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古話今之嗎哪風雲」(第九十九章回)~我的眼睛為何充滿淚水?

「說古話今之嗎哪風雲」(第九十九章回)~我的眼睛為何充滿淚水?

  • 2018/11/30 16:40
  • 2244
  • 作者 / 魯風

將來歸回之時,荒蕪的仍將恢復它的價值。(照片/撒露提供)

(讀經:耶利米哀歌1~5章)

 

在耶利米的時代,傳道不僅要費勁、要用心,還要命。為了阻止他說話,猶大人合謀準備將他殺死。這就仿佛一個身患絕症的病人,以為醫生死了自己的病就沒了一樣好笑。可是,處在危險中的耶利米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好笑,於他,只有煎熬。

 

他想放棄先知的職責,奈何心中卻如同有火在燃燒。一邊是使命,一邊是逼迫,兩難之間的耶利米開始咒詛自己的生日,認為自己不來到世界上更好。由此我們可知,咒詛自己的生日不是約伯的專利。任何一個批評他們這樣做的人,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沒受過跟他們一樣的苦。

 

當愁苦化為禱告,咒詛轉為哀歌時,與所有的神僕一樣,耶利米也重新得力。神繼續給他異象,他提醒猶大人,神是窯匠,百姓為瓦器。那不好的器皿,窯匠可隨意摔碎重造。

 

隨著巴比倫人的到來,瓦器終於到了破碎的時刻。一部分精英被擄走,剩下的還以為幸運的躲過了一劫。恰恰相反,兩筐無花果的異象顯示,擄走的會得以保全,留下的卻要遭受更重的打擊。

 

打碎不是目的,重造才是。耶利米預言,被擄的日子是70年。日期滿了,百姓將重回聖地。在這期間,猶大人將重新領教耶和華神的大能和主權。

 

神的話十分嚴厲,耶利米知道百姓不愛聽。可是,作為神的代言人,他一字都不可刪減,必須原原本本的傳達神的話。是討人喜悅還是討神的喜悅,耶利米選擇了後者。

 

假先知們卻不是這樣。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滿足當下的需求,肚腹的需要,討人喜歡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法寶。

 

當耶利米在高喊國將破、家將亡時,有先知出來說那先前被擄的人兩年後就會回來。不僅如此,假先知們還認真地寫信給那被擄的同胞,安慰他們歸期已近。氣定神閑、言之鑿鑿,讓那些飽受離別之苦的家庭頓時充滿了盼望和喜悅。

 

耶利米似乎情商太低,不懂的安慰人。可是,耶利米知道,建立在謊言之上的盼望只會給人帶來更大的絕望。他也寫信給被擄之地的人,告訴他們要為所在的外邦的城市求平安。原因很簡單,城市平安,寄居者就平安。耶利米也要他們在當地買土地,蓋房子,做好久居的準備。

 

除了審判,先知的信息裡就沒有安慰與盼望嗎?當然有。耶利米不僅宣講百姓終必歸回,還真金白銀的買土地。戰火紛飛的年代,賣地都來不及,他卻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用實際行動宣告他相信他自己所傳講的話語。將來歸回之時,荒蕪的土地仍將恢復它的價值。

 

因為聽見埃及的援軍即將到來,圍攻耶路撒冷的巴比倫人迅速撤退。對那些與耶利米為敵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一時間,主張投降的耶利米成為「猶奸」,被他們捉住,下在枯井中。

耶利米,你的眼裡為何充滿淚水?因傷心難過,因愛的深沉,更因禱告迫切。(照片/撒露提供)

 

可是,他們高興的太早了。巴比倫人捲土重來,耶利米的話還是應驗了。對任何一個先知來說,能親眼所見自己的預言應驗都是極大的褒獎。但耶利米卻是無比的糾結,因為證明他是真先知的時候,也是猶大人國破家亡之時。

 

在耶路撒冷大行擄掠的巴比倫人,對耶利米卻是以禮相待。想想同胞的苦害,兩者對比一下,簡直就是天大的諷刺。

 

更諷刺的還在後面。末代君王西底家問計耶利米,看上去已是謙卑至極。但對於耶利米投降的建議,卻是充耳不聞。妄想僥倖逃脫,還是被抓住,被剜去雙眼,重現當年士師參孫的慘劇。只是,他沒有參孫的神力。

 

還有那餘剩的百姓,哀求耶利米為他們禱告。先知不計前嫌,為他們祈求,並宣告神的話語,提醒他們留在城中,必能安居樂業。本以為他們已經認定了耶利米是真先知,定會聽他的話,哪知還是心被油蒙,愚昧無知,硬著心逃亡埃及,結果,死在那裡。

 

難道先知的話就真的沒有一個人聽從。那也不是!再孤單的先知也有追隨者,耶利米也不例外。作為先知的助手,巴錄重視的記錄從神來的啟示。不僅記錄,還把書卷交給約雅敬。這位君王不僅不看,還將這書卷扔入火中,化為灰燼。約雅敬為他的無知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巴錄卻因他的敬畏而蒙受神救命的應許。

 

除了巴錄,忠信者還有太監以伯米勒。在耶利米性命堪憂之時,是他適時出手相救。正因此,在眾人都遭受神的刑罰之時,他卻蒙神賜福,得到了跟巴錄一樣的應許。

 

回應耶利米者畢竟太少,巴比倫大軍攻破耶路撒冷,平安之城大禍臨頭。聖殿被毀、房屋被拆、百姓被擄,親眼目睹自己的預言成為現實,耶利米吟唱哀歌,淚水漣漣。

 

耶利米,你的眼裡為何充滿淚水?因傷心難過,因愛的深沉,更因禱告迫切。

 

淚水澆灌大地,哀歌流露希望!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