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拿刀想砍情敵,神賜平安後遇愛妻 罹「罕見癌」像打大魔王:醫生判沒救,神說有救

曾拿刀想砍情敵,神賜平安後遇愛妻 罹「罕見癌」像打大魔王:醫生判沒救,神說有救

  • 2020/12/15 17:45
  • 4642
  • 記者 / 張釋云 整理報導

即便罹患不治癌症,仍然持守喜樂的心,陰沉憂傷遠離。(圖/熊昔麒 提供)

社會有七座山頭,神於其中三座大大使用他,即政治、宗教、教育。熊昔麒,曾任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社青區區長、某一任前總統基金會研究處處長、現為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法學博士候選人。他為神訓練門徒,悉心牧養群羊,委身於教會數年間忠心服事,然而,2018年,一場不治之症臨到他,醫師幾度宣判,這癌症無藥可醫…

曾險些犯下情殺案,神奇妙恩手挽回

神總是用很奇妙的方式,挽救熊昔麒的生命。求學時期,他曾一度遭遇極大低潮,想要跳樓輕生。他倚在陽台上,正準備往下一跳的時候,一張名片沒來由地飛到他腳邊,讓他不留神間,只往陽台裡邊摔了一下,蒙神保守,沒有直直往地面落。回過神來他撿起那張令他分神的名片,是一位曾經帶他做過決志禱告的學校教官,雖然那次決志以後,熊昔麒並沒有立刻選擇委身在教會聚會。

 

另一次,則是他發現女友對自己不忠,對象還是自己的室友兼學長。「當我發現的時候,氣到衝進廚房拿起菜刀,我想殺了這個跟我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學長……」但在他拿刀往外衝的時候,突然間,有一股很強地意念拉住他,讓他放下刀子。

 

「我也知道失控成這樣很嚴重,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所以趕快跑到教會,去找地方禱告,雖然那時還不是很清楚禱告的意義。」禱告後,屬天平安進入熊昔麒的心,他在基督教書房買了聖經,以及立基在真理價值教導感情觀的兩卷錄音帶後,將其分送給不忠的女友與學長,隨後立刻搬離。

左圖為熊昔麒與妻子何佩穎;右圖為與英國外相海格合影於澳洲雪梨市長官邸。(圖/熊昔麒提供)

 

神賜下所預備伴侶,建立家庭

有這兩次被神挽回的經驗,熊昔麒才開始委身在教會,敬虔過信仰生活。由於擁有教職,又在政治圈帶領過青年領袖,讓他累積熟練的教導與門訓恩賜。忠心服事,蒙神祝福,熊昔麒在接下來幾年,遇見神為他預備的伴侶何佩穎。成家後,陸續生下三個可愛的孩子。曾經為情所傷,一度幾乎犯下情殺案的他,如今擁有神所應許給他的家。

 

噩耗從天將,罹患癌症宣告不治

噩耗降臨時,總是不會發出任何警告,它就是來了,令人措手不及。由於熱愛攝影,作品有擁有專業水準,熊昔麒在教會除了牧養以外,也擔任影視團隊攝影組組長。一日,在執行攝影業務時,嚴重咳嗽不止,結果吐出大約250c.c的血水。「心裡有很糟糕的預感,看起來事態蠻嚴重的。」

 

這次嚴重吐血之前,熊昔麒已經嚴重咳嗽數月不只,體重也在一個月內掉了15公斤。雖然也曾經因此就醫,但得到的診斷卻是「有可能是肺結核……」,但是,「只是肺結核的話,怎麼可能吐血呢?暴瘦的狀況又該怎麼解釋。」熊昔麒心想。

 

神施恩典即時介入

果然,進一步就診後,經過各種精細檢查診斷出,他罹患的是「非明亮型腎細胞癌末期,癌細胞已經擴散肺部。」但更壞的消息還在後面,非明亮型腎細胞癌,是一種罕見癌症,治癒率極低。第一個確診這項癌症的醫生告訴熊昔麒:「你可能只剩一年壽命……或可能不到一年,好好陪陪家人吧。」

 

噩耗就這樣從天而降,所有人措手不及,熊昔麒第一個念頭不是自己可能將死的恐懼,而是太太怎麼辦,小孩怎麼辦?

