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流氓到畫家 「遇見耶穌,才有現在的我」

「素人抽象藝術家」素描》

從流氓到畫家 「遇見耶穌,才有現在的我」

  • 2018/12/06 09:45
  • 3390
  • 特約記者 / 光晞 台中市報導

聖靈向王傳信啟示很多藝術的元素,讓他拿起毛筆,盡情揮灑,他在神的愛中找到人生的命定。(攝影/特約記者 光晞)

一個毫無盼望,好勇鬥狠的流氓,因著認識耶穌,生命完全翻轉,找到的人生的命定,用書法畫作來見證上帝的大能與真實的大愛。這正驗證了聖經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台灣本土素人抽象藝術家王傳信用生命見證神的信實。

 

毫無盼望的那些年

「我讀到國小二年級就被老師放棄了,從那個時候開始了我自暴自棄的人生。」王傳信娓娓道來他的過去。

 

從國小二年級起,跟不上學校進度,每天都過挨打的日子,他開始厭學。學校的日子是度日如年般的生活。國小讀完就沒有繼續升學。正值年少輕狂的他,什麼都不會,遊走街頭於是結交許多道上兄弟。後來因拿刀傷人,被警察抓了好幾次。每被抓一次,心就變得更狠。從打打殺殺、有仇必報到無惡不作,讓他進出監獄數次。

 

父母親的傷心挽回不了他,當時為了不讓父母親再為了他的事情而難過,甚至主動提出切斷父子關係的要求。當走上這條路時要回頭是非常艱困,因為對許多誤入黑道的年輕人而言,這裡是一個歸屬感和認同感的來源,「我心裡知道這一條路不對,做錯了很多事情,但我就是沒有辦法停止。」王傳信弟兄回憶。他整個人被黑暗權勢綑綁,心中充滿仇恨,好勇鬥狠,有時候還覺得自己這種行徑是替天行道。

 

「我不能流露害怕的樣子,很多時候是為了自己以為的正義,也為了爭那一口氣。」王傳信提到,跟著黑道大哥東躲西藏的日子,其實心裡面非常害怕,連去店裡面吃個東西,聽到東西破掉的聲音,都以為對方要來尋仇。時時刻刻無不膽戰心驚,看不見未來在哪裡,不知道甚麼叫平安。

 

35歲因著好勝心覺得怎麼有可能吸了毒就戒不掉,他一腳踏入毒品的泥沼,便沉溺在毒癮裡面,吸食安非他命讓他一度瘦到不成人形,和家人的關係惡化,對於人生已毫無盼望。

 

進到教會 是他人生第一次覺得被接納

41歲的那一年,有一天王傳信獨自經過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上面寫著歡迎光臨,他心裡是極度不想進去的,而腳就是不聽使喚地帶著他踏入教堂。

 

當崇拜進行到介紹新朋友時,王傳信站起來接受大家的歡迎,他從來沒有想到像他這樣的人可以這樣被歡迎,心中第一次有被接納的感覺。

 

聚會結束之後有個姊妹跑過來跟他傳福音,當王傳信低頭隨同這姊妹一起決志禱告時,他感受到聖靈溫暖的同在。而聖靈也在當下光照他,「好多過去我所犯過的罪像電影一般,一幕一幕浮現在我眼前」,王傳信說到,他下跪懺悔、淚流滿面並求神赦免他這個罪人,他完全降服在神的愛中。

 

經過不久,他接受洗禮。信主之後,王傳信受到了牧者及教會弟兄姐妹的扶持,開始穩定聚會,並持續讀神的話。神的話一點一滴進到他生命裡面,原本黑暗渾沌的生命,當光一進去來,過去無力改變的人生,如今煥然一新。王傳信積極過生活並參與教會服事。

 

王傳信過去跟家人關係交惡,也因著自己生命被神更新,家人也看見他的改變,彼此放下過去的嫌隙,恢復了和好的關係。六年前因著王傳信信主生命的翻轉,侄子信主。去年偕同經紀人粘淑華探訪病床上的三姐夫並帶領他決志,幾個月後三姊也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王傳信的每一圖畫的名字都名為「異象」,他覺得也不應該用主題框架住人看畫作的心思意念。(照片/王傳信 提供

 

用畫筆邁向人生新篇章

後來唯一和王傳信有聯絡的親人是外甥,這位外甥擅長美術和書法,他教授王傳信學習書法,開啟了他用書法繪畫的契機和對於自己的信心。

 

「我以為我甚麼都不會,很自卑的,原來我還會繪畫。」從來沒有學過繪畫的王傳信,面對一張空白的紙,腦中的意念與創意源源不絕,拿起毛筆一揮灑,沒有多久一幅畫便完成,而他的創作和畫法豐富而多元。「我的創作靈感都是聖靈給我的,祂給我很多藝術的元素。」聖靈點燃了他對於繪畫的熱情和天賦,拾起毛筆當作畫筆的他,找到的人生的命定,展開了新的人生篇章。

 

不像其他藝術家每一幅都有一個主題,王傳信的每一圖畫的名字都名為「異象」,至今完成了好幾百幅畫作。為何稱作「異象」呢?王傳信說,當聖靈給了他無限創意的天賦時,他覺得也不應該用主題框架住人看畫作的心思意念。每個人的背景與心境不同,所看到應該不一樣。

 

在每次的藝術展場中,除了鼓勵民眾欣賞畫作時自由聯想,王弟兄也會藉這個時機點來介紹自己信主的過程,用這樣與看畫的民眾有個近距離的互動和傳福音的機會。「沒有遇見耶穌,就沒有現在的我」,台灣本土素人藝術家王傳信把上帝給他的恩賜用來見證神給他的新生命。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