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暴动是社会腐化警讯 黄明镇:基督福音是唯一拯救

监狱暴动是社会腐化警讯 黄明镇:基督福音是唯一拯救

  • 2015/02/13 21:06
  • 1101
  • 0 / 蔡宜倩 0

高雄大寮监狱发生劫狱事件,黄明镇认为此事件加重了监狱福音事工的使命。

高雄大寮监狱发生劫狱事件,黄明镇认为此事件加重了监狱福音事工的使命。 (照片提供/晨曦会大寮辅导所、制图/记者张嘉慧)

高雄劫狱事件,主嫌发出5点声明,最后6名重刑犯选择自尽结束生命。

「基督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因为监狱的人没希望,只有福音才能救他们!」更生团契总干事「监狱先生」黄明镇牧师认为,监狱暴动是社会腐化的一个警讯,值得大众省思:「为什么大家都不关心监狱?」判重刑的法制无法改善犯罪,社会对恶人「嗤之以鼻」,也不符耶稣「做在最小弟兄上」的教导。

黄明镇剖析5点劫狱声明:重刑犯关久病重、失自由无盼望,乱世重典无用!

劫狱主嫌郑立德发出5点声明,反映出重刑人心声与台湾狱政司法待改善。进出监狱辅导重刑犯近30年,黄明镇以法务背景和辅导经验剖析如下。

■ 第1点声明:陈前总统可保外就医,「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下,为何罪犯无法一视同仁、比照办理?

黄明镇说,刑犯在监狱关到最后,多会导致重度忧郁,身体心理的裙带关系下,任何病都有可能发生,「有的病会越来越加重,没病也会变有病」。现实考量是,被关后很难保外就医,除非生命垂危,才会让受刑人回家。

不过,各国监狱情况不同,以美国为例,较有人道考量。监狱内有安宁病房,开放家人至狱中照顾,受刑人可在狱中死得有尊严。「台湾目前为止,还没有像美国那么好,病人可以有家人来监狱探访他们,但是不能住在里面。」

至于总统可保外就医,一般病重的重刑人无法,如此是否有特权之嫌?黄明镇解释,在监狱中的人犯,容易有偏颇的执着概念,以为陈前总统是装病,其实不然。他指出,陈水扁刚进监狱时,和所有受刑人一样「一视同仁」以木盒子跪下写字,无桌椅可用。身心俱疲,后来他确实生病,「关久了一定都有病。病要装也很难装。」

「若是大家都要保外就医,大家都生病,监狱不就要关门了吗?」遇到受刑人有这种不平的心理,黄明镇总是实际地慰藉受刑人,「不能比,人比人会气死人。谁都不要跟谁比,因为每个人的际遇都不一样。」

属于国家元首的政治人物在狱中,的确能受到礼遇,一般受刑人无法和拥有广大民意基础的阿扁相较。即使「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就国际惯例与国家考量的现实层面而言,重罪犯较难以与总统级的罪犯相比。

■ 第2点声明提及「一罪一罚」,使受刑人刑责动辄超过4、50年,重刑犯只能在狱中度过剩余人生。

「一罪一罚,判了重刑实在对他们没有好处。对整个国家社会的安宁、治安,没有一点用处。」黄明镇开门见山指出,一般受刑人关4个月最有用处,超过4个月,人心就会越关越恶、越来越「皮」,导致「小恶变大恶」、「小尾变大尾」、「小偷变大盗」。

「人性需要靠神的恩典救赎,而不是靠着严刑峻罚。」

关久的意义何在?本是在于「处罚」,但其实对「改变」受刑人无益。「关越久,越关会越坏的。关越久,越对社会一点回馈都没有。」他斩钉截铁地说。

罪犯被关,不正因他们触法犯罪吗?犯罪原因不胜枚举,非单一原因促成。家庭、社会,以及许多不公不义的事件,会导致他们「豁出去」、引起众人关注。

因此,「一罪一罚」无助于整个司法制度。「应该修法,修回到以前,最重不要判超过20年。」例如,美国德州的「震撼缓刑」(Shock Probation)制度,就带来良好的效果。罪犯在判决后,先关4个月,出狱后若表现良好,即可不用回到狱中服完剩下刑期。4个月的铁窗日子已是「震撼」教育,司法应该要改革,「震撼缓刑制度」才有用。

