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恩堂張傳琳傳道47年事奉:人生就是一卷約伯記 跟隨神是懷疑與痛苦中,仍義無反顧的路

張傳琳傳道事奉半世紀見證(上)

懷恩堂張傳琳傳道47年事奉:人生就是一卷約伯記 跟隨神是懷疑與痛苦中,仍義無反顧的路

  • 2021/03/03 14:04
  • 5481
  • 記者 / 張釋云 台北市報導

張傳琳傳道回憶起回應神呼召的經過,數度激動落淚。(圖/記者張釋云)

懷恩堂傳道張傳琳,民國38年生,現年72歲;自25歲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回應神的呼召起,忠心事奉神已47年。「『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見你』,這段經文,就像是我一生事奉神的心得縮影。」張傳琳傳道分享。

11歲以單純的心回應神呼召 全心事奉

〈約伯記〉42章寫道:「約伯回答耶和華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採訪一起頭,張傳琳傳道即分享,「曾經,最讓我惱怒跟困惑的經卷,就是約伯記,但是現在,在我事奉了47年後,最會傳講的,也是約伯記。」

 

3歲時,她第一次踏進教會,自此愛上神的家,也愛上神,甚至在周日,要參與三場主日聚會,正是因「愛極了」有神同在的地方。

 

11歲時,在一次神學主日的呼召上,她懷抱著對神單純的心,「糊里糊塗」地跑到台前回應。直到16歲,每年神學主日,她都是這樣興奮又單純地,在講台前舉手回應,願把生命獻給神。

 

自25歲進入浸信會神學院就讀算起,她一面事奉神,一面繼續進修,期間取得「東吳大學」哲學學士、美國「韋倫大學」教育碩士、美國「德州理工大學」心理諮商博士;並歷經浸信會懷恩堂教育傳道、「台灣浸信會」神學院副教授、「清華大學」副教授、「陽明大學」副教授,及「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資深教授等職。

 

傳「道」人在究竟在傳什麼道?歷經神學、哲學、心理學各面向裝備的張傳琳傳道表示:「這個『道』,是一場生命歷練,從不知道在信什麼、到信進頭腦、信進心裡,最終,進到毫無疑問的降服裡」。不論是對傳道人自己,或是對所服事的對象,人,在信仰路上所要歷經的功課,總有這關要過。」

 

過不了心裡的關卡,數度遠離與神的約定

回應神呼召,並非坦途的開始,長年於「岡山浸信會」聚會,高中畢業之前,她收到來自浸信會神學院「臨門一腳的關心」:「張傳琳就要高中要畢業了,有沒有要奉獻(生命)啊?有沒有要來讀神學院啊?」教會的牧長們、神學院院方,很關心這位從11歲起,就興奮地、期待要把自己奉獻給神的會友。

 

「不要,我不奉獻了,我要去賺大錢。牧師都窮窮的,我不要奉獻了。」張傳琳以小時候所目睹的記憶、為搪塞理由。一日,她送米去給教會牧師一家人,一開門,她看見牧師夫婦和六個孩子,一共八人圍著餐桌,而桌上,只有醬油拌飯。

 

事實上,她累積了5~6年的熱情,並非突然被澆熄,而是家人總耳提面命,要她改掉壞脾氣,只是用了並不適合的方法,以致打擊她的信心。「妳脾氣那麼壞,講耶穌都不會有人要信啦!」

 

年紀尚輕的張傳琳傳道,好面子,覺得自己被家人叨叨念念了幾年,臉都丟光了。「我脾氣不好、怕丟臉,又自卑、又自傲,高中畢業之前一拗之下,就放手了自己在講台前與神立過的約,」張傳琳回憶。

1984年,張傳琳傳道(第一排左一,著白色洋裝者)在懷恩堂事奉。(圖/張傳琳傳道 提供)

初入職場,看見世界存在不公不義

於是,她索性報考一般大學,畢業後正常求職。從小在教會長大,進入社會這個「大染缸」後,她第一次愕然發現,原來世上沒有一塊淨土,可以活得與所相信的真理相稱。

 

第一份工作,老闆要她做假帳;也遇過,過年過節警察上門收「規費」。「規費,什麼規費,警察不是人民的保姆嗎?怎麼會跟我們正常做生意的店家收規費呢?」跟警察大小聲理論的張傳琳,就是不肯繳。

 

她的堅持讓警察無時無刻盯哨,伺機開罰單,但影響到工廠員工作業,「張小姐,拜託妳就繳了吧,妳不繳,那我們繳行了吧,我們只想要每天順利工作啊!」

 

在職場三年,張傳琳傳道一樣讀經禱告,過著基督化生活,只是,每次讀到「耶穌呼召門徒」的經文,就讀不下去,整顆心被與神立過的約攪動著,「我不了解使徒,為什麼神一呼召,使徒就放下一切跟從,但我卻千百個藉口,連『怕丟臉』都當成理由。」

 

三年掙扎、三年反覆,三年對神、對自己無數疑問,轉了一圈,還是回到曾與神立下的約定裡。繞了這段路,正是張傳琳傳道開始事奉數年後,對心理學產生興趣的遠因。

接受裝備初期,接連遭逢母喪與摯友喪生

張傳琳傳道在25歲考取浸會神學院,回應了她從11歲起,在神面前立下的約定。但偏偏在行出與信心相稱的行為同時,一連幾起意外,讓從3歲起就沒有離開過神的她,信心遭受極大撞擊,使她第一次對神產生憤怒,掩面不見神。

 

