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世代|看電影《受難記》找到神,經10年才真正信主 獨立電影導演的頑固人生

盼世代|看電影《受難記》找到神,經10年才真正信主 獨立電影導演的頑固人生

  • 2019/09/18 18:09
  • 1830
  • 記者 / 林葶熙 台北市報導

獨立電影導演Momo曾馨瑩:「以前讀經就覺得是義務,現在覺得讀經就是為活下去。當各種感覺浮現時,沒有讀經我會活不下去,因為只有神能承諾我,祂的話有能力。」(圖/曾馨瑩MoMo導演)

獨立電影導演Momo曾馨瑩,曾在2013年以公視人生劇展「第三十一首籤」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最佳導演,2018年獲得柏林Women cinemakers 雜誌年度之國際女影人介紹。她因大學看了電影《受難記:最後的激情》而信主,但在經歷近10年頑固人生,才真正看見「以前認為電影是我的一切、是我的舞台,(現在認為)是上帝給這個舞台…」

在電影裡遇見「真神」

曾馨瑩出生在傳統信仰的單親家庭,媽媽經常帶著她走遍大小廟宇、拜許多神明,她認為如此就會使她和媽媽感到開心。曾馨瑩從小深信這世上有神的存在,有次獨自走在廟中,仔細看每個偶像時,內心突感到恐懼,不禁懷疑為何無法從神明身上得到幸福感,甚至也曾猜想每尊偶像的神力,都是天上的神灌注下來的。

 

隨著年紀漸長,她開始懷疑拜拜的用意,為何拜神需要殺雞殺豬?燒紙錢真能傳達到神明手中?於是,她決定不再拜神明,但心底仍相信世界上有神。

 

母親經常外出、留下她一人在家中,因此她會到戲院看電影或租錄影帶在家看,母親也會買給她許多影集。童年時候,多半都是電影陪伴她成長,看電影也成為她的興趣之一。國中時有天放學回家途中,她看見有人正在拍片,當下立刻決定未來要當導演。

 

她憑著這股熱情,努力追隨自己的夢想。大學期間在企業實習時,曾有人嘲笑她的導演夢,認為她連一些小事都做不到,怎有可能成為導演。旁人的嘲諷聲雖使她感到憤怒,但堅定的意志卻未因此動搖。

 

有次她陪朋友看電影《受難記》,見耶穌被眾人嘲笑、戲弄、釘十架,心中感到非常驚訝,觀後心想:「我的天啊,祂是我要找的神!」回家後,她立刻告訴母親自己從此不再拜拜,母親突然給她一本從路邊拿到的新約聖經,有天母親又給了她一條十字架項鍊。

曾馨瑩曾在2018年獲得柏林Women Cinemakers 雜誌年度之國際女影人介紹(245頁)。(圖/曾馨瑩MoMo導演

工作遇見熱情的天使

大學畢業、進入職場後,曾馨瑩漸漸忘記當時的感動,拍片前會跟著大家一起拜拜。她曾有幾次去教會聚會,卻遭當時男友反對,而當時的她對信仰認識不深,也因此沒再去教會。

 

有次工作時,片場正準備做開鏡拜拜,她看見有位姊妹站在一旁看著,細問後才了解對方是基督徒,後來這位姊妹也邀請她到教會。對於姊妹的熱情邀約,她常想方設法拒絕,但兩人仍常因工作而碰面,姊妹則會三不五時問她:「什麼時候受洗?」她總是回應:「時間還沒到」、「再看看」,但這些都是她逃避的藉口。直到有次在姊妹的逼問之下,她才說:「除非上帝(讓我)發生什麼事,我就受洗。」

 

那時她正準備考研究所,分別報考了台北藝術大學和台灣藝術大學共9次考試,但皆未上榜。就在第10次報考台灣藝術大學的研究所後,她帶著一如往常的心去考試,認為結果應該會和前幾次相同。然而姊妹鼓勵她,這次一定會順利考上,但她不以為然。榜單出爐,她確定考上台灣藝術大學研究所,於是她就答應姊妹、願意受洗。然而,受洗並未立刻改變她的心,之後幾年的生活仍是空有虛名的基督徒。

曾馨瑩對工作充滿熱情,生命被神更新後,更願意為神在電影界作光作鹽。(圖/曾馨瑩MoMo導演

生命在低潮中被更新 學會辨別神的聲音

直到前兩年,曾馨瑩的人生經歷大低潮、幾乎罹患憂鬱症、數次想自殺,才真正突破她的眼光、遇見神。有天她無助地拿著手機,尋找是否有任何關於基督教的群組可為其代禱,無意間看見一個社群帳號「行動福音」,於是每天看著對方傳的禱詞向神禱告,此外自己也花大量時間沉浸在研經、認識神話語。

 

她分享,曾有次禱告時聽見:「妳不要再禱告了,禱告沒用。」當下她難過地問神,立即得到回應,但卻不是回應她禱告是否有效,而是說:「常常禱告,不要灰心。」有次她又聽見:「禱告是浪費時間。」她內心立刻受到打擊,問神:「讀經、生命調整是浪費時間嗎?」神在當下回應:「時間是我造的,牠憑什麼說話!」

 

憂鬱症使她對任何事都感到沮喪、痛苦,甚至對自身所熱愛的電影產生恐懼。有次她心中又有股想結束生命的念頭,於是詢問神,死後是否會下地獄,而神向她顯現一副景象。她看見,在地獄裡禱告,只會聽見旁人的恥笑聲;看著所愛的人上天堂,但自己卻永遠與對方分離。

 

過去曾馨瑩認為自殺就能夠解脫,但卻不知自己身陷仇敵謊言,認為自己死了就會使對方感到快樂。當她尋求神時,神則回應:「讓人快樂的是上帝,我也會讓妳快樂。」在一次次讀經禱告中,她的生命不斷被神調整,更深刻認識到自己是罪人,開始懂得分辨所聽見的聲音,是神說的話還是仇敵所說的話。

 

「以前讀經就覺得是義務,現在覺得讀經就是為活下去。當各種感覺來時,沒有讀經我會活不下去,因為只有神能承諾我,祂的話有能力。」

 

神不僅更新了曾馨瑩的生命,也使其在工作中得到祝福,並用各樣方式安慰她受傷的心,如:逛市場、經過服飾店時,聽見正播放詩歌《能不能》。回首這段日子,她經歷神話語的真實,認識到無法從他人身上得到滿足,但是神可以,而神對她有美好計畫,祂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以前她曾認為,「電影是我的一切、是我的舞台,(現在認為)是上帝給這個舞台。」電影無法告訴自己何為真理、定義自身身分,如今更滿足於神所賦予她的生命意義與位置,用神所賜予的恩賜才幹,在電影界做光做鹽。

 

現在只要生命遇到困難時,她就立刻轉向神。即便自己如同雅各從別士巴前往哈蘭,經過黑暗且顛簸山路、遇見各樣毒蛇猛獸,雖然路段漫長,但終究不是獨自一人,這些經歷神都看見。面對未來道路,她不再感到害怕,「因為上帝都與我同在,因為上帝看到我走在這條路上。」她也堅信,只要大聲向神呼求,就必得應允,心裡的力量必大過肉體的軟弱。

 

追蹤盼世代Instagram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