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作一個內向人!」無收入卻贈出汽車筆電 邵聖光超自然日常:用膝蓋讀屬靈博士班

「大膽作一個內向人!」無收入卻贈出汽車筆電 邵聖光超自然日常:用膝蓋讀屬靈博士班

  • 2021/03/26 11:52
  • 7075
  • 記者 / 辛毓珊 台南市報導

現任「台南活水教會」顧問牧師邵聖光,曾在美國基督之家、慕主先鋒教會牧會,並擔任國際禱告殿華人地區主任。(圖/記者辛毓珊)

1968年的某一天,一位高齡產婦在一間設備簡陋的醫院中經歷著難產,她虛弱地禱告:「天父,這是你獎賞的孩子,如果只能保全一個,求祢保住他!」但聖靈清晰地回應:「今天,你們兩個人的命我都要保留,這個男孩未來也要服事我。」同時,父親邵遵瀾巧遇了聽過他講道的主任醫師、即刻調動最專業的團隊,一個被臍帶繞頸三圈的男孩於是順利出世。

邵聖光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三個姐姐;邵聖光的個性像母親,安靜內向。(圖/寇乃珍 提供)

這男孩名為邵聖光,現任台南活水教會顧問牧師,曾在美國基督之家、慕主先鋒教會牧會,並擔任國際禱告殿華人地區主任。出生台北的他,從小就隨著熱心傳道的父母四處搬家,5歲到菲律賓、12歲到美國,在適應異文化中成長。父母也和他分享:「你出生的前三年,我們正蒙召南下、到台南開拓教會,你的生命是在台南孕育的。」

 

我的屬靈家庭,正面與負面

邵聖光上有三個姐姐、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父母親很早就全職服事,在他出生時,全家已走在信心的旅程上20年了。邵牧師分享:「從小我們的家庭生活就是聚焦在神的話語上,家人聚在一起,時常就是禱告、築壇獻祭。」

 

「父母常常談著神奇妙的作為,也用禱告面對各樣的難題。」邵聖光記得六、七歲時,一次在菲律賓的晚上,他忽然內耳痛到尖叫、不斷地敲頭,媽媽見狀,第一個動作不是叫救護車,而是對邵聖光說:「孩子,跟我跪下來、禱告!」就看著母親抱住自己禱告,幾分鐘後他耳中突然「啪一聲!」好像有個泡泡爆炸、並掉了出來,耳朵就完全不痛了。

 

活在信心中是家庭恩典的一面。但邵聖光也坦然地分享一個深遠的負面影響:「我的父親很熱情外向,很會表達。但我像媽媽,安靜內向。所以我一直感到父親不太了解我。」原來,邵聖光從小不愛講話,父親常問:「你怎麼這樣子?那麼安靜。」雖並非責備,但卻讓邵聖光很放在心上,無形中就感到內向是個問題,「雖然他很愛我,但我一直無法完全擁抱我的個性。」

 

直到成年、一次聽講道,他看著台上活潑的講員,內心不斷地控告自己「我不是那樣的人…」掙扎中,聖靈忽然對他說:「孩子,你難道不曉得你的內向也是我榮耀形象、不可或缺的一面嗎?」神如光的安慰讓他得到了很深的醫治。「從此,內向對我不再是問題,我開始對自己說:要好好大膽地做一個內向的人!」

(右起第一位)邵聖光的父親邵遵瀾牧師,個性外向熱情,帶領全家順服神的呼召四處傳道、過著信心生活。(圖/寇乃珍 提供)

1986年,18歲的邵聖光與父母親在加拿大世博會中的合影。(圖/寇乃珍 提供)

啟示而來的醫治──對內向價值的看見

邵聖光牧師分享:「內向人不是不喜歡人,而是更喜歡安靜的空間,偏向深度思考。屬神的內向人,不需要人提醒他:有沒有在禱告、尋求?因為內向人的世界互動順序,就是神為優先。」耶穌在眾人前服事,也退到山上去安靜,所以內向、外向都是好的。

 

