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生命愛香港專欄】奔跑的勇士

【愛生命愛香港專欄】奔跑的勇士

  • 2019/06/28 09:00
  • 3075
  • 作者 / 真証傳播中心

上帝早已安排了最好的賽道給她,讓她跑出人生的風景。(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心栽花,總希望花開滿園,然而人不是花,不一定依你心願成長;生命回復生機就必然發芽生長,更多第一次見嘉芸,一點看不出她與癌症抗爭已十四年。被冠上「生命勇士」的稱號,她懷着果斷與冷靜,曾一度以為皈依佛門便能找到人生的答案,詎料就在那跌宕起伏之際,上帝早已安排了最好的賽道給她,讓她跑出人生的風景。

 

尋道的決心

 

嘉芸父親早逝,自小身兼數職養家,訓練出獨立果斷的性格,知道患癌後,冷靜就醫,爽快出院,心靈卻渴想尋覓人生苦難的出口。潛修佛法,又認識了基督教後,她有這種澄明的領悟:「佛教像個圓,無論怎樣努力奔跑、修練、尋求,終點也是起點,今生來世都是一個圓,苦得永無出路。而上帝為基督徒安放的人生跑道,卻是一道直線,只管跑吧!跑吧!憑信心,傳褔音,撒果子,無後顧之憂,今生的路跑完,有永生等着我們。」

 

嘉芸2004年確診乳癌,「患癌後,我在一些售賣佛珠的地方認識了一班佛教徒,結伴吃齋菜、上佛堂,我一旦認真起來,就是非常認真地去尋根究底的人!我去圖書館找佛學的書鑽研,細心翻查經文的發音,每個晚上都與女兒一起跪在壇前誦經,唸四十九次大悲咒才罷休。佛教主張人不必去想生老病死以外的事,將人生的困難歸咎於前世因果,也不理會天地從何而來,這想法十分切合我當時的心境,因為一直都是過着靠自己的生活,況且我跟許多佛教徒一樣,深信反正只要行善,甚麼宗教也無所謂吧!」

 

愈篤信佛教,愈有想不通的地方,她皈依佛教後獲法號「能力」,2009年癌症復發,癌細胞擴散至肝臟,腫瘤竟有8.6厘米之大,她進行了一個大手術,切除腫瘤、右肝和膽。「我雖然信自己,是個無神論者,但我卻漸漸體會到人的能力不足以自救,我連自己的病都救不到,算甚麼有能力?」她認為佛學理論將一切人間苦難都以因果輪迴和孽緣來解釋,她認真鑽研後不但無法釋懷,反而更相信這是一種逃避問題、推卸責任的想法。

 

她寫網誌抒發情感,無意間認識了一些投契的網友,後來發現他們是一班基督徒,「我發現基督徒不像佛教徒那樣束縛和強迫自己,他們面對人生苦難時,以一種盼望和喜樂面對,互相支持。」佛教主張個人修練,斷情絕慾,以求擺脫老我,支持的動力很微弱,「我覺得這是自私的行為,若謂要斷離親人、出家修行才可以擺脫生活中的苦澀,實在很難在現實中實踐,事實上也沒有多少個人可以出家做和尚。我也不覺得放生可以為自己積褔,因為理念上前後有矛盾;今日積的褔要等下世始有福報,今生受的苦是因為上世作的孽,令我覺得佛教徒很苦。」

 

上帝出手拯救

 

癌症復發後,嘉芸再度入院進行大手術,「我隨身帶着一部MP3,早晚播佛經佛歌,全是名人明星、著名的佛教師傅等的錄音,因名人效應給我安撫作用。突然有一天,那個MP3中的所有佛經佛歌,在無緣無故的情況下完全消失了,只剩下與佛教無關的流行歌曲。那幾天我反覆思考,為何佛歌會完全消失?難道世上真的有一位上帝在尋找我嗎?」

 

在住院的時間,她想通了,「雖然佛教及基督教都是導人向善,但佛教的層面只顧及人世間的事,無神論的立論之下唯有以前世今生去解釋,但其實永遠解釋不了。基督教的層面比佛教更高、更闊,不但顧及人世間的事,更關乎永生的事,才能真正解釋到人間之苦及解脫方法。」

 

既然上帝正在尋求她,她於是決志信主,堅決地將袈裟、佛鍊扔掉,那一刻發現過往因佛教而花上大量金錢,「添香油、置佛器等等,每一件事都有商業成分,而且耗費不菲。我病卧在牀時,不見這班佛教徒有何行動去關懷或傳揚佛教理念,只是閒時一起去放生、吃齋菜,有困難發生的時候,就只是叫你去買甚麼、戴甚麼。」她深深地體會到,社交活動並不等於真正付出的關心。

 

追隨基督,至今已有九年,嘉芸在一條筆直的跑道上,揮灑汗水,與神同行,不但將死亡看得輕鬆,更有心力關心其他人,效法基督付出和關愛,才是這位生命勇士真正的勇氣來源。「有些人覺得人死如燈滅,但不要以人有限的腦袋去猜度神無限的智慧,我不怕死,因我尊主為大,神一定留給我最好的東西。」

 

上帝不曾應許天色常藍,但祂必定與信靠祂的人同行,並將平安賜給我們,好叫我們奔跑那美好的人生旅程。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希伯來書12:1)

 

(文章授權/真証傳播有限公司)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