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母親的距離49年 我真的很想妳!

愛.媽咪❤️特輯》

我與母親的距離49年 我真的很想妳!

  • 2019/05/11 20:30
  • 2240
  • 作者 / 佈亮

母親的愛,一直都在。(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距離是一種長度,更是一種關係。「我們之間沒有距離」,是一種彼此之間甜蜜的描述。

記得那年聖誕節前夕,接到父親的電話催促返家,「醫生要找你談談」,父親只有這樣說。

 

到達醫院見到了時任病理科的謝宏忠醫師,謝醫師把我帶往檢驗研究室,「弟兄,我反覆的檢驗了幾次,還是必須要告訴你:你的母親罹患了急性白血病。」那年,母親的年歲定格在49年,三個月的時間逐漸看見她身體凋零。

 

憶及懵懂無知的年少時期,母親總在煮完祭拜食物後找「藉口」閃人。隨著年歲稍長,才得知外祖父一家都信奉天主教。在媒妁之言後進入夫家,面對強勢的婆婆,只能受盡委屈。

 

在高中時期進入教會,這對封閉的鄰里鄉親來說是件大事。背後指指點點,父親更是極力反對,因為鄰舍常會對他說:「恁後生去信教,你死就沒人哭(意:你的兒子相信基督教,你死後就沒有人祭拜你)。」父親常常關住大門,想讓我在青年聚會後不得其門而入。母親總會「故意」的把四合院的側門的門栓放開。

 

有次,一大群青團契友說想到鄉下來看看,母親說:「好。」鄉下人家總是非常好客,那天正逢家中祭拜祖先。母親把我拉到外頭說,「我知道你們不吃拜拜過的食物,我另外為你們準備了一桌飯菜,放在廚房裏。」

 

父親仍然使用許多方法想讓我「回心轉意。」後來母親提起勇氣對父親說,孩子總是有長大的一天,我們不可能永遠限制他,要讓他學會自己去選擇。自此,父親才開始「漸漸放手」。

 

大妹執意要嫁給肢障的男友,這又是另外一場家庭革命。父親拒絕出席婚禮,母親只好拉著我前去祝福。母親的心永遠是柔軟的。

 

對於母親的離去,我向神「憤怒」了幾年的時間;對母親的思念,套用「海角七號」的臺詞-「原本以為我能將美好回憶妥善打包,到頭來卻發現我能攜走的只有虛無,我真的很想妳!」神不斷用約伯的經歷陪伴、提醒我,直到我學會了整理好心情再出發。

 

母親的愛,一直都在。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