其实,一般牢笼生活在4个月届满之时,是最煎熬的时刻。超过4个月,会如同橡皮筋弹性疲乏般,以致罪犯产生:「我没有用、我活着没有意义,干脆死掉算了」的心理。

「震撼缓刑」制度,与基督教的恩典、领人悔改的理念相同。基督带给希望的受刑人恩典和盼望,「罪得赦免」因而领人悔改。

「恩典才有办法。暴政猛于虎,关越久,一点意义也没有。」

■ 第3点声明谈到,主嫌自称没有杀人、却被判18年的冤狱。

黄明镇表示,「监狱内,大概有15%到20%,是冤狱或轻罪重判。」因为未经证明有罪以前,控告者优先被推定无罪的「无罪推定原则」,以及法官「自由心证」,会对有前科者存犯罪的刻板印象,产生「为什么警察不抓别人,会抓你?」、「你看你前科那么多,还狡辩」或是「前科者避重就轻」等既定认知,致使前科者提出任何证据,较难被采信。

如此「未审先判」,造成监狱中有1、2成的冤狱和轻罪重判。「他说自己没犯罪被判18年,是有15%到20%的可能。」

但由于人自身的罪性,很多监狱犯为求「脱罪」而「避重就轻」,常把「没有犯罪」挂在嘴边,矢口否认到底。因此,这样的可能性也有80%。

《圣经》说,「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因此《诗篇》劝我们要知罪、认罪悔改。但很多时候,人不愿意悔改,如同亚当、夏娃在伊甸园犯罪时,不愿承认事实、面对现实,选择躲起来,罪就像癌细胞一样扩散。

黄明镇说明,人犯罪有5项特点:

1)隐藏性;2)遗传性;3)感染性;4)习惯性;5)扩大性(恶化性)。

若非神的灵感动,人很难知罪、认罪与悔改。

监狱教化人力不足! 因基督救赎,基督教最愿进到监狱、抢救灵魂!

■ 第4点说到,马英九总统曾是好法务部长,盼有能力前救救受刑人。

黄明镇认为,马英九出身哈佛大学,受到自由派法律学者影响,时任法务部长期间,受刑人执行徒刑原来达1/2才能报假释,他将其门槛降为1/3。意即,当时刑期10年者原本需到5年才可申请假释,改制后,3年半就可报假释。但现今情况又改回旧制。

另外,当时马英九也开放监狱的烟禁。原本监狱内禁止受刑人抽烟,为解瘾君之乐,常行贿管理员输送烟,例如一条烟为1万元,常发生贪污情事。马为杜绝此状况,不如开放。但黄认为,人性悖恶,无法借此解决。

他分析,劫狱主嫌提出此声明,是希望能回到马英九当法务部长时,恩待囚犯的情况。如今换不同部长后,已回到1/2刑期才能报假释的旧制,还有「三振法案」及重刑制度。

「其实,现在台湾监狱,已经非常人性化。」在前总统入狱时,改善了囚犯的监狱环境。黄明镇举例,原本受刑人在冬季一周盥洗2次,后来因为陈水扁身体不好,现在监狱每天都有热水可洗。台湾监狱在逐渐进步,包括监狱学校化、监狱空墙化。

「台湾的狱政进步,是各国有目共睹。」曾在台南明德戒毒分监住了3个月的黄明镇说,国外的监狱专家看了全球130几个国家的监狱,认为台湾的监狱在软硬体设备及教化功能上,名列全球前5名。

他提到,在国外,不乏典狱长被杀的案例。在这起劫狱案件中,典狱长陈世志安然无恙走出来,是因为我国狱政进步。事实上,台湾的典狱长99.9%都是警大毕业,多拥有硕博士,经验学识丰富。黄明镇曾和陈世志一起到美国参观监狱,认为他是一位很有本事的典狱长。而马英九任法务部长时,落实贯彻理念,就是曾听这些典狱长的建议。

