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頭殼壞掉的人」-宣判腦死卻奇蹟復活 吳國洋:沒有上帝,我不可能還活著

「我是頭殼壞掉的人」-宣判腦死卻奇蹟復活 吳國洋:沒有上帝,我不可能還活著

  • 2019/07/05 17:10
  • 3011
  • 記者 / 黃睿慈 台北市報導

走過神蹟歲月的吳國洋,展現出感恩的喜樂臉龐。(攝影/記者 陳新城)

19歲,正值青春洋溢的年紀,他戴著安全帽,騎著單車到大學校門口報到,準備展開全新的旅程。突然,一聲巨響,還來不及反應,一陣劇痛感襲來,被撞飛落地後,當場頭殼破裂。目擊者緊急協助送醫急救,到達醫院前他早已腦死,失去生命跡象,車禍後一週內作了三次開顱手術,最後奇蹟似地活了下來…

「我是頭殼壞掉的人,我要告訴你,我的頭殼是怎麼壞掉的。」吳國洋說,「我的生命就像是有金邊的烏雲,烏雲是苦難,金邊是上帝的祝福。」

 

一場飛來橫禍的意外事故

年幼的吳國洋,喜歡散發著淡淡藍光的天王星,總能望著天空觀看好久。那時,父親帶著一家人從教會返家途中,不幸車禍身亡。當年他只有三、四歲。

母親獨自帶著家中三姊弟過活,他與兩個姊姊相繼半工半讀,分擔家計,一家四口相依為命的生活。

 

13年前(2006),吳國洋順利考上中興大學,入學當天,他吹著口哨,戴上安全帽,騎著單車報到,眼看校門口近在咫尺,一聲巨響驚動了整個校門口,霎那間被撞飛,頭朝下重重落地,頓時頭殼爆裂、腦漿溢出,一陣椎心刺苦的疼痛襲來,他摀著頭部慘叫、痛哭,鮮血仍不斷從指縫間流出,哭喊到最後一刻,到達醫院時早已失去生命跡象。

 

醫師形容,他的腦子完全被撞爛,像是一坨「爛豆腐」,呈現腦死狀態,活不過三天。吳國洋的大姊仍不斷央求醫師急救,但當時母親在台南就職,姊姊們都在台北念書,沒有一位家人能夠在台中的醫院簽下開刀同意書。碰巧連絡上在台中洽公的姑姑,客戶剛好是信耶穌的外國人,便立刻幫忙代禱,也順利簽下同意書和著手動刀,這是他頭上第一道刀疤「J」的神蹟

 

「那年,我還沒過19歲生日,我才大一。沒人能回答我,為什麼?我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毀了。」吳國洋說。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復健之路

三天後,他沒死也沒甦醒,昏迷指數只有3,腦壓突然飆高,緊急安排動刀,最後順利地活了下來,這是第二道刀疤「C」的神蹟。他也因此成了重殘患者。在加護病房,他高燒不退,眼皮既合不上也睜不開,雙手被綁住,全身插管動彈不得,聽著母親哽咽:「國洋要快點醒過來,媽媽在等你…」他卻再也無法擦乾母親的淚水。

吳媽媽與兩位女兒和國洋雖然走過生命幽谷,卻不斷經歷各樣從主而來的恩寵。(攝影/記者 陳新城)

 

渺茫的復原之路仍要持續,車禍一個月內,所有導師、學長姊、同學,甚至是全台各地的基督徒和宣教士,紛紛湧進加護病房禱告,這些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竟願意為了無名小卒禱告?他深信:一定是主耶穌感動這些天使來幫助我們。

 

住院期間,吳國洋頭上裹著滲血的紗布,還有外接引流管,全身癱瘓,有口不能言,不能喝水、吃飯,無法洗澡、正常如廁,時常發燒,抽筋,口渴,必須忍受抽痰的痛苦,看著一根軟吸管從鼻孔插進咽喉,再從咽喉插入肺部,痛不欲生,後來只要聽見抽痰機器的聲響,就會渾身顫抖,這樣的「酷刑」每天至少要持續五遍。

