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是牧師 》老少松牧師傳承 松慕強牧師含淚:父親教會我「認真作神的僕人」

我的爸爸是牧師 》老少松牧師傳承 松慕強牧師含淚:父親教會我「認真作神的僕人」

  • 2019/08/07 10:52
  • 6512
  • 記者 / 黃睿慈 台北市報導

老少松牧師合影—松慕強牧師與其父松清秀牧師。(照片提供/松慕強牧師)

「我覺得我父親給我最好的影響力,到現在還在影響我,就是他很認真做神的僕人,盡全力,然後努力事奉上帝。」語到之處,松慕強牧師不禁哽咽,離世多年的父親松清秀牧師,屹立不搖服事神的背影,一直烙印在心底。「台上台下,堅持做同一個人。」

談到父親堅持在泰北地區做完宣教的工作,離開前轉身對自己說的話,松慕強牧師眼眶泛紅,些微鼻酸。(攝影/記者黃睿慈)

父親說過影響最深的一句話

「我是松牧師,我的父親也是松牧師,所以以前他們都叫他老松牧師,我是小松牧師。」松慕強牧師說,家中有九個孩子,排行第八的他印象中總是望著父親忙碌的背影。每年到聖誕節,全家大小都卯足幹勁布置家裡,為的是要原住民同胞們都能到家中同樂、共享福音的喜悅,從小便看見父親對信仰的認真態度,即便自己並不富裕,父親仍堅持做信徒的榜樣。在布農族的宣教歷史上,松清秀牧師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奇妙地是,只要有父親在的地方,都會吸引人群自動聚集,慢慢地建立了一間間的教會,從沒想過父親開拓的恩膏也會傳承下來。「我的父親有開拓的恩膏,所以我現在這樣子有小小的成績,其實不是我的恩膏,是我父親的恩膏,這是到後期我才明白的。」

 

來到血氣方剛的青年階段,松慕強牧師認為自己的個性叛逆,很多時候並沒有好好尊重和對待父親,卻在父親松清秀牧師身上看見無盡的愛和包容力。父親在牧職退休後與妻子前往泰北宣教,母親卻因腦溢血意外離世。這成為家中所有人的打擊,處理完後事事宜,父親仍然選擇回到喪偶之地完成宣教工作,這個決定一度讓松慕強牧師無法接受。

 

下機離開前,父親松清秀牧師說了一段話:「你要當一個好的傳道人,雖然我們在不同宗派侍奉,但是我們是侍奉同一位神。」當年父親的教誨依然清晰地烙印在心中,父親決定遵守與上帝之間的約定,轉身邁向宣教禾場的背影,成了松慕強牧師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我覺得他是很棒的神的僕人,我很榮幸可以跟他一樣在服事神,這是我父親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盡全力,然後努力事奉上帝。

松慕強牧師:「我覺得他是很棒的神的僕人,我很榮幸可以跟他一樣在服事神,這是我父親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盡全力,然後努力事奉上帝。」(攝影/記者黃睿慈)

當下一代延續和尊重上一代的產業,在下一代的身上就會顯出倍增的果效。如今擔任IM教會主任牧師的松慕強,回想除了父親之外,對自己的屬靈生命產生極大影響的領袖。

 

中學時期,一個附近教會的牧師只因蒙神呼召說「這裡五年內會成就一位傳道人」,就甘心在校園團契內忠心事奉五年的時間,認真回應神的要求,成就了松慕強牧師的傳道之路;外地求學期間,他偶然看見基督徒的學長書桌上放著一本聖經,每天固定讀經、親近神,甚至會關起門來大聲禱告,讓身為PK的他簡直無法置信,無法想像世界上真的會有如此認真的基督徒。

 

之後遇見黃國倫牧師,起初松慕強牧師性子剛硬,不願順服學習,當時神的意念湧入腦海:「你一輩子都沒有順服過我,就像是一匹野馬一樣。」這番話,讓狂野的浪子甘心回頭,重新學習並建立屬靈的根基,也跟著黃國倫牧師一同開拓淡江教會、IM教會和101教會。

 

最後,松慕強牧師說:「我希望自己在台上台下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在台上台下不一樣的話,那我寧願就不要上去了,我就是這樣。」如同其父松清秀牧師的作風,善用自己身為原住民特別的親民性格,渴望成為非基督徒與神之間的出口,繼承父親的開拓恩膏,世世代代持續事奉上帝。

 

究竟父親說了什麼話,讓松牧師紅了眼眶?(攝影、剪輯/記者黃睿慈)

 

相關閱讀 我的爸爸是牧師》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王愷傑牧師:我的父親是一個禱告的人

兩代牧會風格大不同 張蒙恩牧師:父親的慷慨使我更認識神

精選要聞》

10個常見的「太自我」習慣 容易破壞你的人際關係

等30多年,父親終簽上「永生契約」 張文亮:關鍵是對主的跟從

如果另一半生活邋遢? 日本人妻幽默紀錄丈夫日常吸引34萬粉絲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延伸閱讀

上帝的兒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