「其实现在典狱长,将监狱里面治理得很好。」不同于国外典狱长和受刑人关系遥远,相较之下,台湾的典狱长和受刑人关系相当「麻吉」,「会『搏暖』,彼此就好像buddy(兄弟)一样」,所以陈世志才敢进去被劫持的大寮监狱;在6嫌决定自戕时,把剩下子弹交给陈世志,他也和6位握手、与其中1位拥抱。

既然台湾的监狱已经相当进步,但这起事件显示出台湾监狱的问题何在? 答案是:矫治人员太少。

「(矫治人员和受刑人)1比13,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1位矫治人员,要负责13位受刑人的戒护,太吃紧。综观其他国家,美国是1比4、大陆是1比5。

戒护人力不足,加上台湾重刑制度,导致这些嫌犯产生「造反」念头。「能够跑出去,算我赢。跑不出去,被打死就算了。反正在这里关,也没盼望。」因此,台湾监狱问题不在于制度,而是管理人员太少。

监狱的管理人力不足,就形同社会上的警察太少,容易造成监狱乱象。这是因为政府编列的预算不足,就没有足够的人力。黄明镇说,26年前他从美国回来时,台湾监狱受刑人总数仅有2万5千人,现今则增加至6万5千人,足足增加将近3倍之多,但管理人力并未随之增加,管理疏忽难免产生。

其二,就是教化人员太少。

监狱编制中,称教化人员为「教诲师」。在台湾,1位教诲师要教化400位收容人。和一般学校老师带40位学生来算的话,监狱教诲师工作繁重竟达10倍之多。也就是说,「关他们太久也没有用。因为连教诲师也没有时间给他们教化。」

这也就是为什么,台湾监狱教化须要靠外来单位。以更生团契为例,500位志工进去帮忙,但效果仍有限。在马英九担任部长时期,已带来狱政革新,如政府设立台南明德戒毒所。现今狱政有不足的地方,需要悔改与改进。

另外,监狱外来单位的教化事工比例,「以基督教单位最多,基督教在监狱里的福音工作,多传统宗教4倍。」因有的信仰认为犯罪者罪不可赦、没有盼望,因而不予理会。

基督教为何是监狱教化事工最多比例的宗教单位?

因为耶稣曾被人钉十字架、当过死刑犯,所以基督徒较能感同身受,而理解教化事工的需求。 但「因为监狱教化制度比较严苛点,所以做的有限。我们就是继续努力!」

重刑犯减刑再犯率较低! 犯罪预防,要把「基督的爱」带进家庭里

■ 最后一点劫狱声明,提到「三振法案」,以及「减刑」只减微罪、不减重罪。

犯罪真正的预防,要从家庭开始做起。基督的爱与福音,能建造健全的家庭。

犯罪真正的预防,要从家庭开始做起。基督的爱与福音,能建造健全的家庭。 (照片来源/启示出版)

所谓「三振法案」,即为犯罪者犯了3次「重刑」,结果就是一辈子坐牢。其实台湾这部分的制度是学习美国。虽然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犯人,可从其研究犯罪学,但台湾民情和美国不同。美国人因个人主义较强,从小养成独立自主个性,即使在监中也能独立自处。但台湾人从小「依附关系」强,狱中受刑人若没有亲情和友情的支持,难有生存下去的企图心志。

「所以,长刑期犯会想说,干脆弄个什么案子,打死我好了。」在这种情况下,受刑人因为看不到希望,都很悲观。

黄明镇说,美国这种制度下,受刑人出狱再犯率的百分比高达87%。「乱世用重典,一点用也没有。」

因此,预防犯罪真正的源头,要从家庭开始。

哈佛大学研究指出,好的家庭制度有4个条件:

1)母亲白天陪孩子;

2)父亲要有公正、严格管教;

3)父母亲要相爱、也要爱子女;

