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動槍動刀殺任何一個人 他只用「話語」改變了全世界
  • 每日新聞不漏接 立刻加入今日報Telegram頻道!

不能「只有福音使命,沒有文化使命」

沒有動槍動刀殺任何一個人 他只用「話語」改變了全世界

  • 2017/03/08 16:38
  • 2829
  • 記者 / 張嘉慧 新北市報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這些年,我們看到同運在教育、下一代、媒體、知識分子中,做了很多工作,而我們都在睡覺,一夜醒過來已經晚了,兵臨城下,所以台灣現在打仗打得很辛苦;溫水煮青蛙,我們被煮了。」

「話語論壇」發起人之一、著名經濟學家趙曉指出,西方教會逐漸失去「公共影響力」,是因受慕迪神學思想影響,他認為世界是一艘將沉沒的船,遲早都要滅亡,關鍵是把船上的人救出來,這艘船就「不用管了」。在此神學影響下,美國教會主動退出了教育、媒體、學術…等公共領域。
 
福音派犯下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只有福音使命,沒有文化使命,」所以後來洛桑會議,不得不非常嚴肅地糾正這項偏誤。基督徒應對「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雙重重視;但美國教會已經晚了,他們已經失去那樣的影響力。
 

「車位在那裡,你不停,別人就『佔領』了。」趙曉以此帶出,當新媒體時代來到,先不顧一切撲進去再說,因為如果你不停車、別人會停,你不進去、就會邊緣化。

 

第四屆話語論壇2016年在台舉辦,趙曉說,「開得非常好、台灣的資源非常多,不過癮,」所以有了第五屆。 (攝影/記者張嘉慧)

祂是話語的上帝 我們要做話語的門徒

從前有位了不起的人物叫約翰‧衛斯理,他對神的理解是-上帝是「聖潔」的神,人非聖潔不能來到神的面前。

在當時英國工業化、城市化的轉型年代,社會及政府非常腐敗、糟糕,但他因為抓住了「神是聖潔的神」,因而推動一場「聖潔運動」,結果轉化了整個英國,也使得英國免去像法國那樣血流成河的革命。

另一位人物-加爾文,其神學很注重上帝是「守約」的神,因此我們要效法神,成為守約的人,一個基督徒必須過「約」的生活。趙曉指出,受加爾文影響的教會,都有非常好的治理結構、非常好的約,正是這樣追隨誓約、守約的生活,改變了整個美國,使美國日後建立起國家的治理結構。

當時代的美國之所以與歐洲不一樣,就是因為-美國教會,「美國教會的公共生活、守約生活,塑造了整個美國的民主,沒有教會、沒有教會的『約的生活』,就沒有整個美國社會。」

「我們能夠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首先取決於我們心中有一個什麼樣的神。你對神有什麼樣的認識,你大概就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不論是約翰衛斯理亦或加爾文,他們都因為各自對上帝的理解-「聖潔」的上帝、「守約」的上帝,帶出了「國家的轉化」。

在此次話語論壇、喬美倫的開幕信息中,詮釋出「最早的直播客是上帝、真正的網紅是耶穌本人、最大的雲端在基督裡」,其實就是一句話-上帝也是「話語」的上帝!

上帝用話語創造了世界、祂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借助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又用話語改變了整個世界;「耶穌沒有殺任何一個人,沒有動槍動刀,但是耶穌的『話語』改變了全世界。」

上帝是話語的上帝,我們自然就是話語的門徒;去說話、去把話語傳播出去,人人皆祭司,萬物皆媒體,人人都是傳播者。

 

再思新媒體時代下的「道成肉身」

「我們不可能天天使用原子彈,也不可能用軍隊,但是『話語』每天都在實行。這是一個話語的時代,是新媒體的時代。
 
趙曉表示,現今已進入到媒體時代,特別是「新媒體」。大陸的新媒體從微博、微信到雲端、大數據…等,「在這樣一個新媒體的時代,教會必須是一個新媒體的教會。」
 
他舉「新生命小組教會」主任牧師顧其芸例子,幾年前見到他,趙曉問他為何把頭髮染成彩色?顧其芸說,當時已請了理髮師,仍坐著猶豫了半小時,捨不得那頭頭髮。
 
從前的他,是梳油頭、配戴黑包、黑框眼鏡,但為了吸引年輕人及城市新興族群,他決定把頭髮染成彩色。禱告了半小時,在禱告中他說,「主啊,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就連我的頭髮也是你的,祢要把它變成什麼樣、就變成什麼樣。」
 
