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6個月吸引700人,主日進駐知名夜店 萬力豪牧師:The Hope為還沒信主的人存在

設立6個月吸引700人,主日進駐知名夜店 萬力豪牧師:The Hope為還沒信主的人存在

  • 2019/08/05 10:42
  • 8627
  • 實習記者 / 林佳諭 台北市報導

The Hope不是為了基督徒而存在,而是為了那些還沒有信主的人存在。(照片提供/The Hope)

夜貓子的禮拜天,是補眠的好時光。但這群年輕人、上班族,卻在禮拜天一早,來夜店「上教會」!是什麼力量吸引他們?「是從神而來的『盼望』!」The Hope教會萬力豪牧師說。

憂鬱症被神醫治,回應呼召

萬力豪牧師,小時候和父母移民加拿大,過動兒的他,在高中罹患憂鬱症,被精神科醫生強制留在醫院。他說當時就是「沒有盼望」,失去生命力,覺得未來不會有任何改變。但當他信主後,不知道為甚麼整個人都改變了,開始對人生充滿盼望。「當時我自己也無法解釋,但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因為有耶穌在我的生命裡」,萬力豪牧師說。

 

「我愛耶穌,但我不愛教會。」他笑著坦言,當時高中生的他,無法接受教會裡弟兄姐妹的穿著,但後來因為住校和校園團契的基督徒真正相處,他對教會有新的看見,也體會到教會肢體的重要性。在升大學前的暑假,萬力豪回來台灣度假,朋友邀他參加特會,很奇妙的是牧師特別呼召那些過去不願意,但此刻願意回應事奉神的人,來到台前。萬力豪原本坐在會場最後面,但被神再次觸摸,他爆哭衝到台前,回應神的呼召。

 

chinglish牧師,信心回台灣建立教會

暑假結束回到加拿大,萬力豪開始禱告求神給他印證,「全職事奉」如果是當牧師,會在甚麼地方?有天晚上,萬力豪在網路上,看到一支介紹台灣的影片,「只是中華民國行政院的宣傳影片,介紹台灣歷史背景,沒有任何感動的故事,我卻看得一直流淚。」隔天他到圖書館,把和台灣相關的書全都借回家,越讀就越確信,神呼召他未來要回到台灣。他還買了台灣的地圖掛在牆上,在地圖上寫下「為主贏得台灣」。萬牧師笑著說,他當時中文不太會寫,「贏」的筆劃多很難寫,他寫得歪歪醜醜的。萬力豪常常按手在地圖上禱告:「神呀!差遣我去台灣。」

 

但從神學院畢業,決定要回台灣建立教會之時,他心中充滿掙扎,他覺得自己沒有流利的中文能力,是很困難的事。但神讓他看到,自己生活的加拿大,英文法文兩種官方語言很自然的交互使用,「我感覺神對我說,That's who you are.  You can only be who you are.  Don't try to be一個超級台灣,也不要 try to be一個超級外國,你就是一個Chinglish(中式英文),就是講一講中文變成英文,英文再變成中文,and only bulid from your strength,(以你的優勢來建造教會)」,頓時他豁然開朗,更確信神對他的呼召,不是要建立一間「外國教會」,是要建立真正「台灣人的教會」,2009年,萬力豪帶著未婚妻一起回到台灣。

萬力豪牧師確信神對他的呼召,不是要建立一間「外國教會」,是要建立真正「台灣人的教會」。(照片拍攝/記者林佳諭)

神開路奇妙引領,走進夜店建立「The Hope

回到台北初期,萬力豪牧師走進星巴克、台大校園傳福音,從家裡開始建立教會。隔年認識台北靈糧堂的周巽正牧師,由於萬力豪牧師過去曾在美國的夜店傳福音,當時靈糧堂正要為藝人與夜店工作者,開一個周間晚上的小組,於是周巽正牧師邀請他加入,並投入英語區與牧養跨文化族群的事工。在台北靈糧堂的支持下,今年1月6號主日,萬力豪牧師帶著從國際事工部分出來的同工,走進東區知名夜店Omni第一次崇拜,這間近來台北年輕上班族口中「很特別的教會」— The Hope,正式「開堂」。

 

半年多來,The Hope主日聚會人數已突破700人,其中500人是20歲到40歲的學青和上班族,每個禮拜天的早晨來到下班後常去的「夜店」,但此時是早起上教會,高唱詩歌為敬拜讚美神,在Paster Peter(萬力豪牧師)的講道信息中,認識這位賞賜生命的主。The Hope不是為了基督徒而存在,而是為了那些還沒有信主的人存在!」萬力豪牧師說。

