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拥有敏锐又温柔的心 陈思源与杭州基督教崇一堂建筑工程

她拥有敏锐又温柔的心 陈思源与杭州基督教崇一堂建筑工程

  • 2018/07/07 10:00
  • 9743
  • 记者 / 陈荣恩

陈思源,有人说她是建筑界的女强人,但实际上,她拥有敏锐又温柔的心。(摄影/记者钟正明)

杭州基督教崇一堂建筑工程在2005完工时,主堂是全球华人教会中能在同一时段中容纳5500人聚会的最大会堂。该堂建筑自2002年下半年度开始规划,2003年开工建造,2005年5月5日举行献堂典礼。 陈思源是该建筑项目总设计工程师。目前她任职于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是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在崇一堂建筑过程中,从规划、设计、施工、监造…,她全力奉献自己投入在这建筑事工。 有人说她是建筑界的女强人,实际上,但她拥有敏锐又温柔的心。


杭州基督教崇一堂的建筑规划具有很大的挑战性。该建筑的总设计工程师陈思源回忆,「当我在规划设计崇一堂建筑群的时候,神并没有给我特殊的启示,但是,神带领我一步一步的看见祂的作为。

 

在接下崇一堂的整体规划案时,陈思源坦承,那时有几个棘手的问题要面对:会堂的空间要同时间能容纳5500人、三角形的建筑基地增加设计难度、工程技术是否成熟等等。

 

建筑基地的特异 信仰及实用性的考量
「考虑到建筑地形因素,主会堂平面采用扇形设计模式。因扇形的平面设计让座椅可以采用同心圆的排列方式呈现。而且因为整个主会堂建筑物中间没有柱子,所以会众可以从各个角度直接看到讲台上的牧者,讲台上声音的传达也会有非常好的效果。同心圆的排列方式,也拉近了会众之间的距离,使会众在平等、关爱之中共同面向讲台上方的十字架。」陈思源说明了这些的构思是根据她以一名参加崇拜者的角度,以及建筑专业的立场而提出的。

 

踏入崇一堂主堂内,讲台后方的十字架背后设计是一个50米高七层的阶梯式「天梯」,令人心灵产生震撼。针对此设计,陈思源解释,「『七』在圣经中是完全数字的象征,向上的阶梯设计意喻着不断的进升,有罪的人被带到至高荣耀的十字架救恩处与神相会。」屋顶十字架最高处距地有77米,也是根据「七」的理念而设计。

 

陈思源说,其实,整个会堂朝向讲台空间是个双曲弧线设计,这代表着「崇拜的心是向前向上,是向着高处延伸」,这也是旧约圣经所记载「上行之诗」的概念。

 

讲台后方的十字架背后设计是一个50米高七层的阶梯式「天梯」,令人心灵产生震撼。(照片提供/杭州基督教崇一堂)

 

遭遇瓶颈 查经班中得着亮光
陈思源承认,此会堂的设计上曾经遭遇许多的瓶颈,尤其是屋顶的设计。因为「扇形的外观设计很不容易处理,特别是屋顶部分。」陈思源笑说,她被这个问题「整整掐住了一个礼拜」。

 

陈思源提到,有天晚上她参加的查经班,那时正在查考旧约出埃及记,内容为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记载,当时会幕的影像浮现了出来,「中间用一根柱子支撑,四周自然就呈现一个曲面空间」,这样的空间结构与崇一堂的设计需要是不谋而合,她心中顿时充满了感恩与赞美。她把这种概念运用在崇一堂的屋顶设计,所以崇一堂的顶部是会幕式的双曲面结构。

 

另外,会堂屋顶是十字天窗的设计,有光线自外透入会堂内,陈思源说这是要凸显出「神是真光」的真理。

 

崇一堂的顶部是会幕式的双曲面结构。(照片提供/杭州基督教崇一堂)

 

引进先进工程技术 开创公共建筑先例
建筑工程技术的也是充满挑战。崇一堂的顶部结构方式,需要采用大跨度双曲无缝钢管施工,整个顶部结构体为双曲弧型。陈思源指出,施工方为了工程的需要,还特别进口当时中国大陆第一台大型钢管成型机械,后来施工方把此施工经验,应用到其所参与承建北京奥运比赛「鸟巢」、「水立方」运动场馆的建筑中。陈思源也赞赏说,施工方企业的技术负责人是基督徒,他在这个会堂建筑上也是十分忠心的摆上。

 

「双曲弧形无缝钢管施工在当时候来讲,实在是太难了,缺乏具体的参考数据和经验,最后能够完成顶部的施工,我内心有许许多多的感恩。」陈思源激动的回忆这段过程。

 

不只如此,她说,主会堂的空调是采用环保节能的燃气中央空调系统,这套国产空调设备也是首次被运用在大型高空间中,为「2008年上海世博会」及日后一些公共空间的空调设计方式积累经验。

 

中西文化的交融 本土化的运用
陈思源表示,主会堂的设计考虑到中西文化的交融,所以大胆采用现代的建筑语言来设计主会堂,为中国大陆教堂设计立下新的诠释方式,以崭新的方法来荣耀神,她说,这就是「融合当代的建筑技术,体现当代教堂的建筑艺术」

 

崇一堂会堂建筑也是具有「本土化」特色,石材立面中局部融入了江南特有的青砖建材,暨保留本地建筑的特色,又凸显「主是磐石」的信仰理念。而主大门的设计风格则呼应了传统手法,采用了简洁三层透视拱门的方式。

 

考量到公众安全的问题,主会堂共有13个门,分布在每个面上,能够在三分半钟内将5500名会众疏散至户外,陈思源说,这也是扇形平面设计的益处之一。「这样的设计隐喻着教会的门是向每个面敞开的,同时提醒信徒也要朝不同方向去传播主的福音」,她如此陈述自己的观点。

 

主会堂的设计考虑到中西文化的交融,大胆采用现代建筑语言来设计主会堂。(照片提供/杭州基督教崇一堂)

 

同心合意建造 一切为要彰显神的荣耀
崇一堂建堂的工程十分浩大繁复,陈思源指出,「在建堂的时候看见弟兄姐妹同心合意的祷告、奉献,内心有极多、极大的感动。教堂的建筑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牧者、弟兄姐妹、工程施工人员对神的忠心摆上的结果,一切的荣耀都归与神。

 

对于日后中国大陆的教堂规划,陈思源认为,「随着国家建筑法规制度的完善,教堂的建筑也必须依循法规进行,尤其是在公共安全、节能环保的要求上,因为建筑是『人的仓库』」,所以必须要有严格的规范。」

 

她也强调,教堂建筑不能完全割离宗教建筑的特点,要保留一些宗教建筑传统的元素;要结合当地的景观,因地制宜,融入周边环境的整体规划中,「在和谐中突出,而不是在对立中突出」。

 

陈思源主张,「教堂建筑要从普世性的角度切入,而且不能背离信仰的原意」,她说,在教堂建筑的议题上,建筑材料的使用、新技术的应用、突破传统教堂建筑设计思维的应用等等,都存在着巨大的讨论空间和许多的可能。

 

教堂的建筑是牧者、弟兄姐妹、工程施工人员对神的忠心的摆上,一切的荣耀都归与神。(照片提供/杭州基督教崇一堂)

关键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