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電影夢,我差點被殺 圓夢,讓上帝陪著你夢!

(盲人律師)導演的告白》

為了電影夢,我差點被殺 圓夢,讓上帝陪著你夢!

  • 2018/10/09 09:45
  • 7135
  • 作者 / 洪成昌導演

(圖片來源/洪成昌導演)

日前,電影界傳來謝辰陽導演自殺的消息,而與他同為電影追夢人的我,深深能體會他築夢的熱切與因夢背負鉅債的無助,箇中的滋味,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體會的。

為了電影夢,我差點被殺。

 2006年初夏,我被邀宴在大陸甘肅省某市的一家餐館,一所武術學校校長與二位武術教練請我吃飯。席間,氣氛很怪,他們的眼神有種狐疑,也不停地打量我這位從臺灣來,主動說要去他們學校駐校體驗武術生活,並創作電影《武當少年》劇本的導演

 

    「洪導演,大陸有這麼多武術學校,你為什麼要選擇我們這個偏遠、窮困的武術學校?」

校長滿臉疑惑,他大約三十多歲,曾是武術散打冠軍。

    「因為我喜歡甘肅的風土人情;而我姓洪,按照百家姓的祖先記載,是來自甘肅的敦煌。」我沒說謊,但一點都沒回答到校長的問題。

 「到底,我們學校吸引你的是哪一點呢?」校長有點不耐。

 「因為。」我的回答都很沒重點,更讓他們覺得不滿。

我不是不想說出真實的原因,而是真實的原因我說不出口。

因為,我已經聯繫過大陸許多武術學校了,每個學校都還沒見我面,就拒絕了我的電影合作提案,而原因就只是因為我這個導演:沒知名度!

於是,我只能一直往偏遠的內地跑,最後,就只有一所武術學校願意見見我,也就是我眼前的這三位。

所以,不是因為他們學校夠好而吸引我來,是我根本也沒得選擇。

我苦得說不出口的,是「尊嚴!」

 

餐敘結束,校長深深一嘆。

   

 「洪導演,若不是你還算誠懇,」校長的眼神閃過一絲兇光。

 「其實,我們今天打算砍了你!」

 「啊?」我大驚。

 「刀,就在車上。」校長低語,並躺向椅背。

 「。」我倒吞口水,一時扼語。

    「明天,你就來學校吧」校長很勉強的答應了我:「之前,我以為你是搞詐騙的。」

    「校長!」我非常驚恐又感恩,但也不解:「既然對我這麼不放心,為什麼還要邀請我來?」

      「我們查過你,看到你部落格那首關於電影的詩,就想看看你這個人。」校長淡淡地笑著。

 「啊!那首詩怎麼了?」我很疑惑。

 「那首詩」校長對我比了個大拇指:「有毛主席的霸氣!!!」

 校長與二位教練都大口笑著。

 

我也笑著、笑著把悸動的眼淚壓抑著。

我笑得說不出口的,是「尊嚴!」

 

為了電影夢,我以為只剩自殺…

原來,歷史上伍子胥的一夜白髮是真的!

 

2007年,我靠借貸要拍電影《武當少年》的自籌資金,被大陸某傳播公司侵佔。那時,《武當少年》已經在大陸湖北的武當山開拍, 由於我已經被騙光了所有的錢,所以,為了完成電影的拍攝,我只好繼續到處借錢。

此際,憂懼、憤恨交加的我,竟一夜間白了一大堆頭髮。 

     

 「你看,就跟你說過了吧

 「你幹嘛把錢先匯給他們,你真是

 「哎!拍電影本來就不切實際,好好賺錢比較實在

 「。」

       

親友間的交相指責與事後諸葛,讓我益發痛苦。

 

 「我們拆夥吧!」合夥開影視工作室的好友對我說:「開公司是要賺錢,拍電影又賺不了錢,你卻愛拍沒辦法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嗯,好的」我的笑容很燦爛,只是,要很用力,就像拉單槓那樣,也撐不了太久。

我才剛從大陸受騙返台啊!

而我那些拍電影的錢,除了有生活拮据又有一對兒女要養的弟弟,拿自己房子去二胎借給我的、更有爸爸、媽媽的所有退休金

我怎麼面對這所有相信我的人?我又要怎麼面對我那老邁又多病的父母?我的心好痛、好痛!

