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哪都找不到這份平安」 女巫之子信主,為母禱告8年、為妻禱告24年,見證不可能變為可能

「到哪都找不到這份平安」 女巫之子信主,為母禱告8年、為妻禱告24年,見證不可能變為可能

  • 2020/10/07 11:20
  • 4758
  • 記者 / 林葶熙 台北市報導

拿撒勒人會南和教會阮信忠牧師過去曾為職業軍人,退休之際蒙神呼召、成為傳道人。他說到:「如果我還年輕,我不要當軍人,我要當牧師,因為到哪都找不到這份平安。」(攝影/記者林葶熙)

黝黑皮膚、說話風趣,他是來自屏東望嘉村排灣族、拿撒勒人會屏東南和教會阮信忠牧師。國小三年級那年,正當全村為母親成為女巫感到光榮時,他卻不知為何感到羞恥。直到23歲,家族唯一的基督徒舅舅為他禱告時,才感受到有別於女巫的「祝福」。自此之後,他踏上傳道之路,把福音傳進各部落,此外他也為母親禱告8年、為太太禱告24年,讓福音成為改變家族的力量。

從女巫之子變為神兒女

阮信忠牧師來自屏東望嘉部落,年幼時從未聽過福音,而是跟著家中信仰祖靈。不論走到哪,他身上都會帶著母親給的「護身符」,這是個用小袋子裝著豬腳關節骨。國小三年級那年,母親被升為女巫,頭目、祭司、村裡族人全都到家中慶賀這光榮的時刻,但他卻為此感到羞恥,不喜歡被人稱為女巫的兒子。

 

舅舅在40歲時信主,當時他見牧師在部落傳福音,抱著好奇心來參加教會聚會,一年多後則向家人說到:「信耶穌真的很好,我找到了真神!」並邀請他們來信主,但卻受阻撓。舅舅為家族第一位基督徒,並在教會擔任長老。

 

隨著阮信忠牧師長大、成為職業軍人,20歲被派到馬祖當兵。23歲那年,舅舅邀他去教會並為其禱告。接受祝福禱告時,他忽然感受到一股有別於巫術的力量,難以用言語形容,但內心感到非常平安。從那之後,他只要有空就會向神禱告,生命漸漸得翻轉。

 

他分享,剛從外島調回台灣時,舅舅告訴他:「我信了40年,家族沒有一個人信耶穌,我把這棒子給你,你要負責傳(福音)給家族。」沒過多久,舅舅蒙主恩召、回天家。

 

阮信忠牧師謹記舅舅的託付,委身於教會並嘗試藉各樣方法向人傳福音。隨著他越來越認識神,他心中更加渴望能將福音傳遍各處。

 

擔起傳福音重責,步步走上傳道之路

身為職業軍人的他,利用平日晚上10點到12點,為著自己和軍中各樣人事物代禱,此外會站在部隊頂樓為著村中每戶人家能夠信主得救來禱告,週末時則會參加各樣特會。

 

漸漸地,阮信忠心中對神的渴慕日漸增多。33歲時,他報考神學院延伸制,白天當兵、晚上上課,時常熬夜靈修到凌晨兩點,同時也在部落建立佈道所。他坦言,「沒想過要當牧師傳道人,我只是不想下一代沒有信仰」,卻無意間走上傳道之路。

 

原先他預計退伍後要成為原民雕刻家,但在一天靈修時,神呼召他成為傳道人。經過進一步禱告尋求後,他發現「雕刻好像在浪費時間,一直沒辦法專心服事上帝,而服事時心裡會感到平安、喜樂、有意義」,更下決定「如果雕刻攔阻我服事,我就放下、馬上去服事神。」於是,他在42歲報考神學院,48歲退伍後正式成為傳道人。

阮信忠牧師與王小苓師母合影。(圖/阮信忠牧師 提供)

禱告中經歷母親、妻子的生命翻轉

卸下軍人身分、成為傳道人,讓阮信忠牧師感到更加喜樂,但卻遇見比過去更大的挑戰。

 

阮信忠牧師自從信主後,曾多次向師母傳福音都不見任何改變,但仍為她能夠信主向神禱告。當他擔任職業軍人時,只要一有空就會參加特會、到教會服事,師母對此感到不諒解,兩人常為此發生爭吵。

 

成為傳道人後,阮信忠牧師將大多精力投注在服事和傳福音,夫妻關係反而越來越糟。每當他在早晨靈修禱告、深夜寫講章、到各教會服事時,經常會受到師母的責罵,但他選擇不與其爭執,而是透過禱告將一切交託給神。

