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症是化妝的祝福 青年畫家彩繪天父對他永不放棄的愛

自閉症是化妝的祝福 青年畫家彩繪天父對他永不放棄的愛

  • 2018/09/11 11:12
  • 10267
  • 記者 / 都希基路 台北市報導

李羅開昫(左一)一家人,父親李羅正璽、母親黃惠佳及妹妹(由左至右)。上週五(9/7)恩友友藝術中心在台以投資合作中心(TXI Center)舉辦生命分享會,李羅開昫一家人道出他們的恩典之旅。(攝影/記者都希基路)

李羅開昫在六歲時確診為自閉症患者,父母一時難以接受,開昫的爸爸傷心的問上帝:為什麼是我的孩子?難道我的教養出了差錯?如今,上帝的帶領卻讓他們充滿感恩。

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約翰福音9:1-3

 

李羅開昫三歲前與一般孩子並無不同,除了不開口說話這件事。為查明原因,他們到醫院檢查,醫生認為是父母教養不當所致,雖因為被醫師指責而難受,卻也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自閉症。

 

但孩子仍然難融入團體,經常因不善表達、對話牛頭不對馬嘴,而被師長誤解或被同學排擠。唯一接納他就讀的幼兒園,又將他隔離於走道,無法與同儕學習相處更造成他噩夢連連。目睹孩子遭受不公平待遇,有淚不輕彈的爸爸李羅正璽幾度心痛淚崩,不捨孩子獨自承受壓力,任軍職的他適逢年資已到就辦理退職,與妻子輪流陪著孩子上學伴讀。

李羅開昫介紹他的最新畫作《藍色的夏天》。(攝影、剪輯/記者都希基路)

《藍色的夏天》描繪台東富岡漁港。(攝影/記者都希基路)

爸媽為他花盡心思,李羅開昫卻不覺得自己跟別人有何差別,只知道自己不喜歡看著別人的眼睛和臉講話,這讓他非常不自在。他說:「我的個性比較內向,也較不會表達及溝通,容易焦慮。我喜歡與大家親近,只是大家總覺得我很難親近,話題總是接不上,(他們)不知道我在講什麼。我不喜歡開玩笑,因為我反應不過來。」

 

他從小就喜歡畫圖,到外地醫院看病時,途中所見的風景、搭乘的火車等交通工具,都成了圖畫中的主角。北上到台大醫院時,他只記得那是童年最快樂的一天,因為他第一次坐飛機;但卻是父母親最難過和辛苦的一天——他被確診患有自閉症。

 

他的父母一開始難以接受,但上帝用約翰福音第9章1-3節安慰他們,他們緊抓住神的應許,不放棄他們的孩子,閱讀大量資料及書籍,學習如何養育自閉症的孩子。

 

雖然李羅開昫能將交通工具以近乎精準的尺寸、比例描繪出來,但李羅開昫的父母一開始並不以為意,直到升國小五年級的暑假,他參加繪畫夏令營遇到繪畫啟蒙老師黃煒欽老師,他的繪畫天賦才被發覺。

 

黃煒欽發現李羅開昫繪畫的方式、構圖、用色都與眾不同,且偏好建築物及大眾運輸交通工具,自此以後,每到週日黃煒欽就教他畫畫直到升上國中。國中、高中李羅開昫都就讀美術班,現在則是臺東大學美術產業學系三年級學生。

 

雖然李羅開昫在多個繪畫比賽獲得獎項,他知道一幅畫的好壞在哪裡,但其實他並不清楚「贏了比賽」是什麼意思,有時看到自己的畫被掛出來展覽,還會覺得奇怪,想要拿下來帶回家。

 

直到現在,他的行為反應還是會被誤解。比如在教會,如果他聽到有人說了不尊重教會或上帝的話,他就會非常生氣,與平常溫和的樣子差別很大,別人就會認為他很難相處而排斥他;與人互動的功課,他仍在學習中。

國中時創作的《舞動阿美》,獲得第五屆全國原住民族兒童繪畫創作比賽國中組特優。(圖片提供/李羅正璽)

從塗鴉到繪畫得獎被肯定,原本畫畫只是李羅開昫情緒抒發的管道,只要看他的畫就知道他現在心情如何。但現在,他期許自己能跳脫情緒,將喜歡的事物用畫的方式呈現出來,找到和外界銜接的通道,也期望作品傳達的是天父對他永不放棄的愛,讓人們能從作品中獲得正向的鼓勵與感動。

 

在成長過程中,一直有社會資源介入幫助,也有基督徒、同工肢體及家人的陪伴,父親李羅正璽盼望未來大學畢業後,李羅開昫能找到適合他的場域、發揮繪畫及美術的專長,從伸手接受別人的幫助,變為幫助別人的人。

 

李羅開昫與家人雖曾遭受極大的破碎與痛苦,卻因著仰望基督、全然交托予神,在李羅開昫身上看見從神而來滿滿的祝福與恩典,讓他們從痛苦、絕望中,因著信心,走出了一條盼望的新路,讓人看見上帝化了妝的祝福,原來是如此的寶貴與美好。

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我們希望將訊息更快速傳達給您,懇請您為今日報奉獻一份心力。(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