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的她跟新冠病毒打了一場遭遇戰 最後居然贏了!
花季

71歲的她跟新冠病毒打了一場遭遇戰 最後居然贏了!

  • 2020/02/18 17:43
  • 19089
  • 作者 / 倪志平

鹿阿姨: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我毫不懷疑:出院,正向我走來。(圖/鹿阿姨 提供)

沒有不可治癒的傷痛,沒有不能結束的沉淪,所有失去的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約翰.肖爾斯

講述:鹿阿姨(化名)、撰寫:倪志平

我還在敲打這些文字的時候,社群窗口有消息在彈跳,輕輕點開,是鹿阿姨發給我的,「剛接到通知,明早10:30分出院。」

 

這真是一條好消息!在我目前所知道的老年患者當中,鹿阿姨的心態是最好的,恢復得也最快。據說新冠病毒感染重症多為免疫力低的老年人,鹿阿姨的經歷也許能為老年易感人群提供抵抗病毒的示範。

 

1. 終身難忘的除夕夜

1月21日下午,我從南湖親戚家回來的路上淋了雨,冷得發抖,到家後很難受沒吃飯就睡了。一覺醒來已是晚上八、九點,我的身體發燙感覺發燒了,去摸體溫計不在身邊。

 

就在昨天鐘南山院士宣布了新冠肺炎人傳人的消息,氣氛一下子就緊張了很多,不會我也被感染了吧?按說不會這麽快的,但是經歷過大風大雨的我非常敏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一旦感染就會傳染給家人,我即刻翻身下床帶上必要的證件,不要家人陪同,直接打車去了醫院。

 

這時候醫院的病人還不是很多。我查了體溫38.2度,然後驗血、做肺部CT,完成所有的手續收住院己經過十二點了。醫生的結論是重症肺炎。天啦!真的是怕什麽來什麽!但我心裏仍有一絲僥幸,也許醫生只是這麽寫而已。我思索了一下,醫生這會兒的判斷還不一定準確,不能驚張太大嚇到孩子們了。所以我打電話回家時只是告訴他們,我住院了。我想,不會太嚴重的打兩天針應該就會好的。結果,當晚吊針還沒打完,燒就退了。

 

我躺在走廊的病床上,後半夜進進出出的人明顯多了很多,迷迷糊糊中聽到新病床推進來的碰撞聲和護士匆忙的脚步聲,我的心猛地一縮,事情嚴重了!我感覺一絲絲的凉意正從脚板心傳遞上來。害怕的同時我想起了新年應許,牧師說了,2020年,在一切所有的事情上,只要信,就必定會看到神的榮耀—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 神的榮耀嗎?」 (約翰福音 11:40)此刻好像主就在跟前對我說一樣,我馬上回答說:主啊!我信,祢必能讓我看到神的榮耀。

 

二天後,1月23日半夜,我和一批疑似病人一起被轉運到一處老年公寓隔離。平生第一次坐救護車,也第一次被隔離。感覺就好像以前痲瘋病人被隔離一樣。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要打七八支點滴,我平素喜歡鍛煉很少生病,以前從來沒打這麽多針。更難熬的是到了除夕也不能出去,我多麽想回家啊!一直問醫生,什麽時候讓我出院,我要回去過年。可是年31一大早,醫生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我心裏跟猫爪子撓一樣的難受,這簡直是坐牢啊!人老了最大的本事是自己寬自己的心,我想,回去早了說不定還影響家裏人,現在還哪有什麽年不年的?一家人平平安安就萬幸了。就這樣,在那處老年公寓一間小小的病房裏,和一個小病友度過了一個終身難忘的大年夜。

 

2. 是的,我就是一個新冠病毒患者

我是一個基督徒,有牧者引導。牧師每天都會詢問我的病情,他告訴我,妳不是一個人,靠著主能得勝有餘,妳持守話語,傳福音吧!

 

真是難以想像,一個危險的病人還能傳福音嗎?我試著打起精神做PPT。幸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與外界連接,也能做資料處理。我便以《中華文化與聖經的淵源》為主題向親人朋友傳福音。在這個過程中我忘記了恐懼,忘記了憂傷,甚至忘了自己是一個病人。真的非常奇妙。

 

1月26日(年初二)一大早,醫生來病房報告了一個壞消息,我和我同室病友兩人口粘檢測結果都是陽性,並且說就是那個東西(冠狀病毒)。啊?雖然有心理準備,得到結果的那一刻,我的心還是變得沉重起來。我會不會發展成重症監護室的病人那樣,突然惡化,昏迷不醒,來不及和家人說一句話,就那麽走了?如果是那樣,我是不是該寫點什麽留給他們?一股酸澀的味道湧上了心頭。

 

