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利海附近教堂的馬賽克 象徵耶穌餵飽5000人的地點
  • 親愛的兄弟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翰三書1:2)
  •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歌林多後書9:8)

以色列考古新發現》

加利利海附近教堂的馬賽克 象徵耶穌餵飽5000人的地點

  • 2019/09/06 17:02
  • 1845
  • 編譯 / 林葶熙 整理報導

(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根據以色列海大學邁克爾・艾森伯格(Michael Eisenberg)博士,在加利利海附近的6世紀拜占庭式教堂裡,馬賽克畫描述魚、鳥、籃子(可能是一籃麵包),這些紀念在新約聖經中,耶穌餵飽5000人的神蹟奇事。

Hippos-Sussita挖掘計畫地區。(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Burnt教堂的馬賽克有個獨特之處,非常簡單、單純且迷人,仍有20%的馬賽克未被挖掘出來。(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加利利海附近有一個山丘「河馬」,公元前3世紀和公元7世紀式希臘羅馬城市的遺址,今為以色列考古遺跡地,Sussita國家公園西南側、Burnt教會正進行Hippos-Sussita挖掘計畫(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而彩色馬賽克圖畫正是在此被發掘。

 

15米×10米的馬賽克鋪蓋整個地面,可見圖畫充滿魚、鳥、12個裝滿水果的籃子和花(按理說應該是麵包)。一般傳統認為神蹟發生地在加利利湖西北岸的塔布加(Tabgha),因為附近許多教會的馬賽克圖畫都描繪魚和裝在籃中的麵包。

 

Sussita教堂馬賽克圖畫上的魚和麵包籃,多個神蹟都發生在教會的附近—加利利海附近,邁克爾認為這些事馬賽克中的象徵性繪畫。他相信,「馬賽克背後所象徵的意義,以及教堂的位置能俯瞰加利利海大部分神蹟,我相當肯定人們認識且知道神蹟所發生的地理位置。」

馬賽克繪畫裡的籃子。(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馬賽克所繪畫而成的魚。(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馬賽克中描繪的魚,其中兩個在教堂後殿站有重要的紋章位置。同樣的,12個籃子其中有一些裝滿了石榴,其他可能是裝著蘋果和鮮花。他說到,其他籃子裝滿了圓形麵包:1籃裝了5個麵包、1籃至2籃裝了7個麵包、2籃裝了6個麵包,這些都直接地講述了五餅二魚神蹟的發生。

 

Burnt教堂在公元5世紀和6世紀下半葉分成兩階段建造,邁克爾說到,很可能從公元6世紀開始就有了馬賽克繪畫。考古學家假設,這些在7世紀早期,被波斯第三王朝—薩珊王朝所征服並被夷為平地,而在該地點所挖掘的教堂並未有此破壞證據。Burnt教堂的馬賽克有個獨特之處,非常簡單、單純且迷人,仍有20%的馬賽克未被挖掘出來。

 

加利利神學院院長、考古學博士弗朗西斯科(Francesco Giosuè Voltaggio)說到,事實上餅和魚的神蹟出在新約兩個故事中,耶穌在加利利海沿岸做了兩次五餅二魚的神蹟,分別在馬可福音8章前段與16-21節就有提到。

 

一個是5個麵包和2條魚餵飽加利利海一側的5000名猶太男子(不含婦女與兒童),其位置就在傳統所認知的塔布加。另一個則是在湖邊,面對約4000名異教徒所行的神蹟。這些神蹟被記載在馬可福音與馬太福音,除了五餅二魚,也包含了七餅和一些小魚。

 

弗朗西斯科表示,猶太人在第一次神蹟時,使徒們拿走了12個籃子給12個部落;第二次有足夠的剩餘食物,來填補7個籃子,而7或70的數字是對非猶太人的象徵。「朝聖者將第二個神蹟的紀錄,保留在加利利海東海岸的Tel Hadar。」這是在Hippos-Sussita以北約10公里處,那裏有發現被燒毀的馬賽克教堂。

 

以色列海大學邁克爾・艾森伯格(Michael Eisenberg)博士。(照片來源/Hippos-Sussita Excavation Project

邁克爾承認,第一次神蹟與加利利海西側的塔布加有關,但仔細閱讀文本所訴說的另一個故事,內心產生疑問:「五餅二魚神蹟之後,耶穌走在海上、向著塔布加前進,那奇蹟怎會在那發生?」

 

「我認為神蹟就發生在那裡。」他假設,這是發生在Hippos領域北部的邊緣,即是羅馬人稱的河馬領土。從加利利海南部延伸,幾乎要到庫爾西(Kursi)的北角,這裡非常接近Tel Hadar。

 

雖然這神蹟被紀錄在福音書中,但仍有人不相信歷史上曾發生過。弗朗西斯科說到,對於一些學者而言,第二次的神蹟只是象徵性地出現,而這個新發現重新評估了這兩件神蹟的歷史意義。

 

並非所有人都同意邁克爾對麵包籃的鑑定,考古學家Anat Avital博士為拜占庭時期馬賽克專家,她就不支持其意見。在研究該地區、歐洲、北非等地的馬賽克後,她堅定地認為所謂的麵包,事實上只是「水果」。「它只是水果,大小與蘋果相同。我看過許多馬賽克,幾乎都用相同的籃子,裡面裝著水果,有時還有鮮花。」

 

塔布加地區的教堂是唯一有描繪裝滿麵包的籃子,她不相信其他地區有籃子繪畫的馬賽克圖,是裝滿麵包的籃子。她說到,以色列和約旦的其他馬賽克一樣,意義表達清楚,並表明「如果你來到教會、相信上帝,你將有好吃的水果。」馬賽克的繪畫象徵著人們的日常所需,其中之一就是人需要食物。

 

在拜占庭時代,難以在教堂中找到象徵性藝術,相反地,顯示的人生活上所直接的需要、遭遇的事物。她認為,馬賽克中的籃子數量並無重大意義。那時代的人大多為文盲,馬賽克是易於理解的方式。

 

(參考資料/The Time Of Israel, CBN

 

精選要聞》

脫離「黑暗權勢八大行業」 潘劉玉霞牧師:重修倒塌帳幕、建立屬靈的「心」聖殿

先天性脊柱裂無法正常行走 她挨過百次刀仍剛強站立:苦難是神與你同在

曾經「懷疑」信仰?沒關係,你不是一個人

《點此奉獻,下載「愛真奇妙」聯名貼圖》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