 

但神施恩的手,卻在最令人沒有盼望的時候介入。

 

回想應許,靠主話語站立

「因為沒有經歷過生死交關,實話說,腦筋一片空白,平時信仰生活建立的不管是禱告或敬拜習慣,第一時間,派不上用場。」聖靈在這個時候提醒熊昔麒,祂曾經應許的話。

 

「在2001~2002年間,我大約每天禱告三小時,領受了以下幾個應許:『第一,神有為我預備妻子;第二,我會有三個小孩;第三,我的父母會信主;第四,我的爺爺會活到93歲。第五,我會活到79歲。』」以上五個應許,在過去幾年間都一一應驗。其中熊昔麒的父母,不僅認識神,更在所聚會的教會擔任小組長,牧養群羊。

 

「這五個應許,除了我會活到79歲以外,其他都一一應驗了。」此外,熊昔麒也回憶自己曾在靈修時,神親自給祂的話語(Logos),詩篇第128篇寫道,「願你看見你兒女的兒女!

神以應許在大患難中安慰他,「願你看見你兒女的兒女!」(圖/熊昔麒 提供)

 

供應充足臨到,支持代禱恩上加恩

詩篇第46篇寫道,「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接下來要開始面對的,是一連串療程。確診後,熊昔麒換過醫院諮詢不同醫生的看法。一日,一位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致電,一接上線就劈頭問,「昔麒你找好醫院了沒?」

 

「我當下有點不明究理,因為我壓根沒有跟這位久未連絡的朋友,聊到我的病況。」但就在這通電話後,熊昔麒確定轉往台大醫院診治,泌尿科與腫瘤科接下這個病例,準備積極治療。

 

神的恩手還不僅如此。在癌症確診前,原本熊昔麒已經一度決定中斷醫療險,將保費支出挪入家用。但就在保單停效的轉換期間,確診罹癌。他只好趕快申請保單復效,而復效核准通知,也在緊要關頭最後一刻通過。教會弟兄姊妹也開始主動發起奉獻,兩者加起來,治療所需第一筆經費,豐盛有餘地在最關鍵的時候臨到。

 

妻子何佩穎的公司主管在知道她家中狀況後,不僅特許她陪病假不扣薪,還讓她每天提早一小時下班,回去安頓家務。另外,她也發起代禱小組,群組中一共有69人,從確診至今一直代禱從未間斷。

 

患難中找回兒子的心

哥林多後書12章9節寫道,「我的恩典夠你用的, 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接連恩典發生的時候,我感動不已,覺得非常被支持。但也是在這個時候,才開始看見自己的心,已經離神很遠了。我一直是服事的人,跟太太非常忠心地帶領小組,訓練門徒;特會也鮮少缺席,因為我是攝影組的組長。但經年下來,我跟神的關係只剩下『責任』了,但我卻不自知。神透過來自各方的即時幫助,讓我知道祂其實從未離開我,是我太忙於對服事交帳了。」

 

經歷這些驚喜的恩典,熊昔麒與神和好,重新找回兒子的心,開始接受一連串治療。

 

珍惜神所賜光陰,過好每一天

在兩年治療過程中,初期,因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肺部,肺功能極差,每天嚴重咳嗽到骨頭似乎快要支撐不住身體般,全身都搖搖晃晃的,呼吸也只能接著氧氣管。

 

氧氣機的氧氣輸送管長六公尺,這六公尺,這就是他在家中可以活動的範圍。他失去自由行動的能力、無法自己上下樓、無法接送自己的小孩上學,心裡不免覺得失去自信,認為「我不就是個廢人嗎?」神的感動臨到他,「你不是廢人,你是專職病人。」神如此提醒。

 

即使在癌末中,熊昔麒有時候也不免覺得自己是個將死之人,但經神一提醒,他決定調整心態,只要還活著一天,就還有一天的光陰可以珍惜。

 

「我開始好好地刷牙洗臉當一回事。每天起床,該打理乾淨的就打理乾淨;書房跟房間也整理了,從罹病之後,已經放任環境紊亂了一陣子。」熊昔麒每天體力與精神算得上好的時數,只有大約四小時。他很珍惜這四小時,除了日常梳洗打理以外,也開始找時間重讀聖經。

熊昔麒在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忠心服事。(圖/熊昔麒提供)

 