我坐在床上發呆的時候,兒子的電話來了,我對著手機不停地說「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你們呐!」兒子嚇了一跳非常驚訝地問:「媽,妳怎麽啦?說話好像不對勁」,聽孩子這樣說,我才醒悟過來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嚇著他了。於是趕緊挽回:「我沒事,我還好,別擔心!」之後家人一直追問:「妳是不是確診了?」

 

「是啊,確診了,我就是一個冠狀病毒患者。」我明白不想面對也必須面對了。

 

保羅西拉在那樣艱難的環境裏唱起了讚美歌,聖經詩篇23篇讚美也進到我心裏。這時候似乎體會到什麽是死蔭的幽谷。我一遍又一遍在心裏默唱: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爲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杆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祢為我擺設筵席。

 

主的話語告訴我,雖然行走在死蔭的幽谷,却不怕遭害。主要為我在病魔面前擺設筵席。我也想起崔約翰的見證。「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主來到崔約翰的病房不會就那麽不管就走了,同樣,主難道可以不管我嗎?不是我與病魔爭戰,而是要靠著愛我們的主,得勝有餘。因爲病魔在主面前算不得什麽。就這樣,我從話語裏充分地相信我已經得醫治了。

 

於是,我不再把自己當病人看待整天躺在床上。家人和朋友給我發來一些健身的視頻,我開始練習起來,也帶動同病室的病友一起練習。面對親朋好友的的探問,我總是帶著信心說:情况還好,一定會好起來的。不讓他們為我擔心。

 

3. 我被祂鞭打也被祂醫治

1月29日晚上,我們這些確診的病人再次被轉移到了集中病患的醫療中心。可是這一次的隔離,我的心異常平靜。山東醫療隊負責這裏的診治。因為我一直不發燒也不咳嗽,精神狀態也還好,他們認為我屬於輕微病例,不打針,只是發口服藥。可是這口服藥實在太難吃了,吃完藥就沒有食慾,每次吃飯扒拉兩口就不想吃了。不吃飯體力就跟不上,我懷疑醫生的治療方案,為什麽不補充點葡萄糖?從山東過來支援的醫生很有愛心,他耐心地向我解釋說,用普通的藥不管用,再觀察二天,安排複檢,如果核酸檢測二次陰性就可以出院了。可誰又能提前告訴我檢測結果是什麽呢?

 

就這樣等到了2月1日。一位牧師加了我社群,他對我說:神已垂聽了禱告,也已經應允了。妳一、二天內會好起來,妳已經好了。聽了牧師的話我戰勝疾病的信心又來了,是嗎?那太好了!也就是說,如果再檢測,結果就會是陰性。2月4日的核酸檢測結果證實了這一預言:核酸檢測三項指標,只要有一項顯示陽性那就還是陽性,可是我的檢測三項指標全部是陰性。

 

我跪在床上禱告感謝愛我的神,又唱起了讚美:詩篇116:8-14-主啊,你救了我的命,免了死亡…,我拿什麽報答耶和華向我所施的一切的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直到永遠直到永遠!

 

我滿以為再有一次檢測就可以出院了。可是醫療方案有新的規定,不單要看核酸檢測,更要重視肺部CT的顯示。我在另一處醫院那邊的第二次CT結果情况還好,可是在這邊,2月4日同一天做的CT結果是病情較上一次加重了,還要繼續觀察。

 

這「加重」二字讓我又一次感到不安,我什麽不好的感覺也沒有啊!為什麽是加重呢?上次加我社群的牧師立即給了我回答:妳不要擔心,神要做工,妳仰望神吧!我立刻想到聖經裏只要摸耶穌衣服上的繸子,血漏的源頭立刻就止住了,還有百夫長的信心:只要祢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現在神說非常奇妙地為我(我們)做工,還抵擋不了病毒嗎?加重什麽也不是,雖然加重,但是好了。我再一次得到了話語的力量,信是得著,就必得著,我安靜地接受做霧化,打點滴,等待神的榮耀顯現。

 

昨天(2月12日),醫生安排我做了CT,我毫不懷疑檢查結果,躺在CT室的床上做深呼吸,就像在病房裏練氣功一樣輕鬆。今早又做了第二次核酸檢測,醫生說:妳現在就等第二次的核酸檢測結果了。因為妳這次的CT顯示有吸收。別人的CT是有所好轉,或有明顯好轉,可我的是有吸收,病毒已被吞噬了!我不禁心裏發出感謝地呐喊: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我毫不懷疑:出院,正向我走來。

 

肆虐在地上的病毒不可怕

肆虐在心裏的病毒才可怕

心的力量可以戰勝病魔!

 

(風舟微紀錄授權)

 

您可以成為今日報的祝福!讓福音機構得人如魚點我奉

今日報開新平台了!跟我們一起加入Telegram


精選要聞》

做到這三件事,你就是末世贏家! 董宇正牧師:撒但跑得很快,我們要跑得比牠更快!

以色列公司從空氣中製水 盼用科技改善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型態

愛情這條路上 武自珍教授:從心動到心疼,情長路也長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