求神把我們從這種邪惡精神中拯救出來!   我渴望永遠坐在聖經中的神的腳下。我相信整本聖經,從開首到結尾,無論是有關自然科學或物理科學,還是歷史或任何事情,不管什麼樣的,都沒有任何錯誤。無論聖經說什麼,我都準備好相信和接受,因為我相信它是神的話語;如果它不是全部是真實的,它對我來說便不值一分錢。也許一個聰明人可以從錯謬中發現真理;但我卻是個愚笨人,所以我做不到。如果我的嚮導不是無謬的,我就寧願自己作嚮導,因為到最後我也要這樣做;況且如果要我一直糾正我的嚮導的失誤,而我卻沒有資格這樣做,我會比沒有嚮導的情況更糟糕。   理由,請坐下,讓信心起來。要相信主所說的話,縱然人都是虛謊的,但神卻是真實的。如果科學與聖經有矛盾,那麼科學就是錯的一方;無論人的理論是什麼,聖經仍然是真實的。「啊!」你說,「你是一個老頑固」。是的,我是;我不會否認你給我的任何恭維;我的成敗全靠這本有福的書。這是宗教改革的強大武器;它重擊教皇,不論有誰丟下它,我也不會這樣做。我的弟兄,請靜候聽主的聲音,並按著祂的真理「謙卑地與你的神同行」。   (文章授權/七千人網誌)作者/司布真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