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按摩師也不當算命師 他走出自殺陰霾成「第三師」:盲人靈魂盲人救!

不當按摩師也不當算命師 他走出自殺陰霾成「第三師」:盲人靈魂盲人救!

  • 2021/01/26 10:42
  • 3940
  • 記者 / 黃睿慈 台北市報導

林德昌牧師走出自殺陰霾,並用生命見證鼓勵其他盲人,越活越喜樂。(圖/記者黃睿慈)

「(開刀)手術後一個禮拜拆線,緊要關頭的30秒,醫生要拿下紗布,我很期待手術成功,結果張大眼睛,什麼都看不到了…」他心裡的絕望和黑暗,就從那時候開始扎根…「我父母很愛我,他們說好,爸爸的左眼給我,媽媽的右眼給我,但醫生說我是視神經壞死,再也救不了了…」林德昌牧師說。

肉體、心靈雙重失明

盲福會共同創辦人林德昌牧師,來自台灣東部的阿美族,父母在他年幼時便決定下山到平地生活,也希望兒女多見些世面。小學六年級下學期,林德昌發現眼前的視線越發模糊,仍可正常打球、做運動,卻逐漸看不清黑板上的字跡—只因他發燒了。

 

父母緊急將他送醫後,才發現他罹患「青光眼」,接著安排動雙眼手術。術後一周,是他滿心期待能拿掉紗布的日子。他心想,要再看看父母慈愛的面容,要繼續回學校念書,要看清晰這美麗的世界...沒想到,時間隨著醫生拆紗布的手,緩慢流動,最後停滯不前。

 

等眼球上的「障礙物」挪去,他興奮地睜開眼睛,卻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了......「雖然我父母很愛我,他們說好,爸爸的左眼給我,媽媽的右眼給我,但醫生說我是視神經壞死,不是角膜移植能解決的問題,我的眼睛再也救不了了…」

 

爾後一年內,父母像發瘋似地帶他去找各大廟宇的神明、算命師,也找上巫師、乩童求助,甚至還有算命師對著他喊「你是被XX鬼煞到!」儘管四處尋醫、花盡錢財,他的情況仍不見好轉。林德昌形容,自己就像《聖經》裡血漏的婦人般,無助又難受,也因此一蹶不振。

 

因著眼疾,父母將他送進盲人學校,學習了多重技能,包括盲人點字,手持盲杖走路,參加合唱團和管樂社,參加柔道社以及學習按摩技術。

林德昌牧師擁有音樂恩賜,時常彈吉他敬拜神。(圖/記者黃睿慈)

高中畢業後,他順利成為一名按摩師,隨著去過各大基督教的醫治佈道會、神蹟特會,不論是再有名的牧者,再迫切的禱告,他的眼睛還是「無動於衷」。不僅肉體的眼睛看不見,心裡的眼睛也慢慢消逝。

 

長達8、9年的過程中,林德昌看似能夠自立,卻數度想跳樓自殺、吞安眠藥配酒,欲藉此長眠不醒,卻沒料到他所選擇的路,只是讓自己更多地絕望。

 

盲人也能作「第三師」

「反正盲人出來,不是作『按摩師』,就是作『算命師』,就這樣吧!」林德昌索性開始放縱私慾、夜夜笙歌,吃喝嫖賭樣樣行,認為現階段只管著賺錢就好,反正日子過完一天是一天。

 

有一次,朋友邀請他到教會聽講道,會後詢問他心得,「你知道今天這位是什麼牧師嗎?他的眼睛看不見!」聽到這裡,林德昌彷彿看見一道微弱的曙光,看見未來的出路,「原來,盲人還可以作『牧師』!」台上這位盲人講員,就是周勵道牧師。

 

那天返家,他跪下來認真禱告:「主啊,如果這位盲人都可以作牧師,那我也要!」作完這禱告後,他接觸了「伊甸殘障基金會」,也加入知名基督徒女作家劉俠所創辦的喜樂合唱團,隨著團隊到處服事;過程中也去神學院讀本科系,先後念了兩間神學院,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畢業後一路作傳道人至今。

林德昌牧師分享,盲人要傳福音給同胞,明眼人大多沒有向盲人傳福音的使命感和危機感,盲人一定要先自救!(圖/記者黃睿慈)

神為他預備居所,走入婚姻

1992年,林德昌代表台灣,參加國際級殘障奧運比賽的盲人柔道項目,獲得銅牌,他便將所得獎金作為買房基金,神也讓他與妻子在感情長跑5年後,順利走入婚姻。

 

45歲時,他擔任伊甸殘障基金會的處長,過著即將退休享福的生活,沒想到有天,上帝出言提醒:「你領受的恩典那麼多,怎麼好像處在這個位子上很逍遙喜樂?你知不知道,大陸還有很多盲人活在雙重黑暗裡面?」他嚇得立刻回神,清楚知道這是神在對他說話。

 

不久後,他遇見企業家雷玉林,同樣是名中途失明的盲人,原本妻離子散、事業全毀,沒想到信主後家庭和事業都改變,雷玉林常和他分享,「我不像林牧師有口才,雖然神沒有醫治我眼睛,但給我賺錢的能力,我出錢、你出力!」

 

因此倆人一拍即合,共同創辦「中華盲人福音聯合會(簡稱:盲福會)」,向大陸1,700萬的盲人傳福音,「如果一個盲人牧師要牧養100個盲人,就要有17萬的牧師,這是很可觀的數字!」林德昌牧師提到,盲人要傳福音給同胞,因為明眼人大多沒有向盲人傳福音的使命感和危機感,盲人一定要先自救!

 

神保守祂的僕人

說起他的父母,林德昌牧師的神情滿是感恩,因著他們的即早栽培,使其有今天的成就,但他從未想過的是,父母生命的晚年期間,父親因車禍導致斷腿離世,他好不容易走出傷痛,並摸著棺材向父親承諾「爸,你放心,媽媽由我來照顧!」;豈料不久後,母親也因中風相繼離世,讓他的世界徹底崩塌,心裡忍不住哭喊:上帝啊,我作牧師耶,但我爸媽怎麼這麼慘?

 

在不斷埋怨中,神賜給他屬天的平安,使他明白「父母的終點即是天家」,林德昌牧師終於放下,也將榮耀歸給神,期許有天,能與最愛的親人在天國相會。

林德昌牧師分享約翰福音14:6經文。(攝影、剪輯/記者黃睿慈)

 

精選要聞》

我該結婚嗎? 劉家富牧師:釐清「浪漫的錯覺」,單身男女預備自己的8個要點

婚姻失控!成癮、不忠、貧窮摧毀家庭 神翻轉成助人者,接納未婚懷孕者共建10人家庭

睡不著? 默想這些經文,助你一夜好眠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今日報新春奉獻回饋專案—福音紅包袋》點此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