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術館帶唱詩歌的教練! 滿心批判進教會卻被醫治深藏的傷 手術見耶穌、婚姻得翻轉

在武術館帶唱詩歌的教練! 滿心批判進教會卻被醫治深藏的傷 手術見耶穌、婚姻得翻轉

  • 2021/01/08 11:05
  • 1584
  • 記者 / 林子騫 高雄市報導

高煥斐弟兄從小練跆拳道和武術,如今開設武館,且因著基督信仰,教學時重視品格教育勝於「取得好成績」。(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現為武術教練的高煥斐弟兄,擁有很不一樣的童年;由於在嚴苛的訓練中成長,其中三年孤身於少林寺接受訓練,養成了他凡事倚靠自己的性格,硬撐多年導致傷痕累累而不自覺。直到婚姻瀕臨破碎,不得已隨妻子進入教會,從滿心懷疑到被屬靈父母的愛融化,並真正看見耶穌,讓他真正放下身上的重擔,恢復健康的自我形象,活出發自內心的喜樂和愛。

不一樣的童年,在刻苦嚴格的訓練中度過

因父親是先總統蔣經國先生侍衛長的門生,對此領域抱持夢想,高煥斐回憶,從小父親便培養他練跆拳道,每一堂課會拿著棍子在旁嚴格關注,期望兒子能夠有所成就;在刻苦的訓練之下,他13歲便取得黑帶二段,並破例能在兩年後考三段資格。

 

中間這兩年等待期間,高煥斐開始到住家附近武打明星所開的武館學習武術,「因為武術不必對打,所以我很喜歡,練習一年後就出去比賽,也拿到了好成績。」所以後來即使考取跆拳道黑帶三段,武術成績反而更加優異。

 

大約高中時,高煥斐參加高雄市跆拳道選拔賽;晉級決賽當下,他的腳雖已骨裂,但迫於教練和家人的壓力,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上場,最後靠一隻腳贏得比賽,但因為「贏得不夠漂亮」仍在兩、三百人的會場被權柄人物嚴厲懲罰,對他年少的心靈造成不小的傷害。

 

左圖:右一為年少的高煥斐,在跆拳道比賽取得許多獎牌。右:左一為高煥斐,於少林寺練功房與同儕合影。(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秉持「要學,就學世界上最好的武術!」,父母為培養兒子成為頂尖武術家,投注大量資源送他到中國少林寺,以不必剃頭髮但有法號的俗家弟子的身分修習。於是在高煥斐14~17歲間孤身一人來到異鄉,由於當時國際局勢緊張敏感,所以在少林寺中不敢讓人知道自己來自台灣;但風聲總有走漏時,故初來乍到時常被同儕欺負。

 

由於生活品質大不如台灣,地理位置又極偏僻,加上每天凌晨4:30起床、21:00睡,如機器人般固定接受訓練,十分辛苦且痛苦,「我每天都擔心隔天的訓練;打電話回家要排隊,而且電話費非常貴,很快就被掛電話;看著外面下大雪。褲子破了也沒人縫,當我有需要時都沒人在身邊幫忙,也曾嘗試輕生。」

 

後來高煥斐發現輕生之路行不通,便轉而拚盡全力練習,10個月內從什麼都不會到全校第一名,這段辛苦的過程也養成他「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的觀念。17歲考進當地知名大學武術隊,參加兩岸武術比賽獲獎無數;因著成績優異,「驕傲」隨之而來。

 

年少的高煥斐弟兄,在少林寺時期。右圖中,身高最高的是高煥斐弟兄。(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風光事業有成,卻有不為人知的苦

大約20歲左右已有獨立生活的能力,高煥斐不顧父母反對回台灣,躲到朋友家住並開始投入職場。最後一次參加武術比賽是26歲,同一年他創業開了武館,從最初默默無聞、被人看不起的教練,到一次帶上百位學生參加比賽,開始被業界重視;高煥斐坦言,當時虛榮心被滿足,也漸漸變得目中無人,教學方式以追求成功為重點。

 

由於太渴望有「家」,高煥斐與認識一個月的女友閃電結婚;由於雙方都有著破碎的過去,延續至新組建的家庭中,導致衝突不斷。高煥斐也將「武術教練」的姿態帶回家中,往往無形間傷了妻兒的心,「因為我從小常被拒絕,所以很多內心話講不出來,習慣壓抑在心裡,不知道怎麼好好溝通,苦毒就無法被釋放。」

 

首次踏進教會的「驚嚇」

痛苦的婚姻關係終於在2016年迎來轉機,天天以淚洗面的妻子決定開始上教會,第一次高煥斐陪伴前往,純粹「為了老婆好」,完全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需要,所以聲明僅此一次,畢竟從前看過太多宗教人士「破戒」的案例,他壓根兒不相信任何宗教。

 

奇怪的是,當他踏入高雄天泉611靈糧堂,竟開始莫名其妙不斷落淚,對他這種多年來不輕易流淚的硬漢而言,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不過他仍抱持敵擋懷疑的態度,整場聚會都在心中挑講員的語病。

 

可是更驚訝的是,當聚會結束、他轉身要離開時,主任牧師康忠義牧師竟然叫住他,問:「你跟你的爸爸怎麼了?」當下他心頭一驚,卻仍維持毫不在乎的態度回:「當然沒什麼問題,我們非常好啊!」康牧師再問一次:「到底怎麼了?」

 

接著康牧師打量他大約30秒,嘴角揚起一抹微笑詢問他的職業,並說出所領受的異象,內容關乎高煥斐未來的成就和現階段的困境。「你用力向前跑,但兩條鍊子勾住你的鎖骨,雖然全身都是血但不自知,只覺得越跑越痛苦、越傷心…」高煥斐聽後,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是下個星期仍半推半就跟妻子回來教會,接下來一整年固定參加主日崇拜,而且每次都會哭。

 

高煥斐弟兄與愛妻魯彥伶姊妹,和屬靈父母康忠義牧師及紀渝青師母合影。(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當夫妻合一,許多門就打開了!