站在高樓外的我,樓外是暖風,這風卻冰刺著我。

只要再往前一步,我就可以不痛了—雖然,著地的那一下應該很痛!!!

 

我痛得說不出口的,是「尊嚴!」

 

質疑神,卻與神展開對話!

 「神!」我嗤笑著:「在哪?」

 「耶和華!」我怒吼:「耶穌啊!」

 「你為什麼要把我搞得這麼慘?」我指控著神的罪行:「你不是說『耶和華必在你前面行;他必與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事實上呢?你真的與我同在嗎?」

 「當初,不就是你用這段話給我印證,並帶我去大陸拍電影,你為什麼要把我搞得這麼慘?」

 「騙子!」

 「根本沒有神!」

 

腳下的車微小的像是可以一指壓碎,而風刺依舊。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突然有一道聲音,穿透我的意念而來。

 

我霎時看見了母親為我嚎啕哀哭,痛不欲生的樣子,而我,一時間也無法回答這不知是從哪來的聲音。

 

  「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這道聲音更清楚了。

  「我們家裡窮,我要拍電影賺錢給爸媽過好日子!」我回答。

 

而眼前,竟浮現我玩股票而賠掉所有積蓄,進而負債到如今的點點滴滴。我赫然發現,雖然我心裡一直想要賺錢讓父母過好日子,但我所賺的錢,根本都沒有用在讓他們過好日子上,而是一直沉淪在金錢的遊戲裡。

 

 「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這道聲音持續逼問著。

 「因為我成功了,我可以用我的影響力來傳福音。」我振振有詞。

眼前,我竟看見自己因為導演身份而一直不可一世、剛愎自負的那些日子。

 

 「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這道聲音直逼著。

 「因為這是你自己聖經話語的印證。」我問心無愧。

眼前,我清楚看見當初我禱告到大陸拍電影時的不平安,但我卻因為想爭取一家說要投資我拍電影的大陸某傳播公司,強解聖經而硬把當天靈修經文當成拍電影的印證。

      

我一直以為我很孝順、我一直以為我很謙卑、我一直以為我很敬虔我實在無法相信我現在所看見的那些自己的過去。但,事實卻是如此,可是,我並不想開口承認。

 

我錯得說不出口的,是「尊嚴!」

 

神允許我的挫敗,神也同在!

 「如果你的方向錯了,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

 我不語。

 「如果失敗能讓你成長,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

 我堅不語。

 

 「如果拍電影挫敗,能讓你轉向我,為什麼要我祝福你拍電影?」

 我抵死不語。

 「允許你失敗,孩子啊那是我對你的愛。」

 我的眼淚竟自潰堤。

 

我站向樓外的腳,轉身跪向了神。

     

 「主啊我錯了。」一認罪,我滿懷憤恨的心竟被神一點、一點的滌淨。

 「主啊謝謝你」一感謝,我雙眼湧流的,不再是痛苦的眼淚,而是來自神的滿滿安慰。

 「主啊孩子讚美你一讚美,我竟能看見從神來的盼望與未來的機會。

 

高樓暖風依舊,只是,不再冰刺入骨

 

在人不能,在祂凡事都能!

「夢想再大,都大不過生命;困境再多,都多不過神的恩典。」 我與謝導演一樣,都曾經徘徊在自殺的門口,所差別的只是我認識這位神而已。而神也真是滿有慈愛與智慧,就在我質疑祂、斥責祂的同時,祂並不以為忤,反而使用我對祂的一切不禮貌,直接把我領回。

 

更甚者,神也幫助我認識我所緊抓的「尊嚴」,其實是我建構在自卑與自滿的謊言,於是,神讓我終於能在祂的裡面找到真正的自我價值,進而能從神的眼光來肯定自己,活出自己。

 

你有夢想嗎?你的夢想是什麼呢?你想一圓你的夢想嗎?

 

請讓這位信實、智慧、慈愛,並領我從死亡之路歸回的神陪著你,好嗎?

     

圓夢,讓上帝陪著你夢!

 

耶和華必在你前面行;他必與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申31:8 )

 

本文作者洪成昌弟兄

電影導演 / 臺北基督學院講師 / 中華浸聯會帶職傳道(緬甸宣教) / 中壢浸信會會友/ 電影《盲人律師》導演

 

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我們希望將訊息更快速傳達給您,懇請您為今日報奉獻一份心力。(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