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女遭排斥,年少逃家成遊民 酒店公主毒癮纏身,走到盡頭聽見神說:孩子,妳還有我

私生女遭排斥,年少逃家成遊民 酒店公主毒癮纏身,走到盡頭聽見神說:孩子,妳還有我

  • 2020/08/24 17:50
  • 6015
  • 記者 / 林子騫 高雄市報導

穆加音傳道親生的一雙兒女,女兒21歲,兒子22歲,另外還又收養三位孩子,而這幾位小孩都跟著她一起服事,還在教會門口開起了早餐店,祝福更多在地居民。(圖/記者林子騫)

從小被言語和肢體暴力相向,養成穆加音憤世嫉俗的性格,在學校打架鬧事,14歲離家出走,繼而染上菸酒毒品;18歲成為酒店小姐,惡性循環的生活使她痛苦不堪,在她準備輕生的那一刻,卻聽見兒時認識的那位神的溫柔呼喚...

三頭六臂的忙碌生活

採訪這天來到JCT梓官教會時,正好穆加音傳道開著得利卡車,載著許多小朋友歸來,原來是每週的戶外活動剛結束。身材纖瘦卻活力十足的穆傳道請記者稍候一下,因為她得馬不停蹄出發,去載第二批孩子回來。教會一樓滿滿的小孩,幾位年紀稍大的,自然負責照管年紀小的。

 

每天與30至50位兒少相處,還須與個別家長接洽,這就是穆加音傳道的日常;她所負責的飛揚福利服務協會梓官工作站,位於高雄漁村地區,正式採訪開始前,她還趁隙打了通電話關心一位正在看醫生的同學,十分忙碌。「這麼多小孩,我哪有辦法!」直來直往豪爽的說話方式,卻難掩她對孩子們的關愛。

 

其中許多孩子出身於比較「特殊」的背景,單親、隔代教養、新住民二代、家長身心障礙…等,自然也得花更多心力帶領;對穆加音傳道而言,這份工作雖然辛苦,但她一做就是十幾年,更是收養了其中三位小孩,因為她自己也曾走過20多年黑暗的日子,所以比誰都瞭解身不由己的孩子們處境。

飛揚梓官關懷站,同時也是JCT梓官教會。(圖/記者林子騫、穆加音傳道提供)

坎坷身世,兒時認識耶穌

穆加音出生於台南玉井,因為奶奶是基督徒,希望為她取「佳音」之名,但報戶口時因不識字,最後變成「加音」。由於父親從事挖土機工作,長年不在家,所以當母親懷她時,家人便察覺不對勁;後來鬧得風風雨雨,最後母親離開了,所以穆加音自小便沒印象見過母親。

 

由於「身分不明」,同住的爺爺曾試圖將她送給別人三次,但到了對方家後,又因為各種原因被拒養、強迫送回。在穆加音印象中,從小於家中總是遭到長輩惡語和暴力相向,加上家境貧窮,每天生活都戰戰兢兢。小學期間穆加音幾乎不開口說話,因此被取「啞吧」的綽號,但在學校罵髒話和打架倒是很頻繁,是家長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小孩。

 

那時穆加音唯一最大的安慰,是充滿愛心的奶奶;記憶中奶奶常閱讀羅馬拼音聖經,也會「逼」家中三位孫子跟她一起上教會,也因此穆加音從小即熟背主禱文和十誡

 

小學畢業那年,奶奶已因車禍回天家,不久後爺爺也過世,此時穆加音才開始正常開口說話;但國中依舊逞兇鬥狠,也常在「逃家數日」和「被父親懲罰」之間循環。14歲時,有一次父親嚴厲教訓,在家門外嚴重責打她;終於父親停下手,穆加音便鐵了心再也不回家、什麼都沒帶就離家出走了。

 

成為遊民和酒店公主,無路可走時遇見神

由於身無分文,她開始當遊民,睡在公園和火車站;後來臨機一動,把「學校」當成落角處,這樣梳洗的問題就解決,然後用各種小聰明手段,取得衣物和金錢。慢慢地物以類聚,穆加音也開始學抽菸和吸毒,幾年下來出現幻覺和幻聽,吃不下飯又睡不著覺,精神開始錯亂,行徑失去常軌。

 

將近18歲時,穆加音開始到酒店上班,月收入高達30萬;因為物質生活不缺,轉而追求更刺激的毒品,為了取得針筒絲毫不顧衛生,然後又看著朋友一個接一個被警察逮捕,不禁覺得生命了無意義,只好繼續依賴毒品。惡性循環之下,大約24歲時她決定輕生,走上頂樓時,卻在四下無人處聽見一句:「孩子,妳還有我。」

 

採訪到此處,穆加音傳道激動哽咽。她回憶,當下她問:「上帝是祢嗎?」接著想起兒時讀十誡中的第一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她跪下痛哭失聲禱告:「上帝祢還記得我媽?如果祢還沒忘記我,如果真的是祢,可不可以救我?」這天晚上,是她24年來睡得最好的一晚,也沒有犯毒癮