雖積極治療,仍遇無藥可用窘境

非明亮型腎細胞癌,再加上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肺部,能夠積極治療的方式不多。選擇手術,可能撐不過動一檯時間長達五小時的刀,因為可能會出現肺衰竭因而可能死亡;化療,腎臟又有代謝藥物的功能,所以打進身體的藥物,有很多都會被代謝出來,治療效果也不好。

 

這個癌症目前並沒有專用藥物,確診至今的治療方法,醫生投用的其實是明亮型腎細胞癌的用藥。效果如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一邊觀察。「每投一種藥,治療一陣子後效果變弱時,就要換新藥,到現在已經換到第三線標靶藥物。每次換藥時我心裡都非常忐忑,因為能使用在我病例上的藥物,又少一個了。」

 

事實上,治療到目前為止,已經換到第三線標靶藥物,這也是還能用於治療非明亮型腎細胞癌的最後一種標靶藥。主治醫師一日告訴熊昔麒,「你能活到目前所投用的藥物還能抑制你的癌症為止,接下來,就……」

 

聽到這個消息,妻子何佩穎感到:「我頓時覺得完全沒有盼望了,之後沒藥換,不就要開始等死了嗎?!」但熊昔麒卻回應妻子說,不會走到那時候,因為我相信神,神曾經應許我說,「願你看見你兒女的兒女!

熊昔麒一家人在患難中,雖然承受極大壓力與不安,但多數時候,仍抱持盼望的心面對。(圖/何佩穎提供)

 

回首神一路看顧,恩典滿滿

「大家看我面對癌症,一直都是比較淡定。其實我不是淡定,我也很忐忑,但我不能比家人更憂心。我承受身體的苦,家人承受心理的苦,兩者都很煎熬,都不容易。」熊昔麒說道。

 

妻子何佩穎也有爆發的時候,曾經一度受不了壓力對先生失控大喊,「我要上班、要帶小孩、要賺錢、要維持這個家基本開銷,我也很累!你們通通給我滾出去!」兩年治療期間,妻子何佩穎也因為壓力過大甲狀腺機能出問題,爆瘦10多公斤。一日聚會時,何佩穎向神呼求,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夠痊癒,漸漸脫離癌症,神回應她,「你仔細回想看看,我不是已經在做了嗎?」

 

事實上,治療兩年多以來,熊昔麒已經從完全只能待在家裡,行動距離就只有氧氣管長六公尺的範圍,到可以自行上下樓,偶爾還可以接送小孩;擴散至肺部的癌細胞,也已經大有改善。初期檢查時,肺一片烏黑陰影被癌細胞遮滿,但現在檢查,已經可以看到乾淨的肺片,頂多只有零星幾個癌細胞黑點。

 

甚至體力也開始恢復,可以偶爾回大學兼課,重拾論文撰寫與研究;不只如此,他還有餘暇與體力擔任本土製作公司的政治劇《國際橋牌社》劇組政治顧問。

熊昔麒在癌症治療期間,擔任政治劇《國際橋牌社》劇組政治顧問。(圖/截自國際橋牌社官方臉書

 

持守喜樂,陰沉憂傷遠離

我對來探望的親友開玩笑說,我只是在玩一個角色扮演的遊戲,任務是打敗大魔王,奪回三座城。三座城,就是茵(陰)城、聖(腎)城、費(肺)城。

 

其中,熊昔麒說道,茵(陰)城是最不好攻下的,因為在生死交關的打擊跟煎熬中,怎麼可能不陰沉,我也一樣。但每當覺得自己僅存的平安就要被奪走的時候,我就默想神的話。「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喜樂是必需品,不是奢侈品,如果沒有這樣的心志,「我搞不好一氣之下就少一天可以活,何必呢?萬一,我的日子不多了,因為氣一次還少一天,不是得不償失嗎?」

 熊昔麒最新拍攝的全家福,此時他仍在治療中。(圖/熊昔麒提供)

 

精選要聞》

「上帝根本不欠我們任何東西」 4個提醒,在每個季節裡都擁抱感

家暴逃家、三進三出監獄 被神翻轉成為敬拜者,大改樂團吳聖豪:神沒有放棄

逆境中若有「這個」必能完成目標! Gary Heyes牧師:每位基督徒都能領受三種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今日報奉獻回饋專案—白色翅膀天使潔牙液》點此奉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