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凱勒專欄】浪漫的愛

【提摩太凱勒專欄】浪漫的愛

  • 2019/02/25 09:00
  • 3902
  • 作者 / 提摩太•凱勒(Timothy Keller)

只有當你在不感到刺激的時候,還能保持對某人的愛,你才可以說實際上是愛那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浪漫的愛情如何與無條件委身的婚姻得以協調?浪漫愛情不是必須完全自由,不受脅迫嗎?對另一個人的強烈慾望,不是難免會無法維持嗎?所以我們不是也難以避免需要去尋找,另一位能喚醒我們裡面愛情喜樂的人嗎?完全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不正是浪漫情懷的敵人嗎?

 

不,不是。事實上,無條件的盟約委身,幫助浪漫的愛成全自己。對這個觀念的論證,沒有比丹麥哲學家祁克果(Søren Kierkegaard)更有力的了。

 

祁克果論及生活的三種可能面貌,即所謂的美學性、倫理性和宗教性。他說,我們所有人生來都是美學性的,只能透過選擇,成為倫理性的或宗教性的。那麼,什麼是美學性的人呢?美學性的人並不關心某物是好還是壞,只關心它是否有趣。判斷每件事的標準就是它是否精彩、刺激、令人興奮和有娛樂性。

 

對任何要過得良好快樂的生活來說,美學性的角度都很重要,但當美學興趣主導了生活以後,就產生巨大的問題。一位美學性的人常常宣稱自己是個自由的人,生活應當有刺激,充滿了「漂亮與火花」,他如此說,而那常常是意味著拋棄社會期待和社區鏈結的鐐銬。但祁克果說,這是對「自由是什麼」非常錯誤的觀念。過一個美學性生活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主人,事實上,他過的是一種隨緣偶發的生活。他的脾氣、嗜好、感覺和衝動是他全部的動力。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受美學感覺主導的人,也就是受了環境的掌控。若妻子失去了她漂亮的皮膚和面孔,或丈夫的體重開始增加,美學性的人就開始尋找更漂亮的人,若配偶得了重病,美學性的人就開始感到生活毫無意義。於是祁克果說,這種人完全受到外在環境的控制。

 

要真正自由的唯一辦法,就是把你的感受和義務聯繫起來。只有當你委身於愛的行動,而且天天如此,甚至當感受和環境變動的時候也如此,你才真正地成為一個自由的個體,不是外面力量的小嘍囉。此外,只有當你在不感到刺激的時候,還能保持對某人的愛,你才可以說實際上是愛那個人。美學性的人並不是真正地愛那個人,他或她愛的是對方帶來的感受、刺激、自我衝動和經驗。對此的證明是:當這些東西沒有了以後,美學性的人就對對方不再繼續關心或關懷了。

 

到這裡,祁克果已經向我們指出了浪漫激情的侷限,但他並不會輕易地丟棄它,說它不重要,絕非如此。他也不會把感受和義務對立,雖然有時候兩者感覺是彼此對立的。他「表明婚姻實際上強化了浪漫愛情,而非削弱它。他論證在婚姻中對另一個人的倫理委身,正使得即興的浪漫愛情取得了,它『渴望但卻』不能為自己提供的穩定和長期性。」的確,能使結婚的人變成彼此相愛的人,正是盟約性的委身。只有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才能真正認識對方,然後照他或她本來的樣子愛他們,而不是只愛他們所給的感受和經歷,只有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才能認識配偶的具體需要,也知道如何滿足那些需要。一點一滴地,這一切產生出記憶的老井、情感的深谷和彼此的欣賞,而這些才支撐和強化了,對你婚姻生活仍然關鍵的浪漫性愛激情時光。

 

(文章授權/提摩太凱勒臉書專頁)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