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疫情風暴的省思:檢驗我的心是否有「偶像權勢」?

專訪》疫情風暴的省思:檢驗我的心是否有「偶像權勢」?

  • 2021/03/22 09:38
  • 6041
  • 記者 / 張嘉慧 桃園市報導

面對疫情、或是環境的艱難,我們可以檢視自己:我「在乎」的是甚麼?(圖/記者張嘉慧、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

每一次風暴臨到生命,都能檢視我們的心,是否有「偶像權勢」?

不久前,台灣壟罩在「部桃風暴」的「囹圄」中。然而,身處末後世代,這些還只是「災難的起頭」,基督的門徒,該如何活出「真正得勝」的生命?桃園市府靈糧堂」主任牧師韓慧蕙指出,我們要對付「邪僻的心」。

 

面對疫情,我「在乎」的是甚麼?

「邪僻的心」指的是,我們裡面的疑惑、恐懼、埋怨、苦毒…等。

 

〈使徒行傳〉24章中記載到,保羅為了向猶太人傳講基督,被他們抓到腓力斯的面前控告,甚至落到被囚的境地。

 

韓慧蕙牧師說,從環境上來看,保羅身陷囹圄失去自由,被人藐視,處於極為辛苦的景況;從屬靈層面來看,保羅面對的屬靈爭戰,是謊言、宗教的靈,是整個宗教群體被「很大地蒙蔽」—百姓看不見真理。

 

但是,成為階下囚的保羅,沒有因此就抱怨、沮喪、低沉、恐懼,或是血氣回應,面對這些困境、逼迫,他勝過了「邪僻的心」,以致處於這些險況中,「基督」仍可以在他生命中如此「顯大」;「福音」仍可以在他生命中如此「有負擔」。當他面對腓力斯,可以解說公義、節制,以及將來的審判。

 

若他的焦點是放在「自身安危、舒適」,那麼,當他和西拉被打、入監時,他們無法「敬拜讚美神」。

 

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裡,囑咐禁卒嚴緊看守。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裡,兩腳上了木狗。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使徒行傳16:23-25

 

從這段經文中,神讓韓慧蕙牧師看見:

 

「屬靈的得勝,是裡面的平靜安穩,基督在他裡面得勝,所以那個祭壇,是他的『心』,獻了一個『對的祭物』,是他降服神。」

 

面對風暴,保羅的心是對的、裡面是得勝的;保羅裡面沒有「邪僻的心」,在他裡面沒有「偶像權勢」。

 

韓慧蕙牧師表示,若是保羅在乎自由,在乎安逸、舒適的生活,這個就是他的「偶像」。若是如此,當他失去自由時,會起來抗爭;當他面對不公平的對待時,會生氣憤怒。

 

環境就是在檢驗,我們裡面有沒有「偶像」。

 

「從神對我們說的話,我覺得看見的是,我們面對疫情時,我在乎甚麼?我是否仍然很在乎『神的國』,很在乎『神的名被尊榮』,很在乎『神的道有沒有被人聽見』,還是我在乎『自身安危、健康,或是順境』?」

 

若我們面對這樣的艱難,是不是還能「以主為樂」;不論得時不得時,不論健康與否,我們是否都能夠讚美神,都能相信祂是主、祂是神。

 

桃園市府靈糧堂」牧養不少的部桃會友,韓慧蕙牧師看見教會中的醫護小姊妹,在面對部桃風暴時,可以轉向神,更穩定的參加6-7全國祭壇;被送檢疫時,反而更多大量讀神的話語;遇到一連串的混亂,她不是在乎環境的難處、心裡的感覺,而是,很快的轉向神,定意讚美神。

 

「我相信,這是神要的。」韓慧蕙牧師說。

 

真正的祭壇:信任神、安息在主前

面對世界的動盪,我們生出的是甚麼?是像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後,面對曠野,生出苦毒、抱怨、負面的話;還是我們可以轉向神,仍然相信祂坐著為王。

 

「我覺得一個真正的祭壇是:信任神。」

 

「我們的主,就是安息的主,一個真正的祭壇,是一個安息在神面前,信任神(的生命),不論環境如何,仍然可以開心讚美,仍然知道祂掌權,祂會為祂聖潔的國度爭戰」。

 

「這場爭戰、不是我們能打的,」韓慧蕙牧師說,人無法打敗仇敵、黑暗祭壇,「是我們的主在打,我們是加入祂的軍隊。」

 

而牧者的角色,就是訓練弟兄姊妹成為「屬靈的兵力」,屬靈兵力的關鍵,就是「築有效的祭壇」,意即,我們的心是準確的,禱告可以降服神、蒙神悅納。

 

反之,若我們的心生出「邪僻」,將有損祭壇的能力。如何對付邪僻的心?答案是,神的話語是根基,我們的生命必須在神的話語中,不斷被調整、修剪。

 

執行祭司職任的特別時刻

慕約翰牧師曾分享「消防員」的故事。美國911發生時,所有人都往外跑,但消防員的訓練是:往火場衝「他們早就預備好,有一天有可能會殉職,因為這就是他們的職責—拯救。」

 

韓慧蕙牧師舉此例子表示:「在這個時候,就是我們執行祭司職任,特別的時刻。」

 

我們的心就是專注於,更多的與神同工,去尋求和查驗神的心意,一直調整自己與神對齊;以及,面對百姓如何代求,如何去察覺破口、堵住破口。

 

市府靈糧堂身處疫情的「蛋黃區」,位居部桃危機的「一級戰區」,身為教會的主任牧師,必須帶領「神的軍隊」勇於「迎戰」,韓慧蕙牧師說:

 

「感謝主,神揀選我們,讓我們有這樣的恩典。我非常的安息,我覺得,神把我擺在這個位置上,祂一定會給我夠用的兵力、戰鬥力、和能力。」

 

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裡,兩腳上了木狗。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使徒行傳16:24-33
 

 

精選要聞》

「鮭魚之亂」信仰知多少? 日本料理愛好者鄭恩智牧師:以理解取代批判

基督徒讓人很崩潰?!  松慕強牧師:請倚靠主超越律法,好好地愛神愛人

丟良心賺上億慘遭滑鐵盧,控告神反被「電醒」 為踢館進教會,大刀修剪迎豐盛恩典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我是媒體宣教士》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