自從得到醫治,神也好幾次感動邵聖光要在眾人面前分享見證。「有幾次我一講完,就有人向我分享見證說:『我因為內向、一直被人唸,好想要自殺,謝謝你幫助我了解神如此創造了我,我的生命、個性是有價值的。』」

 

而內向人又如何面對作領袖、牧師的挑戰呢?邵牧師坦言:很困難。

 

「如果不需要回應呼召,我住在山上也很開心,和妻子、孩子與我的神就可以過一輩子。但是神偏偏呼召我進入和天然個性相反的服事:在眾人面前講話、很多人會找我互動。所以我相信:主,我有限,但祢無限。」

 

多年來,邵聖光學到「人無法拒絕神的創造、神也不會拒絕祂所創造的人」,所以服事中,總有充電的時間、被天父看重著。「太忙時,我向天父求救,事情就自然地會被對方取消。」恩典中,一步步地操練出與人互動的空間、越來越有信心:「當你願意回應神給的挑戰,就會得到祂的恩寵。」

 

「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大學時期

大學時代的邵聖光。(圖/寇乃珍 提供)

邵聖光出生在屬靈的家庭,但大學畢業前,他對神的態度是:「主,我要A祢幫我辦A,有難題,祢就釋放神蹟奇事讓我過關。」就讀物理系的他,擅長思考、腦袋靈活,卻放任老我學會小聰明、不擇手段地找捷徑。

 

如美國產品有30天試用期,即使用了也可以全額退費。當年的邵聖光就會刷卡去買音響設備、28天後包裝好還回去、再買一套新的。也學到用最短的時間賺到最高的收入,每天只要工作兩、三個小時,就抵過別人一天的薪水。

 

種種小成功讓邵聖光的野心不斷地擴大。大學最後一年,因確定畢業後就會和(現在師母)寇乃珍結婚,便計畫著買房,但卻不是用大學畢業生的心態,而是自認已小有成就、要買豪宅。很快地,看上了一間漂亮的房子,也和父親、未來的岳父協調、和賣家簽了約。

 

沒想到,準岳父的內心很不平安,便向邵聖光坦白、不匯款了,邵聖光一聽就心急,「真的感謝神的憐憫、聖靈瞬間澆灌、有一個力量束起了我的口舌,讓我謙卑地說:好!」第二天,他向賣家解釋,沒想到對方一氣之下,沒收近30萬台幣的訂金,並揚言提告。

 

「忽然間,我的世界撞了牆,夢想、野心化為烏有,第一次看不見下一步。」就在老我到了極限,過去家庭屬靈的影響就跳了出來,邵聖光開始記念從小父母活出信心、跟隨的這位神。

 

「天父,我需要祢,如果祢願意憐憫我,從今以後,生命手冊翻新的一頁、筆還給你,祢怎麼寫、我怎麼跟隨。」結果,7天內案子解決、訂金也全額退還。23歲、經歷起死回生的邵聖光,在危機中紮根了信仰、開始認真跟隨神。

邵聖光與(現在師母)寇乃珍在1988年步入交往關係,至今一家六口一起服事神。(圖/寇乃珍 提供)

神第一個指令:回美國基督之家服事

悔改的邵聖光像小學生般謙卑地尋求,神明白地告訴他:「帶著你的妻子,回到自認再也不要回去的美國基督之家服事。」原來,邵聖光曾因教會沒有自己想要的自由而離開,而神帶他悔改的第一步就是:「搬回去、重新學習服事。」

 

邵聖光一邊作工程師,一邊和妻子熱心地投入服事。兩人請休假都不會計畫要出去玩,而是會開開心心地到教會幫忙──即使只是整理幻燈片。他們明顯地發現:「即使在社會上很有成就,但都比不上在教會服事快樂。」

 

走向全職:MULT NOMAH神學院

一天,邵聖光意外地收到某間神學院的來信,對方感謝他對學院表示興趣、並邀他來校參觀、報名。邵聖光滿心疑惑:「我什麼時候填了資料?完全沒有啊!」他感到這並非偶然,便開始禱告尋求全職服事的印證。

 

