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牧師ADJ 目不見光仍要敬拜

從抑鬱到歡唱》

嘻哈牧師ADJ 目不見光仍要敬拜

  • 2018/12/05 14:40
  • 2226
  • 記者 / 黃睿慈/馬來西亞報導

陳振億以音樂及生命榜樣建立新一代青少年,自信地活出自己。(圖片來源/Adj Titus 陳振億臉書專頁)

「家族性遺傳視網膜脫落症候群」是一個非常罕見的疾病,因家族中遺傳基因的變故,病發機率不到1%,大多數患者仍可正常生活,不過一旦病發則有失明危險,在馬來西亞只有兩個家庭中曾出現這種病例,陳振億就是其中一例。

嘻哈牧師ADJ Merry Christmas(影片來源/youtube)

 

嘻哈牧師陳振億,10歲時被診斷出罹患「家族性遺傳視網膜脫落症候群」,右眼是弱視,只能看見模糊色塊,左眼視力只有一般人的三分之二,雙眼無法自主對焦,隨時都有失明的可能。

 

上帝使用這個與眾不同的生命,賜下音樂、設計的恩賜,帶領嘻哈牧師陳振億興起流行文化裡的福音浪潮。

 

來自破碎家庭的祝福

兒時歷經雙親離異的劇變,讓原來幸福美滿的家庭破裂﹑徹底瓦解了他的自信心,又因視力模糊的問題,功課成績總是落在同學之後,在同儕間時常抬不起頭。甚至無法手提重物,因為一出力就會造成眼壓過高而有完全失明的危險,。

 

陳振億在得知自己隨時會失去視力危機後,他的人生至此徹底失去了盼望,他陷入比眼睛看不見的更深黑暗中。在走投無路、最落魄的時候,上帝看見了他的需要。

 

上帝差派天使幫助他

祂差派天使來到他身旁—一位基督徒朋友開始向其傳福音,了解、關心他的需要,但他的心中仍然存在著懷疑:「為什麼上帝愛人,仍使人面臨這麼多挑戰?」在這個質疑之後,參加福音聚會那天晚上,他開始思索人生的意義,他相信只有信耶穌能夠為自己帶來改變,當晚聽完福音之後就決志。回想當晚心情搖擺不定時,他坦言:「祂其實在那裡很有風度地等著我。」

 

決志後兩年,他回到教會服事、認真讀經、傳福音,也熱切為未信主的家人代禱,就在同一年間,父親、母親、二哥相繼信主了,上帝也讓10多年未歸的大哥返家,而最小的陳振億與姊姊原本不打算結婚,現在姐姐擁有四個孩子,而他則育有一女。

嘻哈牧師陳振億建立家室育有一女,一家三口幸福美滿喜樂事奉。(攝影/陳新城)

 

嘻哈音樂影響了他的生命

曾經抑鬱的過去經歷,讓他找到一個抒發出口—那就是「嘻哈音樂」。不同於一般流行情歌,饒舌樂的曲風、歌詞更具獨創性,擅長以口技表現的說唱風格,他在這個領域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沒有讀過大學的他,靠著在教會服事中學習音樂,逐漸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先後出了兩張的音樂專輯,其中一首《我阿媽是一位Rapper》入圍2012年馬來西亞娛協獎的最佳獨立原創歌曲,今(2018)年 MGM 榮獲《最佳男歌手表揚獎-MALE SOLO ARTISTE》,在音樂上發揮恩賜。

 

上帝觸摸了他的雙眼、他的心

2007年他的眼睛出血,長達幾個月的時間視線是黑暗的,真正地「盲」了。在一次香港的醫治禱告會上,上帝透過牧師的信息跟他說話,呼召需要醫治的靈魂,當晚他感覺到雙眼裡的瘀血散了,視線能夠對焦了,上帝重新建立起他在上台演講、做音樂的自信。

 

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18

 

得醫治後,他選擇回應上帝呼召,就讀BCM 馬來西亞聖經學院神學,現於大復興神召會教會 GREAT REVIVAL CHURCH A/G 擔任青少年部牧師,同時也是 ADJ Studio 媒體音樂事工創辦人,在音樂媒體事工中服事神,成為一位「嘻哈牧師」。「我就像保羅一樣效法基督,讓青少年看見再破碎的生命,靠著上帝也能改變」期盼用上帝賜下的恩賜造福年輕族群,影響下一代。

陳振億身兼牧師與饒舌歌手兩個身分,他渴望透過音樂,將神的恩典帶進每位年輕靈魂心中;透過禱告,翻轉下一個世代。(圖片來源/ADJ Family臉書粉絲專頁

 

「我是ADJ,意思就是—a man who depends on Juses(一位依靠耶穌的人)。」陳振億將生命都奉獻給耶穌,要讓下一代看見最好的榜樣。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6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