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之聲專欄】基督徒可以說善意的謊言嗎?

【泉源之聲專欄】基督徒可以說善意的謊言嗎?

  • 2021/03/04 10:31
  • 2038
  • 作者 / 王誠正

(圖/shutterstock)

常常遇到有人問,當家人罹患重病,醫生將實際的病情告訴家屬,一回到病房,該不該將實情告訴家人呢?有些基督徒會對家人說:「別擔心!醫生說你很好!你一定會好起來的!」這樣算不算說謊?如果真的有白謊,那「白謊」符不符合聖經真理呢?

聖經中的例子

女喇合藏匿以色列探子在自己家中的時候,面對耶利哥城中之人的質問,她為了保護以色列探子而向他們撒了謊,而這個謊卻被後世表揚成敬畏神的表現,甚至讓喇合成為了耶穌基督家譜中的女人其中之一。

 

替摩西的母親接生的收生婆,欺騙了埃及士兵,將嬰兒摩西保護留了下來,這樣的舉動,也被賦予正面的評價。然而,評斷一個謊言是否符合真理的標準,卻常常讓基督徒感到困惑,甚至是在現實生活中的許多事件讓人掙扎不已:

 

一方面為著說謊遭受良心的譴責;

一方面又覺得為了維護某些事情,而不得不說謊,到底該何去何從?

 

在《21世紀教牧倫理學》(陳尚仁著,校園)這本書中,就談及這樣的問題。這是屬於教牧倫理學的範圍,意旨這是一個存在於真理當中,常常使人覺得兩難的情況。

 

書中用兩個例子來描述基督徒能不能說謊這個命題的正反兩面:

 

說謊不能成為普世的原則

哲學家康德這樣說:我可以說每一個人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都可以做不實的承諾嗎?於是我馬上發現,我會想要說謊,但我卻不希望說謊成為一個普世的原則。

 

因為這樣會造成兩個後果:第一,別人再也不會相信我的承諾;第二,別人也會用不實的承諾來對待我。

 

因此康德認為說謊會讓一個人失去了道德的價值,堅決認為任何形式的說謊都是違反真理的。因此喇合及收生婆的行為是不對的。

 

尋求神的旨意,遵行誡命

另一方面,潘霍華卻有不一樣的看法。潘霍華強調「什麼是上帝的旨意?」遵行誡命是順服上帝在基督裡對人所發出的全面又具體的要求。

 

1940年,彭柯麗知道在納粹對猶太人的逼迫肆虐之下,窩藏猶太人會帶來很大的危險,但是她仍然因為信仰的緣故,堅持他們應該保護每一個來到他們在荷蘭的家中請求庇護的人。為了藏匿猶太人並躲避納粹的追查,他們必須撒謊、造假、賄賂。

 

我們必須了解,潘霍華時代的德國人很多是被納粹所洗腦,甚至當時的國家教會也受到納粹的操控,宣誓效忠元首,在這樣的氛圍之下,真理跟謊言已經完全被顛倒過來了。

 

所以對潘霍華來說,如果一個基督徒沒有跳脫遵守規則、服從命令的義務論,就不可能回到信仰的正軌。(21世紀教牧倫理學,P222)

 

康德的絕對誠實反對潘霍華的理論的原因在於,如果每一個說誠實話都要看場合的話,那誠實好像就失去了它的意義,而如果社會上充滿的都是這樣的人,社會(甚至教會)也會失去對彼此的信任。

 

潘霍華其實也不是主張應該要說謊,只是說不說謊的評斷標準不能只設定在思想跟言語的矛盾上面,思想跟言論是否一致還須建立在上帝心意的背景之下,當然,這是潘霍華面對納粹時代的一個特殊的背景。

 

基督徒可不可說謊?

回到今天的主題,一個基督徒到底可不可說謊?我覺得這還是一個很難界定答案的問題。

 

當一個弟兄姊妹來問我說:我該不該告訴我的家人他的病情的真實狀況?我不是這位弟兄姊妹的家人,更不是上帝,我看的不是最全面,不可能給出一個顧及全面的答案,也不可能因為我給這位弟兄姊妹的答案而替他背書,讓他遭受質疑的時候可以說:「這是傳道教導我說的。」

 

因此,倫理學的問題其實是要讓我們了解,聖經的真理並不是死板板的非黑即白,律法雖然是白紙黑字,但是上帝的心意往往跳脫字面的意義跟人的理解以及想像。

 

我們必須要在禱告裡面不斷地問上帝:「什麼是上帝的心意?上帝要我怎麼做?」這才是回歸尋求上帝的本質。畢竟,牧者是將人引導到上帝的面前,聖經也有被人誤解的可能性。然而,一次性地尋求上帝不夠,要不斷地確定、尋找,直到問心無愧、被上帝的平安充滿為止。

 

(文章授權/泉源之聲-台南聖教會) 王誠正傳道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