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有一天會吸毒嗎?

典獄長所要的答案

我的孩子有一天會吸毒嗎?

  • 2019/08/27 15:30
  • 3089
  • 作者 / 張宜興 Scott Chang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9年5月因為國際發光協會的安排接待了新加坡恩慈運動總幹事袁國棟博士來台。除了幾場公開演講也安排造訪台北監獄,台中監獄,以及台南明德戒治分監監毒所。袁博士40年前在新加坡早已開始了監獄關懷工作。

 

袁博士生動活潑的演講確實帶給許多受刑人,戒毒人向善的正能量。但我很好奇地問了兩位積極參與反毒運動的志工:「雖然我們可以有榮幸帶來正能量給這些受刑人,但有點亡羊補牢,預防勝於治療,有什麼辦法一開始就能預防他們走錯路?」

 

我得到的答案使我震驚。一位在一年半前戒毒成功的男性志工跟我說,他常到中小學去做防毒反毒的演講。他很容易從小孩子的問答對話中看出來孩子長大會不會染上毒品,甚至販毒。我說何以見得?他回答:「『我』這個字少了左上方的一撇就會成為『找』。如果這孩子因為沒有方向感、滿足感、安全感,一直想從同儕中尋找認同感,那麼這個孩子就屬於比較危險容易受誘惑誤入歧途的族群。有朝一日會販毒也不見得是因家庭貧窮的關係,一個孩子有安全感、滿足感,再也也不會販毒。」

 

「我」如果少了一撇就變成「找」,少的這一撇到底少了什麼?剛好我心裡有個答案,在此先賣個關子。

 

造訪的這些監獄跟戒毒所後,得知所有的典獄長都認同基督教所提供的戒毒機制是最有效的。他們也開放其他宗教團體來幫助受刑人、戒毒友,但都沒什麼效果。案犯了又犯,毒也是戒了又染。典獄長雖然不知什麼原因,但都認同基督教的力量最有效。剛好我這裡也有答案。

 

在美國曾認識一位腦科權威的醫生,發表有關人腦前額葉的功能及特點。前額葉管理人的行為、學習能力、個性,道德觀和是非對錯的分辨能力。前額葉是一個需要滿足感的地方。一個孩子如果從父母家中得到安全感、滿足感,知道無論如何他是被愛的、被認同的,那麼他就不需要在外面學校同儕當中尋找這些。

 

先前提到的男性志工只要跟某個小孩對話幾分鐘便知他是否在尋找認同感、安全感。如果是,他的「我」就是少了一撇。很奇妙的中文的「父」這個字也從這一撇開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如果父親是從缺的,孩子就容易少了安全感跟滿足感,也容易因此在人生中做出錯誤的決定,使他離監獄的大門更加邁進。前額葉除了可以從自己的父親積極的陪伴(許多父親給的陪伴是消極的)也可以從其他三方面得著滿足感,但其他兩方面有不可收拾的副作用。

 

第一是毒品,他會讓前額葉得著暫時的滿足感,但是帶來的副作用極大。一旦上癮,缺的時候會帶來極大的沮喪及其他負面的反應。第二是色情影片,觀看時腦會產生多巴胺,會有滿足感,跟使用毒品時會產生的化學物質是一樣的。這兩者都會讓人的道德觀、情緒、是非對錯的分辨能力急速下降,甚至產生暴怒,沮喪,造成人生莫大的負面影響;後者更會使人把異性當成滿足自己私慾的物品看而非當人看,所以間接的會影響他的人際關係、夫妻關係,也難擁有一個健康的家庭。

 

聖經上的耶穌講了一句話:「盜賊來,無非是要偷竊,宰殺,毀滅;而我來是要他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但糟糕的是,我們大多人連盜賊來了都不知道,甚至還把他當朋友。

 

第三個答案非常有趣,也解答了所有典獄長的問題。此腦科權威的醫生說很奇妙的,一個人在接受耶穌成為他救主的那一霎那,前額葉也會充滿了滿足感,而且沒有副作用。因為滿足感已經提升了,對其他刺激物的需求也就減少了,自然的戒毒的路就比較好走。所有勸人為善的書只有聖經提到人有一位天父。你的「我」、你的小孩的「我」,有沒有少那一撇?如果有,那真的是少很大。人如果沒有滿足感、安全感,就會被恐懼驅動他的人生,會做出錯誤使人事後後悔的決定。

 

你的「我」裡面有「父」嗎?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