The Hope教會帶的敬拜讚美詩歌,也會依照歌曲創作的原文為主,若是英文歌就會唱英文,不會再特別翻成中文來敬拜。(照片提供/The Hope

文化交融的教會,建造歸屬的Home

建立一間沒有文化隔閡的教會,是萬力豪牧師的盼望(Hope),這個神放在他心中的hope,在「The Hope」實現。只要有人問,The Hope到底是一間「中文教會」還是「英文教會」? 他會回答:「It just a church. 就是一間教會,You know~」。萬力豪牧師知道,他不是要建立一個英文崇拜的教會,因為在台灣的英文教會,大概就是兩種人會來,一是英文老師,另一種就是很有錢的外籍人士,「神不要侷限在某族群,神建立祂的家,是要建立一個文化,世代可以繼續建立的文化,不是每三年就換一批人。」萬力豪牧師過去生活在北美地區,他看到當地華人教會,會友多來自相同階層,呈現isolate(孤立)的狀態,「我不要做和文化脫節的教會,是真正能祝福台灣的事工。」他清楚走在神的呼召裡。

 

除了語言和文化在這裡自然的交融轉換,The Hope的「H」,代表的是Home。「家不是你去找到的,而是你去建造起來。」萬力豪牧師說,「不管你是誰進到我們當中,We want you to belong.(要讓你有歸屬感),當你還沒有相信,還沒有behave(行出來)之前,你就可以belong。」萬力豪牧師說,這也挑戰同工,如何讓人感受到歸屬感,「歸屬感不是嘴巴講,而是你如何對待人。」

來到The Hope,萬力豪牧師說,不是找到一個家,是一起來建造一個Home,這份歸屬感,讓許多才來教會幾次的慕道友,主動報名加入服事。(照片拍攝/記者安睿瑜)

來到教會的人,「值得那最好的」

來台灣之前,萬力豪牧師曾在美國朋友的教會服事兩年,這間100人的教會,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無家可歸的街友。每個禮拜天早上,教會要準備100人份的炒蛋早餐,美國很多飯店會用速融蛋粉加熱水去炒。但這位朋友提醒他,ㄧ定要用真的蛋,「或許我們不能給很多,但我們能給最好的。因為人是值得的。」萬力豪牧師說,「因為人是值得的」這個信念,也落實在The Hope「建造教會的重點不是教會,是來到教會的人。」

 

今年3月,他開始計畫為教會場地裝修,神卻挑戰他,奉獻一筆數字出來給其他的教會和機構。一開始他說服自己這應該不是神的聲音,但當天要騎腳踏車回家時,耳機聽的一位牧師的講道主題,就是「慷慨的給予」,他當下就明白真是神在說話。於是就決定在教會有需要的之前,先成為祝福。因為蒙福不是我們得到甚麼,而是因為我們給予。

今年3月設立兩個月時,神給The Hope操練,放下場地裝修需要,先奉獻一筆錢給其他教會和機構。萬力豪牧師說,他本身不是一個超級慷慨的人,但他覺得「慷慨」是一個很重要的DNA,「不一定是我們的個性,但必須要是我們的價值觀。」他說。(照片提供/The Hope

有耶穌的同在,就能找到盼望

回到台灣10年,萬力豪牧師感謝周巽正牧師,就像是他的屬靈父親,一直到現在都是他的遮蓋。「The Hope在創立的過程中,比其他教會都輕省很多。」萬力豪牧師也認為,台灣其實有很多非常好的優勢,但台灣的年輕人沒有看到。比如抱怨月薪只有3萬多,實際已比世界上90%的人富有,不要去看自己沒有的,要去看已經擁有的,是最好的機會、還是最壞的機會,都由我們自己決定。

 

萬力豪牧師強調,「盼望」和「希望」,其實不一樣。當我們說:「我希望….」,接下來說的,卻常是自認為沒希望的事。因為Wish(願望)沒有力量,但從神來的「盼望」是帶著能力的。「一旦我們遇見耶穌、有耶穌的同在後,神就會改變我們的觀點,讓我們找到盼望。」他說,不要只追求心裡要的,要看手中有的是甚麼,也要相信手中有的。當我們開始相信,神就將我們心裡所要的給我們。手中握有甚麼,那就是我們的「HOPE」。
 

 

精選要聞》

天國的暴風圈要來了,但你的方向對嗎? 張蒙恩牧師:要愛上軟弱,愛上悔改,勇敢去愛不可愛的人!

20年「慢工出細活」打造榮耀的男人事工 張振華牧師:現代男人脆弱、容易受傷

基督徒不該在臉書上說的8件事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上帝的兒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