 

除了家中遇到挑戰,神也磨練他的生命成為合神心意的器皿。他坦言,「因為我沒有當過傳道人,我以為做幾個月就結束了,跟當兵一樣有退伍的制度,沒想到越服事越有負擔。」雖然神學院有教導如何講道,但實作卻是另一回事。剛為傳道人帶領教會初期,有天會友告訴他:「你講道的時候,我真的聽不懂。」他也誠實回應:「你講得沒錯,我自己也聽不懂。」

 

在諸多壓力之下,他漸漸對自己感到沒自信,認為自己不是傳道人的料,心想要「退伍」不當牧師,一方面也能停止他與師母間的爭吵。就在他正準備放棄時,2010年參加張茂松牧師舉辦的「牧者訓練學園」,不僅改變他的牧養視野,更挑旺其信心。

 

當時他所牧養的教會從總人數只有2人,3個月內經歷10倍成長;當初一起建造教會的同工,成為其他教會的核心同工;每週他會到沒有教會的部落,在那地傳福音、建立一間間教會。

 

諸如此類的奇妙事不斷發生,使阮信忠牧師深刻明白與神同工所帶下的大能。

 

除了經歷服事方面的更新,神也帶領他經歷家庭突破。每當回到家,面對當時未信主的師母常讓他感到無力,但仍選擇以禱告交託於神。長時間的禱告都不見任何起色,使他萌生放棄的念頭。有天他沮喪地向神說:「我累了,從今以後不會為我的老婆禱告,我把她交給祢…」

 

幾個月後,他邀請師母一起參加烈火特會,這成為師母改變的開始。

 

阮信忠牧師回憶,師母百般不願地陪他參加聚會,前幾場聚會都沒辦法專注聽講,或是中途跑出場外。第三天聚會的回應禱告時,他原以為師母離開會場、在外休息,心中感到非常沮喪,但卻聽見身旁有個熟悉的聲音正在說方言。一睜眼,他發現師母高舉雙手、淚流滿面,迫切地方言禱告。

 

那天起,兩人不再為福音爭吵,而是經常一起讀經禱告。其後,師母也參加Impact聖經事奉學院、上神學院,投入在教會服事中。

 

身為女巫的母親,也在他經歷8年不間斷地代禱後,生命得翻轉。母親的靈裡非常敏感,能夠看到汙鬼。阮信忠牧師分享,向母親傳福音一段時間後,每當他為母親禱告時,母親常會看見汙靈在一旁攪擾,甚至會看見天使與汙靈在她眼前爭戰。

 

神透過一場夢,讓母親願意信主、成為神兒女。母親在夢中看見兩位身穿白衣的人,帶領她走在一條路上,四周有其他叉路、有人向她招手,但她內心知道這些人是汙靈,繼續跟著白衣人走,越過山後看見對面是黃金城。

 

聽見母親的分享,阮信忠牧師心中更加平安,知道她所見的黃金城就如聖經中所提的,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啟示錄21:11)

 

拿撒勒人會南和教會阮信忠牧師分享。(攝影、剪輯/記者林葶熙)

信仰向下扎根、向上結果

經歷母親和妻子的生命改變,讓阮信忠牧師更加確信,雖然分別為兩人付上禱告24年和8年的代價,最終看見出乎意料的成果。禱告看似不會發生什麼改變,但神早已在背後動工。這段期間不僅磨練他的生命,更是明白何為越服事越喜樂,確信福音必定能改變全家族,夫妻同心服事帶下更大的影響力與美好果子。

 

「如果我還年輕,我不要當軍人,我要當牧師,因為到哪都找不到這份平安。」今年60歲的阮信忠牧師,過去在跟隨神的道路上,經歷高山低谷與挑戰,但仍無法打擊他為神傳福音的心志。

 

10年後將是牧師退休年紀,他挑戰自己將10年當作20年看待,盡心為主擺上,走進人煙稀少、沒有教會的部落,在那地建造神的精兵與教會。不論未來將面臨何種挑戰,他仍會緊抓神,讓神的話成為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為神走遍山野,將福音傳到還不認識上帝的地方!

 

精選要聞》

別讓撒但得意洋洋! 現在就停止做這五件事

驚險60秒》遊覽車國道180度逆向打滑全員平安 李志偉牧師等21人脫險:這是神的保守!

2020台北研經培靈會》穿透黑暗的明光! 蔡筱楓老師:面對神國,要修剪自己擠進窄門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今日報奉獻回饋專案—不鏽鋼吸管杯》點此奉獻

 

點此加入今日報Telegram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