一天,邵聖光回到家中,正從工作服換成家常服時,聖靈忽然澆灌下極深的平安,他的靈裡馬上明白:「神賜下了印證。」後來也在申請神學院上得到了供應。對方願意提供全面的獎學金,學費、生活費都無須掛慮。1996年,邵聖光夫婦帶著兩個孩子前往神學院就讀。

 

神學生,不是只負責上課,更要負責生命

過去善用小聰明讀書的邵聖光,如今又敬畏又認真地讀書,第一學期拿了滿分。他興高采烈地正想拿成績單給師母看,聖靈忽然對他說:「這學期成績很不錯呢!」

 

他於是慢了下來、獻上感謝,並問神:「為什麼祢如此對我說呢?」聖靈繼續問:「如果作丈夫也是一門課,你這學期給自己幾分呢?」神啟示著邵聖光「讀神學院,不是只負責上課,更要負責生命。」

 

於是,邵聖光開始每天固定花一個小時、經營與妻子的精心時刻。第二學期過了,他仍拿了滿分。回家前,他先問神:「天父,這學期我表現得如何?還有要注意的嗎?」神於是問了下一個問題:「你現在評估一下做父親的角色?」

 

邵聖光於是再次分別時間,每天晚餐前一小時就到家、和孩子們互動、直到晚餐後。整個週五晚上也都是家庭時間。「當我這樣決定,時間就不斷地燒掉,但我知道這是神的旨意,也就不去過分擔心。」第三學期,他恩典地繼續讀了滿分。

 

活在神蹟奇事裡的神學生

第四學期,神開始問他:「那我們之間呢?」邵聖光驚訝地說:「讀神學院不就完全是為祢嗎?」神才讓他明白原來「知識」和「跟神建立關係」是兩回事。

 

邵聖光非常感動,因為神當然可以第一個學期就提出這個要求,但祂卻願意讓他先把時間分配給妻子、孩子。「這是神學院教不出來的,系統神學厚厚一本,我可以考到A,但此刻我才明白父神的心。」於是他向神承諾「每天做功課前至少分別半小時親近神,且不設定結束時間、讓神決定。」

 

「有時半小時後,我就開始讀書,有時則是兩、三個小時都在敬拜。」對邵聖光而言,這不是例行公事,而是享受,也一直相信:「神會負責,而且也不是一定要拿滿分。」但學期一過,他仍滿分通過。之後,神更教導他看見實習教會、朋友的需要,不斷地把時間奉獻出去。

 

「祂行了神蹟奇事,我每給出一個小時,祂就加倍我完成事情的能力,很超自然的經驗,我沒有辦法合理地解釋。」

 

邵聖光回憶最後一個學期、是他奉獻最多時間也是課業最重的時候,不只要完成70多頁的畢業論文,還有林林總總20幾份的報告。但很奇妙地,他草擬完大綱、坐在電腦前「奉主耶穌的名、開始!」便雙手如飛、思緒如流水地,從第一個字打到最後一個字,打完就印出來、交出去,回來分數98分。「真的就是一直活在神蹟奇事裡。」

 

另一個信心學分:成為供應者

當邵聖光知道有神學院全額獎學金時,他向神禱告:「主,祢那麼恩寵我,那我不只要做一個被供應的見證,我還要成為一個去供應人的見證。」邵聖光回憶自己做工程師、收入較高時,還未有這樣的信心,倒是進了神學院如此熱情。而天父也開出機會挑戰他。

 

第一學期,一個朋友的車壞了,修理費要兩千多塊美金(大約7萬台幣),邵聖光一聽、靈裡就有感動,一下課,就主動陪同學去修車、並用自己的學費負擔。而付出後、奉獻就進來。「次數多到我無法記清楚是從誰來的。我的學費就一直付到底、從來沒有欠過錢。」

 

後來,邵聖光也看到很多同學需要電腦,但沒有錢買。他就跟神說:「我想要供應,請祢賜給我超自然的門,而且我要買全新的!」三年內,邵聖光送出了三台筆電、兩台桌機和一台車子。「我好像成為了倉庫,神給我錢、電腦、車子,我就把它給出去。」

 