4)家庭要常常一起活动。

「预防犯罪,6岁就可以定终生。」

家庭中,若父母时常吵架,怒气就会借着「犯案」发出来。但家庭有爱者,便不会产生害人念头。因此,只有基督的福音,耶稣的爱进到人心中,人才有办法化解仇恨。

家好,犯罪就少。家不好,犯罪就层出不穷。

此外,为何嫌犯要呼吁「减刑」也需减「重刑」,以一视同仁?「其实,台湾减刑没减对,一些立法委员不一定都懂监狱。」现实是,立委在监狱无选票,不会替刑囚发声,不懂修重刑犯法的细节。

「重刑犯如果能早点出来,每个人都很感激!」黄明镇认为,重刑犯减刑比轻刑犯意义还大。因为,吸毒、小偷等轻刑犯的再犯率最高;相较之下,重刑犯被判刑期长,已在狱中比较「学乖」,再犯率相较之下也低。

如今减刑,都只减到再犯率较高的「轻刑」者,出狱后又回到狱中,导致百姓观感不佳。黄明阵曾在一场修法委员会中,提出修重刑犯刑期,但不被接受。

这次劫持监狱的6名重刑犯,因「不自由,毋宁死」,失去自由权与生存权,而挟持典狱长、抢夺枪械,事后若活下来,将被判刑更重,日后在狱中日子也许不会好过,因而选择走上绝路。

不是用重刑来矫治人,只有用基督的福音才能矫治人。

法官判重刑时,常认为「该死」,而忽略掉他们的心情。台湾狱政预算不足,监狱人满为患,管理不够。而教诲师也不足,规定也严格,顾虑到重刑犯互通疑虑,教诲时需隔开、无法在一起教,教诲时间有限制,很难有好的果效。

更生团契同工100多名,努力1年下来,仍只有5、600名受刑人受洗。黄明镇也指出,受刑人的孩子,犯罪坐牢的机率是一般人的20倍,每年该会都协助送礼给5、6千名受刑人的孩子,帮助拉近受刑人及其子女的关系。

更生团契也办「少年学园」与「少年之家」,每天聚会,帮助收容青少年,预防犯罪。但犯罪的根本预防,还是要从家庭开始,狱政改革属次要。「每个人都好好爱自己的孩子,社会就会详和。」

根本犯罪问题的研究,就是要从家庭开始、从爱开始。

只有基督才能释放人心,只有用爱才能来补足我们的亏欠,只有福音才能解决监狱真正的问题。

呼吁看重监狱事工、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 基督是台湾发展唯一的希望!

整起劫狱事件,黄明镇认为带给大家以下3点省思:

1. 为什么大家都不看重监狱?
2. 为什么要判他们重刑?
3. 为什么大家都要对坏人嗤之以鼻?

耶稣曾说,你们若做在最微小的弟兄身上,就是做在主的身上。

《圣经》马太福音25章35至36节:

「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做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

「这次的暴动,不只冰山一角,其实是个警讯。」

英国前首相邱吉尔曾说:「看监狱就知道社会。」

耶稣希望大家彼此关心,但现在的社会有太多的冷漠、贪婪。官员贪污、黑心商人、食安风暴等社会的坏榜样,起于人心腐化,人活着没希望、选择「贪」一途,炒地皮等搞得民不聊生。

● 政府应该要多关心家庭,而不是关心经济。
● 家和,万事兴;家不和,万事穷,再有钱也没用。
● 台湾家庭好,神自然会给我们祝福,一定不会没有钱。

台湾社会的乱象,会呈现在监狱中,导致监狱骚动。因为监狱,是小型的社会,就是整体社会的缩影。再者,监狱暴动,有可能导致社会暴乱,即为一种社会腐化的警讯。监狱、社会,俩俩互相影响。

这起事件提醒政治人物,台湾发展方向,优先顺序并非经济、两岸关系,而是「先从本身的内在品质,内化、净化、圣化。要真正改变台湾社会,先从内心改变起。」

耶稣基督来,就是要使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所以,要广传福音。 这起劫狱,提醒我们要加重监狱福音事工的使命。

「社会需要教化,监狱需要教化,这样台湾才会有希望。 基督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因为监狱的人没希望,只有福音才能救他们。」 -更生团契总干事黄明镇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