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愛家庭專欄】黑,卻是秀美

單身女子的故事

【台灣真愛家庭專欄】黑,卻是秀美

  • 2020/01/10 09:00
  • 5026
  • 作者 / 陳惠琬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雖然黑,卻是秀美,如同基達的帳篷,好像所羅門的幔子。(雅歌 1:5)(圖/Shutterstock)

「謝謝妳邀請我到妳家來,每天,這個時候,我心中總有些惶惶⋯⋯

 

一向說話不大露聲色的妳,輕吐完話便垂下了頭。我恍覺妳垂首斂眉之前,眼波似乎閃了一下光,但我並不確定,因窗外夕照只剩個尾巴,室內正浮上濃濃的暮色。

 

「這個時候?─妳是指黃昏?」妳點下了頭,輕得幾乎看不出來。我倆隔桌而坐,中間一盆花束。因忙,平時疏於照料,花朵顯得有些兒萎,有些兒零落,也有些兒無奈,為已過了的繁華一度。沉默,隨著暮色彌漫花間。

 

想了一下自己過去單身時的心境,我試著安慰,「都是這樣,單身嘛,一個影子晃來晃去,比較容易傷感!」

 

妳沒表示同意,但亦未否認。都四十出頭的人,有什麼感覺早不那麼容易外露了,我們像在談論一個不相干、不在場的女人。因妳再抬頭的臉色,是那樣平靜無波。

 

「其實,我並不是一直沒有機會──」妳拂了下髮,露出尚未顯出歲月痕跡的額頭。

 

「我相信!」四十出頭而能不露痕跡,是有些得天獨厚。妳有張眉目清秀的臉,細看會覺得很有耐看之處。但也許是神情,叫人看了老跟著沉重。

 

「那為什麼都沒成呢?」我冒然問了一句。

 

「因在他們說愛我時,我⋯⋯總是信不下去⋯⋯

 

「哦?為什麼?」我奇怪了。 「因為⋯⋯,我覺得自己並不可愛,他們怎麼可能會喜歡我?愛我?」

 

「妳不可愛?」我大大驚訝,順手把中間的花移開了,想看清楚一些。「怎麼會呢?」仍覺得奇怪,很耐看呀!

 

妳低下頭玩著手指甲,搖搖頭,「不知道,⋯⋯」又笑了一下,「至少,我父親一直這麼認為,他一直說我不夠漂亮,日後找得到婆家才怪!⋯⋯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讓我覺得不可置信的,不是妳真的到四十多歲都沒找到婆家,而是父親對兒女的一句無心批評,可以跟隨兒女一輩子,成為終生的咒語。

 

也是在那一刻,我發現了自己的幸運。因為正相反地,我的父親給了我一輩子的祝福,他一直讓我「覺得」我很漂亮。

 

自小,父親的眼光常因我而亮,他對我百般接納,讓我覺得自己是眾人中的唯一。不同於一般忙碌的父親,他對我的穿著、舉止,總常表關心。

 

一直到現在我都作了兩個孩兒的媽了,他每次來美國看我,都是一落腳,行李才下地,便兩眼緊盯著我的臉龐仔細瞧,看看我這女兒是胖了?瘦了?亮了?還是黯了?

 

在他眼中,女兒只有因生活忙碌而憔悴,需要「吃好一點,滋補回來!」,卻絕沒有醜了,變難看的時候。

 

正因著他不斷的關愛,我像成長在舞臺的探照燈下,因受注意而被激發風采,盡己力舒展自己多方面的特色。一路成長,對自己的長相可說是無可救藥地盲目,徹底地相信「我很漂亮!我很可愛!」這種自信,使我在人際關係中雖未無往不利,但至少受挫時,很有翻身返回的彈 。

 

也是到了自己終於有了客觀標準,能以超然態度去衡量所謂的「相貌」時,才知自己長得並不「出色」,頂多是「尚可」。但沒有辦法,這個真相雖揭露了,卻再也推不倒心中早已根深柢固的自我形像,我永遠都「覺得」我很漂亮!

 

是的,看到太多被父母無心言語在心口烙印,因而終生帶著殘破形像闖蕩江湖的兒女,我實在是為他們痛。

 

可能大部分人皆不知,兒女內心中自我形像的最最原始藍圖,是生他們、養他們的父母在勾畫。兒女只能在這原始藍圖上做小幅度的修改,卻很難全撕了重新來過。

 

所以,有多少被父母一句「太胖」、「太矮」、「眼太小」、「鼻太塌」給禁錮自我,萎縮形像,以致一輩子站不直身、挺不起腰、抬不起頭來,永遠不能接納自己,也永遠不能相信別人會接納他的兒女。

 

一個深嵌心版中的自我形像,要如何打破再重建呢?除非有一力量,是大過父母的影響──其實,這也非全然不可能的。

 

《聖經》雅歌書中有一少女,怕自己在沙漠中風吹日曬後的肌膚,如黑山羊毛織成的帳棚一樣黝黑,會遭嫌棄。結果卻欣然表示自己「雖然黑,卻是秀美」,因「情人眼裡出西施」,在帶著情愫的情人眼光中,她還是「女子中極美麗的」。

 

愛,是可以克服許多殘破的,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但坐在我眼前的妳,並不愁有欣賞妳的男子,與引來注目的眼光,然而,妳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愛意。因在妳心中,父母烙下的殘印永遠跟隨著,冷卻了妳愛的溫度,也澆熄了妳對愛的渴望。

 

那麼,當我們跳脫不了世人的眼光來看自己時,我們便需要把自己暴露在另一種愛的眼光中,讓那光由至高之處如暖陽流溢,淌遍全身,來解除我們的不安,釋放出我們裡面的特色,更完全地舒展我們自己。

 

曾聽說過有位女子,在中國「一白遮三醜」的觀念下,一直為自己膚色黑而自卑。但當她與上帝相遇、沐浴在那神聖慈愛眼光中、強烈感受到心中奇妙的撞擊後,卻歡然說出雅歌書中那少女的名句:「我雖然黑,卻是秀美!」

 

也許此類近乎神秘的經驗,很難為人描述與理解。但在我認識的人中,她卻絕不是第一個說出這話的,我相信,亦不會是最後一個。

 

至於妳──妳可願嘗試把自己展現在不同的眼光下?

 

(文章授權/台灣真愛家庭協會)  作者/陳惠琬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