畢業之際,邵聖光不只得到畢業證書,還成為該校歷年來最高分的畢業生、獲得模範生獎章。但他認為最寶貴的學習,是建立起這「供應者的信心」。

1999年,邵聖光以第一名從神學院畢業。圖中最右邊為邵聖光的父親邵遵瀾牧師及其繼母,最左邊為寇乃珍的父親寇紹穎。(圖/寇乃珍 提供)

用「膝蓋」得到的博士學位

畢業後,邵聖光原以為將往眾所期待的神學博士發展,但禱告時天父很幽默地對他說:「讀博士很好,但是我想開放給你一個博士班,報名不複雜也不用學費,只要說yes就好,但要用上你的膝蓋才能畢業。」

 

邵聖光感動地順服,不繼續攻讀博士。夫婦倆於是回到美國基督之家牧會,在年輕一代的英文堂牧養。神教導他:「你牧會的能力來自在我面前大量地禱告、親近。」邵牧師漸漸領悟到:「禱告不是列出事工求主來做,而是親近神。」〈約翰福音17:3〉成為邵聖光服事的根基:「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詩篇46:10〉

神學院畢業後,邵聖光夫婦回到美國基督之家牧會。下方二圖為在基督之家第三家服事期間,教會前往墨西哥宣教的照片。(圖/寇乃珍 提供)

面皮因「耶和華和他說話」就發了光

深度的內在生活,讓邵聖光的生命彷彿開出了渠道、神蹟奇事一直流溢在生命中。曾有一個讓學校十分頭痛的孩子,一畢業老師像丟炸彈一樣「送給你吧!邵牧師。」孩子在規定下勉強聚會,常常坐在角落或索性不進來;邵聖光大量地代求:「天父啊,除非祢做事,我不要用人的聰明智慧。」

 

一天,邵聖光走近這名悶悶不樂地學生、講了幾句話;沒想到,短短話語中充滿恩膏,學生靈裡的眼睛被打開了;邵聖光牧師回憶:「他突然看見我對他的愛,並明白這就是天父的愛。」

 

這名學生生命從此翻轉、火熱地追求神,年僅國一卻能勇敢地在校園走道上跪下、舉手大聲地唱詩敬拜,不管旁人嘲笑、十分堅定,最後他在校園裡成立敬拜禱告社團,與一位基督徒老師同工;邵牧師分享:「這是神的愛照耀在我裡面,從我的皮膚反射出去,能力大到可以翻轉一個人的生命。」

 

神的國,父的心

邵聖光在美國牧會10年。起初,在「基督之家第三家」,興旺起青年事工,但同時「基督之家第四家」的人數卻掉到近乎於零。好幾次,第四家的同工邀約邵聖光協助,但因為第三家正復興,他一直沒有答應。

 

對方三番兩次地詢問,忽然一次邵聖光想都沒想就說:「好,我思考看看。」當天,在尋求中,天父對他說:「我的國不是一間教會,你在這裡很開心,但從我的角度看,另一間教會卻歸零了。你願不願意、進到我的眼光去看呢?」聖靈深深地感動邵聖光從身為4個孩子的父親角色來明白「父神的心」。於是,他毅然地順服、到基督之家第四家,重新自「兩、三個人」開始。

 

神不斷地擴張邵聖光對國度的看見,並帶領他從教會跨到機構──進入美國「國際禱告殿」服事。「我發現神帶領我的方式是一個任務、一個任務為主,即使我每次到一個地方,都帶著在這裡退休的心情,但就像我爸爸一樣,我承襲了一個國度的呼召,任務完成了,神就會清楚地再帶我前往下一站。」

基督之家第三家的教會家人們。(圖/寇乃珍 提供)

 

精選要聞》

「如果可以重來,你要不要?」 外遇、負債如行屍走肉,林劍萍牧師谷底中被神翻轉

影評》你的信仰有多真? 為主發聲卻被綁票、被毒打、私刑虐待,行刑前淚流:我不怕死

羞愧感總是打擊你的信仰? 停止相信這三個謊言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今日報邀請您一起同工》點此奉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