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霸凌的灰色童年 彭柏霖:因為信仰,砸在身上的石頭成為我的墊腳石
提摩太禱告事奉學院 雞湯 音樂會 北靈神 兒童1

MAC品格籃球創辦人》

走出被霸凌的灰色童年 彭柏霖:因為信仰,砸在身上的石頭成為我的墊腳石

  • 2019/04/15 17:28
  • 2953
  • 記者 / 都希基路 台北市報導

彭柏霖(圖左一):現在來看,「被霸凌」對我是一個養分,如果我沒有被霸凌,我不會知道人有多麼溫暖,也不會知道在最無助的時候,那隻伸出來幫助我的手是多麼的重要。(圖片來源/MAC品格籃球教學團隊)

MAC品格籃球創辦人彭柏霖(Ben)小時候是過動兒(ADHD),無法維持長時間的專注,且因其過動而導致經常闖禍,成為老師頭痛的麻煩製造者、全班公認的問題人物,全班同學開始排斥、討厭他。那段灰色的童年,他卻說:「感謝曾經霸凌我的老師、同學,甚至那段經歷,它都成為我現在的養分。」

班上公認的問題人物,遭全班及學長排斥

「你沒有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

「垃圾!廢物!孬種!」

 

黑板上寫滿了他的壞話。在游泳課上,高年級的學長將他圍在游泳池的角落,開始罵他,甚至將他的頭壓在泳池裡。

 

彭柏霖從小罹患「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俗稱過動兒),因調皮、愛玩、上課容易分心....,經常被老師點名。同時也因他難以控制自己的「好動」而屢屢闖禍,成為同學間的麻煩人物。

 

有一次他不小心在跑步時絆倒一位女同學,使得她手部骨折,回到教室後,黑板上寫滿辱罵他的話,彭柏霖想擦掉,卻找不到板擦,原來風紀股長已先一步搶走板擦。上課鐘響起,老師走進教室,彭柏霖向其求助,老師卻只說:「柏霖,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台灣國際兒少人權促進會於上週六(4月13日)舉辦「2019青少年霸凌大調查」記者會,根據調查結果,每10個人就有3人有被霸凌,或看過、聽過霸凌的經驗。被霸凌的原因中,個性、身材外貌佔前兩名,顯示青少年在社交能力、個人的自我形象、價值感等品格教育,仍待加強。(攝影/記者都希基路)

 

連老師都放棄的孩子,懷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從那時起,彭柏霖知道不會有人幫助他了,唯一的盼望最後也破滅。到學校上課、跟人互動,對他都是沉重的壓力,甚至連想死的心也有了。那時他不過是十一、十二歲的小學高年級生。

 

「在青少年的成長過程,把友情、人際關係、夢想拿掉,基本上他什麼都沒了,他真的會死掉。人際是他們的一切,同儕很重要。沒有同儕、找不到幫助、沒有夢想,他活的就沒有意義了。」彭柏霖說。

 

家人知道他在學校的情況後,曾特別到學校關心狀況,但效果有限,有些人還因此更加藐視、鄙視他。

在彭柏霖被霸凌最嚴重的時候,一個基督徒朋友邀請他參加籃球賽,他在其中找回人際關係的溫暖。(攝影、剪輯/記者都希基路)

 

朋友邀請參加籃球賽,找回人際關係的溫暖

在霸凌最嚴重的時候,一個基督徒朋友邀他參加社福團體舉辦的籃球比賽,他在那個團體裡認識新朋友、新伙伴,學習重新跟人溝通、建立關係。在他們的包容、接納、鼓勵裡,他卸下心防,一點一滴將自己的挫折、痛苦、不平、憤怒對他們傾吐,講到傷心處也顧不得面子流下男兒淚。

 

從小缺乏愛和接納的彭柏霖,慢慢從籃球場上找到自我實現、自我價值,因此長大後創辦「MAC品格籃球」,將成就感、愛、關係、陪伴結合在一起,以籃球為媒介,傳達屬神的態度與品格

從小缺乏愛和接納的彭柏霖,在籃球場上找到自我實現、自我價值,因此長大後創辦「MAC品格籃球」。圖為在花蓮培訓的情景。(圖片來源/MAC品格籃球教學團隊

 

過去傷痛的經歷,如今成長的養分

心中的創傷慢慢被撫平,但小時被霸凌的陰影,直到現在仍然影響著彭柏霖,面對人多的場合,他心裡還是會有些許恐懼。然而,與以往不同的是,他現在能以理性的態度去面對過往不好的經歷。

 

「現在來看,『霸凌』是一個養分,如果我沒有被霸凌,我不會知道人有多麼溫暖,也不會知道在最無助的時候,那隻伸出來幫助我的手是多麼的重要。如果我不曾跌到谷底,我不會知道上面是這麼好、這麼棒。」

 

「我感謝那些曾經霸凌我的老師、同學,那段經歷教會我許多寶貴的事情。另外,也是因為接觸這份信仰,使我可以把砸在身上的石頭,看為墊腳石而不是絆腳石。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以色列創新團

關鍵字


分享

60周年 北靈神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