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整形外科之父」羅慧夫辭世 用雙手修補殘缺40年,相信「愛能彌補」

「台灣整形外科之父」羅慧夫辭世 用雙手修補殘缺40年,相信「愛能彌補」

  • 2018/12/04 17:40
  • 2913
  • 記者 / 都希基路 綜合報導

羅慧夫成立顱顏基金會,協助顱顏患者獲得適當之醫療,被稱為「補臉天使」;更打造長庚醫院整形外科成為世界頂尖,獲得「台灣整形外科之父」美譽。(照片提供/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對台灣醫療現代化有重大貢獻的羅慧夫醫師(Dr. Samuel Noordhoff),於昨(3)日在美國逝世,享年92歲。羅慧夫在台行醫40年(西元1959-1999年),推行多項創舉,並成立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協助顱顏患者獲得適當之醫療,被稱為「補臉天使」;更打造長庚醫院整形外科成世界頂尖,獲得「台灣整形外科之父」美譽。他最感欣慰的事情是—「我曾使用我的雙手,試著在愛中治癒別人,不論是他們殘破的心、靈或是身體」,實是醫者仁心的典範榜樣。

從小立志傳揚神的愛

羅慧夫是美國愛荷華州人,西元1927年出生於一個基督徒家族。他自述他們家每天都要讀聖經,在家族的愛裡,他知道自己是受到祝福而來的,因著上帝的愛,他也要成為別人的祝福,將這份愛傳達出去

 

醫學院畢業後,羅慧夫在美國擔任住院醫師,輾轉收到當時馬偕醫院院長夏禮文的求才信,徵求一位宣教士醫師到台灣,他和妻子討論之後,教會也幫他們禱告,最後確認是上帝的旨意,因此他和妻子羅白如雪(Lucy Noordhoff)於西元1959年來到台灣,展開他在台灣40年的醫療奉獻之路。

退休之後,羅慧夫醫師夫婦仍然每年返台參加基金會活動。(照片提供/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推行多項創舉

在擔任馬偕醫院院長任內,羅慧夫創下數個台灣醫療史的「第一」,其中包括:首度引進防治小兒麻痺症的沙克疫苗;成立台灣第一個加護病房、第一個燒燙傷病房、第一個生命線、第一個唇顎裂中心、第一個小兒麻痺重建中心、第一個山地巡迴醫療服務;設立東亞第一個自殺防治中心等等

 

當年,羅慧夫看到許多唇顎裂患者未能受到完整的醫療照顧,甚至無法受教育,被社會排斥,因此他再度回美國拜師學藝,兩年後學成回到台灣,投入唇顎裂患者的診治工作。他曾說過,唇顎裂手術不過幾個小時,卻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之後擔任長庚醫院第一任院長,更是將長庚醫院整形外科打造成全世界頂尖的整形外科訓練中心,連美國哈佛醫學院教授都豎起大拇指稱讚:「沒有接受過長庚整形外科的訓練是不完整的訓練。」

羅慧夫醫師對病人親切關心,用流利的台語與病人對話,但對待醫護人員則是以高標準要求,成功打造世界級整形外科。(照片提供/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是嚴師、更是恩師

曾任高雄長庚醫院整形外科主任的曹賜斌醫師(現任台灣美容外科醫學會理事長),是羅慧夫擔任長庚醫院院長時的得意門生,他稱羅慧夫為專業上的「嚴師」、人生信仰的「恩師」。曹賜斌表示,羅慧夫對病人很關心,病人都稱他「羅爺爺、羅爸爸」,但他對醫務人員則是以高標準要求,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別找藉口(no excuse)、使命必達」

 

曹賜斌還記得當他擔任高雄長庚整形外科主任時,羅慧夫要求他必須詳細瞭解每個病人的病情(一般只要了解自己負責主治的病患),如果巡房時發現曹賜斌有不清楚的地方,事後必定會嚴厲責罵。羅慧夫不吝於推薦優秀醫師到國外進修,學習最新技術,甚至超越自己也沒關係。就是這樣一個嚴肅、正直、公義、無私的態度,才能將長庚整形外科的實力不斷向上提升,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的單位也因為恩師所展現的大公無私的基督徒榜樣,感動了曹賜斌,受洗成為家中唯一的基督徒

1999年11月,三個月大的小男嬰躺在手術房中,羅慧夫醫師劃下他在台灣的最後一檯刀。(照片提供/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捐出積蓄成立基金會

1989年12月,羅慧夫捐出多年的積蓄成立「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協助台灣的顱顏患者(唇顎裂、小耳症或其他罕見顱顏缺陷)獲得適當醫療,促進社會對顱顏患者的關懷。並因其卓越的技術與愛心,連連獲獎受肯定,包括:1993年獲吳尊賢愛心獎、1994年獲「國際整形外科諾貝爾獎譽」之稱的MALINIAC麥林尼克獎、1996年榮獲第六屆醫療奉獻獎、1999年由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頒授「紫色大綬景星勳章」,為外籍人士最高榮譽。去(2017)年,又獲得第九屆總統文化獎的人道奉獻獎」。

 

1999年,72歲的羅慧夫宣布退休,回美國度過晚年,但仍然維持每年回台一次,參與基金會的活動,探望同事及朋友。直至2013年,羅慧夫表示因年事已高,無法承受長途飛行的疲累,成為他最後一次返台行程。

 

深信愛能彌補

在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網站上,羅慧夫親自寫著:在台灣的這四十年,我不斷經歷到,我給出去的愛總是源源不絕地再向我湧來—從病人那兒、從我同事那兒,以及無數的台灣朋友那兒。看到我曾經共事的醫師和合作伙伴,各自在他們的專業領域裡獨領風騷,那真是很大的滿足。看著我的小病人成長、上學,變成對社會有用的人,更是無比的喜悅。這些都讓我更加深信「愛能彌補(Love Makes Whole)」

 

我曾使用我的雙手,試著在愛中治癒別人,不論是他們殘破的心、靈或是身體

 

2015年,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推出兩支記錄其在台灣行醫及退休後過程的記錄片,包括1959年至1999年在台灣40年的《長假》(上),以及退休後到2013年間的《長假過後》(下)。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