在飛揚梓官關懷站中的孩子們,就如穆加音幼年時來到教會一般。(圖/穆加音傳道提供)

戒毒成功,走進教會

隔天起床,穆加音又想起此事,平時不輕易落淚的她又開始哭泣,然後下定決心戒毒。抱持些許的盼望,她向朋友借住一間毛胚屋五天,請朋友把她反鎖在內,這五天只需負責幫她將水和食物丟進門,即使聽到她拜託開門也不能心軟。

 

接著穆加音獨自度過了昏睡、胡亂摔打、全身發冷、流鼻涕和失禁的五天,清醒後終於成功戒毒,滿身汙穢走出房門,然後回到學校梳洗。由於接下來不知道該往何處去,便決定回老家;回去後看見大門深鎖,向鄰居打聽時認識一位女基督徒,對方從此「纏上」她,用盡各種方式像是做餅乾等理由,想方設法約她到教會。

 

可此時穆加音仍有深深的自卑感,所以一再找藉口拒絕或臨時放對方鴿子;奇妙的是,她在許多地方都會碰到這位姐妹,夜市吃飯時遇到,對方還會搶先幫她付飯錢,也不嫌她抽菸喝酒的行為。

 

半年後,對方在聚會前打電話來,嚴肅地對她說:「這次我女兒考榜首,全家一起出去吃飯慶祝,只有我為了妳特地留在教會,所以這次妳一定要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臨時說不來!」穆加音一聽,看來這次真的不得不去了,從此她在教會一待就是15年,繼續積極參加聚會、不必別人再約了,並很快於27歲受洗。

JCT梓官教會的青少年,為街友送食和代禱。穆加音傳道說,自己也曾是街友,而做在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耶穌身上。(圖/穆加音傳道提供)

穆加音也愛上讀聖經,從中找到了人生的意義;當看到有關「聖潔」和聖靈使人得自由的教導,她便禱告:「求主讓我看到香菸時,能有選擇不吸菸的自由!」隔天起便成功戒菸,酒癮也陸續戒除

 

「我會回教會,最大的原因有兩個:我的小組長(邀她到教會的姐妹)的全然接納,和牧師的尊重。」穆加音分享,她剛到教會時,主任牧師郭志彬牧師每週日下午會帶查經班,她皆會參加;有一天全班缺席只剩她一人,郭牧師便一對一帶她查經,並鼓勵她回學校繼續進修。「以前沒有人把我當人看,但在這裡我感受到被尊重和禮遇。」

 

這段時間她也開始跟著小組長學習做美容業,雖然國中肄業,但考取美容乙級執照後便能夠進入社工系專科就讀,辛苦讀了七年後終於畢業。因主任牧師、飛揚福利協會理事長郭志彬牧師的異象,是在貧窮之處開拓30間教會,呼召同工時穆加音便回應,接著跟其他的弟兄姐妹一起,由郭志彬牧師門徒訓練,傳授畢生所學栽培。

 

投入全職服事、收養三位小孩

原本在美容業高收入的穆加音傳道,接受教會的差派時,不問報酬便赴第一間位於旗山的分堂服事;雖然薪資拮据難以和從前相比,又受了許多在地小孩的氣,但她認為:「上帝既然救了我,我就要負責到底!」前半年間,她時常流淚載著兩位年幼小孩,前往小組長家吃飯,一邊完成專科學業。

 

熬了三年多,穆加音回到九曲堂的教會,負責牧養「高風險家庭」族群四年,再調派至現今梓官區已三年。這十幾年來,她關照了許多社會黑暗角落的家庭和孩子,也常面對無能為力的處境,讓她從最初每天想辭職的心情,轉而對這些孩子充滿了負擔。

 

其中有三位孩子,穆加音傳道因不忍心看他們送往兒童之家,或繼續在原生家庭的惡劣環境生活,便親自帶在身邊照顧。「我想號召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能有更多寄養家庭,給孩子們溫暖的晚餐和一夜好眠。」穆加音傳道語重心長地說。

JCT梓官教會的孩子們,會定期清掃街道和淨灘。(圖/穆加音傳道提供)

教養小孩的過程雖充滿血淚,但穆加音傳道也說:「這些小孩雖然很皮,但再皮也沒有我小時候皮,我甘願服事直到我死為止。」如今她是名符其實的「孩子王」,對牧養孩子特別有一套,小孩們對她是又愛又敬。

 

在飛揚協會裡,除了學習聖經真理、參加有趣的課外活動、學習生活和才藝技能,穆加音傳道還會帶大家一起到附近的海灘淨灘、打掃街道,以及發放食物給遊民朋友,並為他們祝福禱告,將聖經愛人如己的精神,從小紮根在孩子們心中,期待未來能夠比她還要有影響力,去祝福更多人!

美麗又豪爽的穆加音傳道,透過影音分享見證和祝福大家!(攝影、剪輯/記者林子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今日報奉獻回饋專案—白色翅膀旅行組》點我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