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專欄】「離開」不是成為不安與恐懼的理由

【蒲公英專欄】「離開」不是成為不安與恐懼的理由

  • 2020/09/08 10:00
  • 2185
  • 作者 / 蒲公英希望月刊

(圖/Shutterstock)

當離開以後

有一天,小女兒加加問我:「外公離開我們5年了,您還常常想念他嗎?」

 

或許因為疫情下有許多生離死別,讓她想到關於生死的問題。我思考了一會兒,想起父親剛離世時對他的不捨,到現在偶爾接觸一些事物,想起了他,卻不至於感傷,這由濃至淡的轉變,並非是不想念他了。

 

不怕離開

我們家有隻可愛的小狗,牠非常地黏人,每當家裡沒有人在,牠都會變得很沒安全感,不斷哭泣,尋找家人足跡。有次加加出門,只剩我和小狗在家。我問加加:「我能待在別的房間裡嗎?我怕牠看不到我會害怕。」她說:「不用擔心,只要牠知道家裡有人在,牠就不會怕。」不害怕,是來自於心裡的確定。

 

濃厚的思念如塵埃漸漸落地,不再揚起,是因為我確信父親正在另一個比生前更好的地方,是沒有悲傷和痛苦的。人們常常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其實不然,因為歲月無法沖淡愛或懼怕。不會天天想念,不表示不再愛了,而是不再難過。

 

從未離開

即便父親不在身邊了,他帶來的影響,已經融入在我的生活中。像是思考方式、如何抉擇,好似他從未離開過。

 

有個女孩-小瑄從小被父親嫌毛筆字太醜,個性倔強的她沒因此發憤練字,父女間在寫字這件事上始終有疙瘩。直到父親過世後,小瑄在父親書房凝視著他生前使用的紙筆,提筆的念頭油然而生。她下筆,寫著寫著,發現父親對學生們教導的心訣,她已聽進心裡,雖然沒有練習,但是平常寫字也帶入了手勁,所以即便多年不再揮毫,重新嘗試竟有水準以上。父親的影響已經潛移默化,在不經意的時候傳承在她的生命之中。

 

離開以後 留下盼望

回想起父親在我生命中各個階段,所帶來的影響和改變,不知不覺地成就了現在的我。

 

我不禁想起離家工作的大女兒柔柔,她從小到大的成長歷程。每個階段都是一個蛻變,離開舊的,迎向新的。尤其是最近和她對談時,發現她的言談中,多了更多的責任感和包容,讓我感到很欣慰。她遠離自己的舒適圈,從起初的不適應和我們的不捨,如今她已經脫胎換骨,進入了成熟。

 

疫情將我們原有的世界重新洗牌,把原先舊有的框架拆掉,讓我們更能更換角度去看事情。「離開」不是成為不安與恐懼的理由,而「陪伴」也不盡然是安全感的來源。當瘟疫漸漸離開,不會只剩下死亡、破壞、蕭條,而是留下被眾人遺忘已久的愛、和更新的契機。離開,總有掙扎,但生命若是對準著愛,留下的總會是新的希望。

 

 

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聖經》希伯來書118

 

給期待蛻變的孩子:

有時候,已經長大的自我會自動擺脫稚嫩的部分;但有時候卻必須強迫自己割捨,才能夠進入長大的過程。

 

孩子,勇敢選擇邁向成熟的路吧,期待在新的季節看見蛻變完成的你!

 

文章轉載自蒲公英希望月刊http://www.dhf.org.tw/

(文章授權/蒲公英希望基金會)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