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溫哥華隔離的日子》豬味韭菜水餃

在溫哥華隔離的日子》豬味韭菜水餃

  • 2021/02/26 16:45
  • 799
  • 作者 / 吳書翔

(圖/shutterstock)

「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韮菜、葱、蒜。」—民數記11:5

 

移居溫哥華正式滿一週,對我來說生不如死的隔離期間,除了失去與眾人physically互動的機會,最深有體悟的就是聖經中所有跟「吃」有關的經文......

 

隔離期間暫時棲居一個超有愛的姐妹家,剛來時她還在溫哥華,吃了她烤的千層麵,生活幸福洋溢。但她回台後,我就開始過著「一簞食,一瓢飲」的生活。首先,對非常相信「關係性自我relational self)」的我來說,要獨居14天就已經夠不好了!連傳道書所說,人在日光之下,唯一有意義的一件事——吃喝快樂都被剝奪,簡直找不到存在的意義,令我迷失在黑夜裡...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馬太福音6:11)熟悉的這句主禱文,最近更是令我深有體會。因暫居時廚具有限,為主?)被囚的我,每天都只能依靠愛我的表姐與姐夫,為我買來各式微波食品及冷凍水餃。

 

前幾天一早打開冰箱,發現現有存貨已經所剩不多,就問表姐何時能幫忙補貨。週間都要花一小時車程去上班的她表示,要等下個週末才能採買。頓時,一股對斷炊的恐懼籠罩著我。過去不論在台北或新竹,真的過著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生活,最多也就是過條馬路7-1150嵐等著我。直到看見快空了冰箱,才切身體會到「我日用的飲食,上帝和表姐賜給我。」

 

說起從早吃到晚的冷凍水餃,其實對我這水餃的骨灰粉來說是一大福音。但我萬萬沒想到表姐從當地華人超市買來的韭菜水餃,徹底顛覆了我的世界觀。作為豬肉韭菜水餃,他卻完全沒有韭菜味,徹底背叛了他的self-identity,甚至連豬肉的「豬味」都重到令人作嘔。讓我不禁在與表姐的對話中,對他發出如此勸告:「豬味弟兄,既然蒙召作韭菜水餃,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

 

殊不知這句話引來表姐(如耶穌在曠野與魔鬼交戰般?),用經文斥責我:「但是下一句是:凡事吃飽、不挑食、忍耐,用愛心寬容OOO當地華人超市)水餃,用和平與豬味彼此聯絡。」

 

我接龍:「但下一句是,竭力保守聖靈所賜韭菜的味道。」

 

她再回:「但下一句是,身體只有一個,水餃卻有多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吃飽的指望。」

 

這就是從小在教會背金句長大、四代基督徒的吵架方式,一點都不正統XD

 

然而,這番難得的隔離經驗,卻讓我對當年身在曠野中的以色列人多了極深的同理。我是隔離十四天,他們是四十年啊!上帝引導他們的同時,「他苦煉你,任你飢餓,將你和你列祖所不認識的嗎哪賜給你吃,使你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申命記8:3)

 

生活在UberEats, Foodpanda滿街跑的台灣,可能很難對此場景深有所感。但多數人一定都體會過,在我們被生活重壓的喘不過氣時,只要能吃到一餐美味料理,確實能稍微撫慰到我們疲憊不堪的心靈。可見當人被苦煉、飢餓、只有嗎哪或難吃的豬味韭菜水餃可以吃的時候,該有多難熬。當我讀到以色列人發出的:「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韮菜、葱、蒜」(民數記11:5)是多麼有感。

 

但感謝神,總是滿有憐憫,在這般孤寂的隔離日子中,仍賜下許多愛我的人,輪流和我視訊交流。祂異國將我所不認識的豬味韭菜水餃賜給我吃,是要苦煉我,試驗我,為叫我終久享福

 

「就是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的,引你經過那大而可怕的曠野⋯⋯他曾為你使水從堅硬的磐石中流出來,又在曠野將你列祖所不認識的嗎哪賜給你吃,是要苦煉你,試驗你,叫你終久享福。」申命記8:14-16

 

立刻加入盼世代Telegram

追蹤盼世代Instagram

盼世代Facebook粉絲搶先看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