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看著父親為人禱告,他立志當醫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故事

死亡威脅在前,仍要守住天上使命

從小看著父親為人禱告,他立志當醫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故事

  • 2018/10/11 18:15
  • 10811
  • 編譯 / 莊堯亭 綜合報導

專門治療性暴力受害者生理創傷的剛果醫生穆克維格。(照片來源/Denis Mukwege Facebook)

是什麼使命感,讓這位醫生在內戰紛亂的時刻選擇回到家鄉?是什麼勇氣,即使武裝份子綁架他全家、四把槍指著他,仍不改他照顧性暴力受害者的決心?當他逃離國家,每天只有1美金收入的婦女,卻站出來抗議政府,更想辦法籌機票錢要他回來。那天,迎接他的人潮有數十公里,這些人明明什麼都沒有:沒錢、沒權,穆克維格告訴自己,一輩子要為她們努力。

本(10)月5日剛宣布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由63歲的剛果婦科醫生德尼·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與25歲的伊拉克雅兹迪人權運動者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同得。「致力結束以性暴力作為戰爭及武裝衝突的工具」是國際給予他們的冠冕,但對穆克維格來說,他只是在做好「基督交託的使命」。

 

穆克維格的故事,要從63年前說起。

 

他的家鄉在剛果布卡武(Bukavu,Congo),九個孩子中排行老三,他的父親是一名牧師,影響穆克維格走上習醫的道路。他分享,從小看著父親為病人禱告,讓他希望自己也能醫好生病的人;而成為婦科醫生,則是因為剛果婦女常因缺乏專業醫療照護,在產後染上各種併發症。

 

穆克維格28歲從蒲隆地大學(University of Burundi)畢業,返家任職小兒科醫師,但婦女們生殖器感染、生產性廔管等產後病發症的痛苦,促使他再到法國進修。

 

沒想到剛果一次戰爭就在這段時間爆發,他遂回到家鄉,並在「中非基督教會」(Pentecostal Churches in Central Africa,CEPAC)的幫助下於1999年成立潘奇醫院(Panzi Hospital)。這間醫院至今幫助8萬5千多位極為複雜婦科疾病或嚴重創傷的病人,超過六成是性暴力受害者,多來自內戰衝突區域。

穆克維格於1999年創辦的潘奇醫院。(照片來源/Denis Mukwege Facebook)

強暴、槍擊、遭化學物質潑灑…

潘奇醫院生理、心理、溫飽都照顧

穆克維格早年在戰亂中行醫,非常辛苦,經常要面對極度殘忍的情況。他曾眼見醫院病人全在床上被槍殺,他所治療的第一位性暴力受害者,不但被強暴、私處還遭槍擊,下半身布滿子彈孔。

 

這不稀奇。被送到醫院的婦女往往衣衫不整、甚至沒穿衣服,被化學物質潑灑的傷口嚴重潰爛。穆克維格一個個照顧,有時一天要開10多個手術,術後還得提供溫飽和法律協助,「當她們出院,會再次變的脆弱,」他強調──「我所做的不僅僅只是治好婦女、她們的身體,同時也是為她們的權益奮戰,讓她們能夠獨立,也在心靈層面給她們幫助。」

 

穆克維格是修復性暴力創傷的權威,同時也在各地為剛果婦女發聲,譴責國內的性暴力根本就是戰爭的手法和武器。「這是一種刻意的策略:一群人在同個時間被另一群人強暴,或是整個村子在同個晚上被強暴,(這種方法)同時傷害所有人:婦女被強暴,家人在旁邊看。他們就會逃離村莊、拋棄農場和一切…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

 

他在2012年公開譴責剛果內戰利用性暴力當做武器,隔一個月,四名武裝男子綁架其家人,埋伏暗殺他。穆克維格回家時,看見四把槍指著他,叫他上車,「保鑣為了保護我衝出來,他中彈死了。我記得我倒在地上,子彈還在瘋狂掃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下來的。」那次事件之後,他逃到瑞士,又到比利時,但他最終仍回到家鄉。

穆克維格為受暴婦女發聲,曾招致死亡威脅。現在,他住在醫院,隨身帶著數個保鑣。(照片來源/Denis Mukwege Facebook)

婦女們為他遊街抗議、籌機票錢

穆克維格死亡威脅後重返家鄉

穆克維格不在剛果的時間,當地婦女群起抗議,抵抗所有威脅「奇蹟先生」的人(編按:這是穆克維格在當地的稱號)。他回想起來仍感到不可思議:「這是一群什麼都沒有的人,一天恐怕只有1美元能過活,我沒辦法說不──即使戰火紛飛,我還是要回去。」

 

2013年,歡迎穆克維格回國的人潮延續數十公里,當中很多人是他的病患。她們想辦法賣鳳梨和洋蔥,買機票讓他回家。

 

「我的生命在那時候改變了。」穆克維格感到很大的衝擊,這群婦女沒有武器、沒有錢,其實什麼都沒有。「這群什麼都沒有的人卻給我勇氣,我深刻體會到自己與她們的連結,我繼續工作。」

 

穆克維格天天住在醫院,約有20個婦女每天輪班,保護他的安全。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提出的挑戰

你在生活中向鄰舍活出信仰了嗎?

除了是一名醫生,穆克維格也是布卡武五旬節教會的牧師。

 

「穆克維格博士在此領域堅持、不放棄和無私的奉獻,重要性難以估量。他不斷譴責輪暴的暴行,並對剛果政府和其他沒有未消弭性暴力做足夠努力的國家喊話:停止將對女性的性暴力當作戰爭的武器和策略。」諾貝爾獎委員會於頒獎時說道。

 

而他更想說的,是對基督徒發出的挑戰:我們是否向鄰舍活出基督了呢?

 

去年,他在全球路得協會(Lutheran World Federation)的活動上發表演說:如果基督徒沒辦法在生活中向鄰舍、身旁的人活出信仰,怎麼可能活出「基督交託的使命」?這個使命,也是他終其一生正在努力的。

 

穆克維格嚴肅表示,一個因為環境太艱難而「脫節」的信仰,不但自己活不出使命,更嚴重的,是會影響其他基督徒沒辦法活出「基督交託的使命」。

 

他呼籲有信仰的人要站出來,在貶低女性價值和性暴力的錯誤觀念中出一份力。穆克維格不斷強調,在上帝面前,女性和男性一樣寶貴。

 

「這個任務在我們身上,我們承襲馬丁路德的思想──透過上帝的話,驅離掌控世界的魔鬼撒但和其惡行。幫助這些婦女,脫離性暴力的迫害,明白上帝在她們生命中掌權。」

 

知道自己獲獎,穆克維格表示基督教信仰一直是影響他投入醫療領域最重要的原因。他鼓勵基督徒要在黑暗的世界成為光,思想「福音」在21世紀的意義:我們應該要努力傳揚已經領受的恩典,讓教會成為發光的地方,在那些爭取正義、真相、法律、自由的地方──幫助男性和女性活出尊嚴的地方,仍有一絲盼望。

 

剛果內戰至今已造成500萬人死亡,成千上萬的婦女被強暴。「在21世紀,你我怎麼能接受這樣的暴行?」

 

穆克維格說,這就是他離開手術房,花更多時間在各個地方的原因。他要讓世界知道正在承受痛苦的這些人,和你、和我一樣擁有同樣的權利:值得被愛、被尊重、被保護。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