自那時,趙曉就知道,顧其芸把流行藝人事工引到教會的目的,是為吸引城市的年輕人,這就如「道成肉身」-變成跟年輕人一樣,吸引他們,然後影響他們,最終是改變他們。而這,也是處境化。
 
他很感恩,看見華人做出來一間引入時尚元素、很不一樣的創新教會,沒想到他們又開始把教會帶到新媒體;至今,該教會從200人增長到3千多人。這個模型已經看到,他期待大陸、華人、甚至是普世教會,能這在上面有更多思考。
 
「我一直有個負擔,當我看到西方教會走向衰弱時,華人教會的責任是什麼?」趙曉表示,必須去拓展、做新的探索,因為今天正進入華人的季節,正進入中華歸主的季節。
 
即便今日已有1億的大陸人信主,仍有10多億的大陸人未信主,所以任何的探索、創新,在華人地區是「最有機會的」,若華人能走出一條新路,不僅是帶來華人社會的突破,也能給普世教會帶來新路。
 
而「話語需要行動、策略」,此次會議一大亮點,是看到很多案例,有許多實實在在案例的探討,讓人思考且很有收穫。
 
如VR(虛擬實境)的講解,讓趙曉再次看到未來新的機會,「再過幾年一定是VR的天下,未來的教會、各方面一定會大大的受影響,所以我們絕對要多多關注,一定要在VR裡頭、把你的車子停上。」

話語是力量、話語的戰場是屬靈爭戰 起來,做話語的精兵!

「其實說話是最難的一件事,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因此這屆主題訂為走進公共、深入處境,期望能達到「高度處境化」,而這,首先是能融入人。「其實耶穌道成肉身,就是高度處境化。
 
過去的戴德生,穿中國衣、戴中國帽,他說,我們是給中國人帶來愛、福音,但不是想讓中國不做中國人,「所以不要讓人家以為多了一個基督徒,就少了一個中國人,不是,我們是要讓中國人變成更好的公民。」
 
更早時候的利瑪竇,也穿上中國朝廷的服裝;而戴德生是義無反顧地穿上中國衣服,就像顧其芸義無反顧、把他的頭髮染成彩色般。「走進公共、深入處境,是愛心和智慧。」
 
會中,「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林治平教授分享整個中國宣教史所出現的種種誤解,宣教者常分不清楚何為理念、符號,以致不能從處境化角度去理解理念或符號,而帶來很多誤會;趙曉指出,在大陸的底層及知識分子中,一直對基督教存在頗深的誤解,直到今天都沒有完全消除,很顯然,在這中間要做轉化、更新與傳播的工作。
 
「未來更遠的路,我們要一起走,」五屆的話語論壇已經形成影響,帶到華人教會中間,期待走的更深、更遠、更好外,並計畫成立平台,使資源相互供應、甚至產生商業合作,期在未來誕生具有真正影響力的媒體機構。
 
趙曉說,他有一種樂觀,這種樂觀是超越性的,因為耶穌最終得勝、永遠得勝;這種樂觀也是歷史性,因為看到神的國度、從過去耶穌誕生2千多年來,不斷擴展,今天基督教是全球第一大宗教,有20多億人信主,基督化的地方(區)仍不斷拓展,正逢其盛,同時也有現實上的樂觀,因為有種種機會,包括新媒體的技術,以及過去幾十年大陸的改革開放,和今天美國重新轉向保守。

雖有許多挑戰,世界的鐘擺在過去一段時間偏離基督教信仰,但如今在一定程度上,鐘擺在往回擺,帶給我們機會。

 
沒有記錄下來的事情,(對受眾來說)是沒有發生的事情。而話語就是力量、話語不斷在更新,話語在今天依然可以改變世界!話語的競爭就是「屬靈的爭戰」,我們都是話語的精兵。

 

洪善群長老說,上屆是意猶未盡,這次是欲罷不能,並勉勵,不只要走入公共,同時要走入人群,真正影響這個世代;相信神在這世代賜下新媒體的工具,是為了福音要傳遍地極。 (攝影/記者張嘉慧)

 

論壇進入尾聲,與會者彼此代禱。 (攝影/記者張嘉慧)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