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喝兩杯」,直到吐血倒地 罹患肝癌中想起外公、外婆曾帶他去教會

常「喝兩杯」,直到吐血倒地 罹患肝癌中想起外公、外婆曾帶他去教會

  • 2019/08/14 11:48
  • 2149
  • 特約記者 / 劉映蘭 新竹縣報導

陳陽明白神在他面對重病時,賜下的勇氣、信心與平安是他得醫治的關鍵。(攝影/特約記者 劉映蘭)

現年56歲的陳陽過去從事做營建業,從年輕時一路做起做到工地主任;5年前有一天晚上他照常下工地後去陪業主「喝兩杯」,那天他剛簽下一間民宿工程的合約,晚上很開心地喝酒時,只覺得頭暈暈的,隨後就吐血倒地,旁邊的人嚇壞了,趕緊將他送醫。

一連串的檢查過後,他被告知胃壁上的四條血管全都破裂,起因是肝硬化引起的惡性肝腫瘤,靜脈血液回流肝臟時過不去,全都積在胃上方的賁門口,結果血液愈積愈多,最後衝破血管,「我那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吐血,醫生剛開始只說我有靜脈瘤,生在肝臟的地方,後來才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陳陽敘述著病發的經過和後來了解發病的原委。

 

他的肝腫瘤長得非常快,6月發現時是2.4公分,到8月底時已經長到7.1公分,由於腫瘤的位置剛好在心臟的後方,醫生不敢開刀,「醫生說:心臟擋在前面,不能從正面開刀,從後面開刀又會遇到脊髓。」陳陽聽到醫生這麼說,猶如被宣判了死刑,他很絕望、跌到人生的谷底。

 

在「等死」的過程中,一天他想起小時候給外公外婆帶時,曾帶他去教會;那時他身邊也有一位在靈糧堂聚會的黃沛慧姊妹邀請他去教會,他心想:反正不會更糟了,於是相隔數十年後,他再次回到神的家中。

 

在教會中他發現他煩躁的心得以靜下來,特別是在聽詩歌的時候,他有一種全然交託的平安,「那種平安很難形容,就是心裡面很安靜、很安靜…;之前我常抱怨,會問說:為什麼我會遇到種事?我怎麼這麼倒楣?但再回到主裡時,這些聲音都不見了,裡面變得很安靜。」陳陽平靜的說著以前和現在的天壤之別。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27)這節經文是陳陽最喜愛也經歷最深的神的話。他說,如果不是神把這奪不走的平安放在他心裡,他不會想繼續活下去,也沒有勇氣接受後面一連串極度疼痛的拴篩和火燒電療,但因為有這節經文作為他的確據,所以他在後來從大腿靜脈打栓塞,一路穿過大半個身體到肝臟的治療,還有三次的電燒肝腫瘤時,才能挺得過去,陳陽認為,是主耶穌給了他對生命的信心和勇氣。

 

很難想像現在的陳陽完全被醫治好,他的肝腫瘤先是被鈷60一分為二,被分開的腫瘤剩下1.2和0.8公分,鈷60殺掉了其他腫瘤的部分,剩下的電燒清除,「1公分大小的腫瘤電燒要燒2公分,因為怕旁邊的細胞也有癌細胞孳生,所以現在照斷層掃描,會看到我的肝臟裡有幾塊黑黑的東西,醫生說,那是被電燒燒死的肉塊,但我的體內已經沒有癌細胞了。」

 

得到醫治的陳陽很希望用自己的經歷鼓勵正在對抗病痛的人,有一次他遇到一位罹患愛滋病的人,別人都不太敢跟他接觸,但陳陽握著他的雙手為他禱告,「當我握著他的雙手時,我感受到有一股巨大的恐懼,從他的雙手流到我的手上」,我曉得那不是怕冷的顫抖,而是對死亡的恐懼,別人不願觸碰他,但我把我的經歷分享給他,並握著他的手祈禱。

 

前一陣子陳陽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宣教士的故事:那位宣教士帶著妻子到落後的第三世界去傳福音,妻子不幸病死在當地,但這位宣教士還是繼續在當地傳福音,因為宣教士認為,神留下他有他需要完成的使命。陳陽回想自己罹癌後一路走來,他終於明白神在他面對重病時,賜下的勇氣、信心與平安是他得醫治的關鍵,他很樂意將自己的經歷分享給正在對抗病痛的人,希望更多人經歷神給的、世界不能給的平安。

 

精選要聞》

我們生氣真正的原因

天父是最喜樂的神! 羅邦明牧師提出3個建立喜樂的習慣

愛,一直都在—從〈獅子王〉學習走出悲傷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分享

上帝的兒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