 

看著窗外的璀燦星體,已成了他唯一的樂趣。

 

每到復健時刻,他形容簡直是處在人間煉獄。雖全身癱瘓,但身體感覺神經依舊正常,每當肌肉被拉開、伸展的瞬間,彷彿筋骨被硬生生撥離的劇痛,讓他幾度無法承受。何況,更慘的還在後頭。

吳國洋在治療過程中用畫筆描繪照顧他的二姊,他如此形容:她的娛樂就是-逼我做復健。(照片/記者 陳新城翻拍)

 

「以便以謝」的頭骨

「折磨我的不只是復健的痛,看似疼愛我的家人,其實不是我的家人,這裡也不是我的地球…」吳國洋回憶,當時自己似乎出現嚴重腦傷症候群—「陌生化」的現象,也就是俗稱的「失憶」,看著比過去日漸消瘦、增添幾縷白絲的母親和姊姊,卻記不起她們是誰,不曉得這群「陌生人」為何這麼關心自己。

 

長久以來這些心靈的恐懼、禁錮和絕望,飽受抽筋、插管、血腥惡臭參雜的復健生活,自己覺得每一天活著就是累贅。

 

「謝謝你們這麼照顧我,對不起,永別了!」趁著家人們的不注意,他用盡氣力摔下床,這一摔,卻讓他漸漸跌回過去的記憶。再次醒來,他知道又獲救了。他想著自稱是「媽媽」和「姊姊」的這些人,紛紛辭職、休學,全年無休照顧自己,大姊甚至出現間歇性失明,卻還是願意付出關心,這也許就是主耶穌的愛吧!

 

有一次,大姊撫摸著他的左半邊頭骨,輕聲說道:「這是『以便以謝』的頭骨。」車禍一週內就開了三次刀,家人們各處拜託醫者協助裝頭骨、動刀,處處碰壁,終於找到身為基督徒的黃勝雄院長願意執刀,沒想到剛植入沒多久的左頭骨又被細菌侵蝕塌陷,最後黃院長選擇用高科技的頭骨執刀,動刀前黃院長與眾弟兄姊妹都為了他禱告,最後讓頭骨得以完整。

 

大姊描述,彷彿看見幾千年前撒母耳豎立「以便以謝」之石的畫面:「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撒母耳記上7:12)」

 

「『以便以謝的頭骨』讓我能開開心心地活著,而不是勉強活著,等待生命的終點,這是我的真實故事。」

 

車禍數年後,有一天他從鏡子裡看見自己頭上的刀疤,瞬間認出那是耶穌基督的簽名:「Jesus Christ」的「J、C」「原來神蹟不一定是神速痊癒,不一定直通幸福美滿,神蹟是出現在絕對無助、無止境的痛苦、生死交關之際。沒有神蹟,我不可能活著!」

吳媽媽以偉大的母愛竭力照顧國洋康復。(照片/吳湘芸 提供)

 

不可思議的安慰

出院後,他愛上了閱讀。偶然間發現幾本天文書籍,發現太陽系中「有顆行星」的自轉軸成98度,是唯一躺著繞太陽的行星。專家研判,「這顆行星」一定被撞擊過兩次,才會傾斜這麼厲害,外圍星體卻能不受影響,這顆奇妙的行星,竟然就是兒時看過的「天王星」!

 

「主的恩典夠用,所以天王星躺著還能繞太陽。與我相似的經歷,終生以不同的生命姿態,活著。奇妙的天王星,是上帝給我最不可思議的安慰。」

 

「越是漆黑的夜,星光越是燦爛。」—吳國洋。

吳國洋治療期間參加佈道大會,得到講員唐崇榮牧師親切的接待。(照片/記者 陳新城翻拍)

 

精選要聞》

面對「權柄不耐症候群」 王武聰牧師:人不完美,神卻用他來遮蓋你

不要做「星期天基督徒」! 這4個觀念更新你的生活模式

「祂那有最美藍圖!」 家庭破碎、感情出軌 神重組他的破碎拼圖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上帝的兒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