他們夫婦接受了主任牧師的提議,展開7次的會談,醫治釋放內心過去的傷痛。「每一次去都在聊小時候的事,一開始我覺得很浪費時間;但有一次聊著聊著,康牧師突然哭了,我們夫婦都很納悶;我完全不明白,而且覺得自己不需要別人同情!可是看到一位陌生人願意這麼關心我們,另一位關心我們的弟兄也非常溫柔謙卑,我以前在職場從沒見過這樣的人,所以我一直在教會找─到底這些人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

 

高煥斐雖然很快受洗,但後續觀察了整整兩年,終於確認主任牧師和師母是發自內心「愛人如己」,且慢慢明白基督信仰不是「宗教」而是「生活」,亦即每一天學習活出基督的樣式,終於開始參加小組。

 

同時間,高煥斐與妻子參加夫妻營會,當中一次次被修剪,雖然痛苦但生命也更敞開,夫妻之間越來越能用從神而來的眼光看見彼此的好。其中一次營會,高煥斐在異象中看見,以前撞不開的門,或即使撞開了卻進入黑暗,此時上帝卻給了他一把鑰匙,每一道門都能輕鬆開啟。他的領受除了是活在上帝的蔭下、被保護,也意味著當夫妻無法合一時,什麼門都無法打開

 

左:高煥斐擁抱一路走來不離不棄的康忠義牧師。右上:招待服事。右下:高煥斐與妻子於教會分享生命見證。(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初信主的過程中,高煥斐學習順服教會權柄,接下招待服事總召之責;過程中曾因種種挫折想放棄,主任牧師則鼓勵他:「禱告神要在這件事上給你什麼禮物。」高煥斐慢慢體會到,他所服事的主要對象是神,透過每一次的挫折,原來是神要提升他的生命。

 

如今高煥斐夫婦倆一起帶小組,第一位小組員是武術教室的學生家長,後來又有一對企業主夫妻主動加入,接下來小組人數很快暴增,甚至遠至彰化和台北也透過線上參與,並一個月當面相聚一次、享受「家庭日」。

 

大約同時期,妻子辭去工作,兩人禱告後有感動要搬出父家獨立買房,但工作性質無法貸款;但上帝奇妙動工,賜下超乎想像的恩典,讓他們一家人無論房子的裝修費或生活上的需求,都達到舒適的程度。

 

高煥斐的妻子魯彥伶分享:「我們小組的弟兄姊妹真的就像一家人,一起哭、一起帶小孩;雖然牧養的過程中有困難,也曾想放棄,但牧師常說『一定有路走』。牧師和師母無條件包容我們,偶爾累的時候也是可以放假的。」

 

左上:高煥斐夫婦是教會夫妻事工的核心同工。右上:與主任牧師一行人探訪高煥斐的母親。下:教會家人合影。(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看見耶穌

由於長年有椎間盤突出的問題,復健多年的高煥斐禱告後決定去某家醫院接受積極治療;原本擔心手術後影響職涯發展,但禱告後有平安,醫療團隊成員也剛好多是友善的基督徒,於是帶著忐忑的心進入手術室。

 

麻醉後半睡半醒之間,他聽見耳邊響起一首詩歌,於是內心一邊禱告一邊跟著哼,不久後睡著。在夢中,高煥斐看見耶穌在草地上,四周有許多小朋友將耶穌圍成一圈,開心地繞圈圈;當他看到某一位小朋友的正面時,竟然就是兒時的高煥斐自己!

 

手術一結束、他醒來時驚喜地說:「我看見耶穌了!」然後可以自己直接走回病房,隔天去外教會服事,復原速度驚人。且當他在異夢中見到耶穌的同時間,在家中淋浴的妻子也看到耶穌帶她回兒時受傷的場景並賜下極深的安慰。

 

因信主後,自我形象慢慢被恢復,高煥斐也改變處事態度,特別在武術教學上,從嚴厲轉變為愛的教育。「我以前為了賺錢,帶過宋江陣、舞龍舞獅和各種廟會,怎麼可能會來教會?但現在教課時,卻在彈吉他、帶敬拜,向家長和小孩傳福音,自己回頭想想都會嚇到!」

 

高煥斐在武館內,帶著學員們談吉他唱詩歌,重視溝通和愛的關係。(圖/高煥斐弟兄 提供)

高煥斐分享,信主後把教學的焦點,從過去「看成績」、參加比賽為主,轉型為重視「品格」,讓孩子們知道自己本來就有「價值」而不是因為要「做」什麼才有,並引導他們學習感恩。轉型期雖流失許多學生,收入大受影響而難免沮喪,但仍順服神的感動繼續朝此方向前進;震動之後,如今迎來嶄新蒙福的局面。

 

如今高煥斐一家人走在豐盛的恩典之中,因著有耶穌,人生的爭戰不再是靠自己的能力苦撐,而是學習交託,進入愛子的國度中;用「愛」勝過這世界,並因著生命的更新,成為另一個生命的祝福。

 

相關閱讀》

曾不得已當靈媒,欲輕生被基督徒老師阻止 耶穌帶她看見天堂地獄,應許全家必得救!

 

精選要聞》

母女原是「生命共同體」,一場意外奪走女兒生命 狐獴媽媽溫芳玲靠神放下:媽媽愛妳…

破除5個陷入擔憂的根源 找回喜樂生命

2020今日報十大精選信息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獻上初熟的果子—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