張傳琳傳道是家中唯一的女兒,與母親關係極好,母親早婚早生,兩人相處就如姊妹。考取神學院後的第一個月,母親因手術而意外身亡。這是一次子宮摘除手術,麻藥剛上,躺在病床上的母親,就因心肌梗塞過世,手術都還沒進行。

 

「怎麼辦啊?她才剛奉獻啊!怎麼就遇到這種打擊,都預備了那麼久了……」教會裡的弟兄姊妹或牧長,紛紛表示關心與擔憂,到家裡探望她。因遭逢喪母打擊,才入學的她就選擇休學,因為對神產生憤怒。

 

「『你就跟她們說張傳琳死了,以後再也沒有這個人!』我請父親一一回絕對外的探視,牧師與師母來,我都不見,妳就知道我脾氣有多壞。」

 

她不去教會,停止禱告讀經,直到有天,神在睡夢中叫醒她。「那段時間,我感覺睡夢中有聲音把我叫起來,說祂愛我。我知道是神在喊我,休學半年間,常常聽到神這樣叫醒我,說祂愛我。」

 

但是,「我從小脾氣不好,到了這事上,也越發了解自己脾氣有多壞,神越說愛我,我越生氣,越對祂大小聲討價還價,沒好氣地跟祂說,『你沒資格說愛我,除非把我媽還給我。』」

無法理解生死別離,對神大發怨言

但神不放棄,持續祂對張傳琳傳道說話的方式;半年內,祂除了說愛她,再沒有別的解釋。「我聽了整整半年,神說祂愛我,雖然還是沒有得到我要的解釋,但(我的)態度軟化了一點,畢竟聖經上說我『無處可躲』。我復學了,但感受上,覺得自己是個奴隸,神的奴隸。」

 

復學後,生命跟她開了第二個大玩笑,「簡直把我推進更深的深淵」。教會中,她的兩位摯友接連因意外過世,是兩位弟兄,一位當時在空軍服役,另一位是工程師。

 

張傳琳傳道回憶,「這位很愛主的空軍弟兄,總跟我說,『張傳琳你先去,我退役後,隨後就到』。他指的是,自己將來有天,也會全時間都奉獻給神。」但是偏偏,一次颱風中,因瞬間風速過大,吹得停機坪上的直升機,有許多都需要維修後才能飛行。這位弟兄剛好就在風災後試飛,飛機離地還不遠,就機毀人亡,事故原因,是因機身的某處螺絲沒有栓好。

 

另一起令她同樣不解的意外,是從小在教會一起長大的工程師弟兄。他因十大建設興起時、投入高速公路建設,某次整理電纜線時遭電暈,昏倒面朝下,鼻子剛好埋在連日下雨過後,累積雨水的一坑小水漥裡,死因被判定為「在高速公路上溺斃」。

 

「我真的不懂,怎麼會有人在高速公路上溺斃,我真的不懂,無法理解,神為什麼要讓這種事情發生……神為什麼要讓苦難發生在人間,又不給解釋……我真的覺得太沒有道理,人世間有那麼多痛苦,神都不解決…………」

張傳琳傳道與已故的周聯華牧師(右)。(圖/張傳琳傳道 提供)

因生死分離痛苦,始對神滿懷疑問與不解

遭遇接連三起至親、摯友喪生後,她從對神懷抱單純的信心,到滿懷憤怒與疑問;她想知答案,所以終日禱告、不停禱告,求神對這些痛苦和疑問,給予一個解釋。回到神學院課堂的她,也一直發問糾纏老師。對生死、對人為何要承受痛苦,種種對神不滿,她用疑問的方式,拋給老師。

 

她記得,自己總是在課堂上激動地問:「為什麼約伯俯伏在地禱告神,他瞬間就明白了,『從前風聞有神,現在親眼見神』,約伯懂了,但我不懂啊!那既然聖經沒寫我要的答案,妳是老師,就要負責告訴我。」

 

但老師這樣回答:「張傳琳,你不要再問了,妳再繼續問、我也不會回答的,因為答案我也不知道,妳的問題,聖經沒答案,聖經沒答案的問題,妳也不要問了!」

 

屢次在神面前呼求答案卻不可得,所以漸漸,她放棄從神那裡得到令她滿意的「標準答案」,轉而靠自己整理出,以當時自己的生命厚度能乘載、能理解、能自我圓滿的解答。「我只好得出『自我解套』的答案、跟隨就是犧牲、跟隨就是義無反顧、奉獻就是把自己獻給神。」暫時,她放下對神的千百個疑問,帶著這樣的心志,完成神學院的就讀,直到畢業。

 

已安息主懷,曾在懷恩堂擔任牧師三十餘年,並數度出任「東海大學」董事長,亦有「總統御用牧師美名」的周聯華牧師,親自到學院打聽她。「那個高高的、聲音粗粗的、很會講道的女學生,畢業後去了哪裡?」這時,張傳琳傳道已經從神學院畢業,投入禾場。

 

(未完待續)

 

精選要聞》

(下篇)神若不按我們的期待來行事,祂就不是愛? 張傳琳傳道:痛苦,是錯誤期待神而作繭自縛

 

精選要聞》

你焦慮了嗎? 把擔憂交給上帝、打敗焦慮的五個方法!

「神啊!為什麼是我?」主任牧師確診COVID-19 神大能保守他十天內得醫治,會友全康復!

誤入異端十年的他,得救後創聽障烘焙坊 網路上大受好評,讓「安靜靈魂」發光!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HIS寵愛她福音保溫瓶》點此奉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