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自認不會跌倒,人生勝利組突遇感情風暴 破碎生命被神修復:「試探難靠己力勝過」

曾自認不會跌倒,人生勝利組突遇感情風暴 破碎生命被神修復:「試探難靠己力勝過」

  • 2021/04/19 14:12
  • 4063
  • 記者 / 林子騫 高雄市報導

余文師走過感情風暴,生命被修剪後愈發成熟,如今已是兩個女兒的父親。(圖/余文師弟兄 提供)

時常於台上熱情帶領敬拜的余文師弟兄,身為忠心的教會長老之子,熟悉各樣教會服事且備受肯定;正當考進神學院、準備邁向一片光明坦途時,一場意料之外的風暴,徹底擊垮他的自信心…

「人生勝利組」瞬間跌落谷底

大約20年前,余文師的父親來到右昌長老教會,並委身於此,余文師就跟著參加主日學和各種教會活動,也特別喜歡在教會的生活。高中時,因不夠認真念書無法畢業,面對徬徨的未來,決定進入獨立招生的長榮大學神學院基督教學系。

 

雖然這不是余文師原本對人生的計劃,但大學四年如魚得水,週末到外教會實習也備受肯定,帶敬拜、教主日學…似乎樣樣都很優秀。「現在回頭看,我當時的態度不正確。」採訪過程中,余文師數度提及,從前的自己一度在掌聲中,迷失於驕傲當中。

 

大學畢業後,因那時體重過重免服兵役,他在23歲即進入神學院攻讀道學碩士。由於父母皆是布農族原住民,但余文師從小在都市長大,所以他期待能在這間神學院學習更多原住民文化,家族的人也為此感到開心。

余文師弟兄如今熱情委身於教會,過去生命也曾被破碎,從而深深感受到天父的愛,接納他再次回到家中。(圖/余文師弟兄 提供)

由於這間神學院畢業後,大致上前途一片看好,於是他成為許多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入學第一年,余文師安分守己、顧好課業;然而首次離家遙遠,他的心也慢慢偏離。升二年級的暑假,他與學妹開始交往;在小小的校園中,任何風吹草動全校皆知,但只要能持守界線、不影響課業,基本上校方並不干涉。

 

交往一段時間後,雙方和平分手,然而卻在一晚夜深人靜時,發生音量極大、驚動全校的狀況。隔天余文師便被校方約談,原以為這件事不算太嚴重,最多記過或留校察看,卻在兩、三週後被通知須退學。

 

當下他錯愕不已,思緒十分混亂,不知如何面對下一步,「我該怎麼跟我的家人說?要怎麼面對教會的弟兄姊妹?」當初受到教會相關層級的推薦才能來念書,現在因不光彩的事被退學,他實在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人生彷彿一瞬間崩壞,並充滿了懊悔。

 

煎熬的時期

2016年4月中收到退學公文後,余文師整天躲在宿舍;為了避開人群,有時候一大清早便到市區閒晃、坐在便利商店耗時間,深夜才回到宿舍睡覺。期間他也曾與校方討論處置,但結果仍維持原狀,內心十分無助。

 

「我很低潮,也曾想放棄生命,覺得自己很丟臉,讓家族蒙羞…」余文師回憶,那時為了隱瞞,他每天仍與家人通電話,編了許多謊話,假裝一切正常。

 

一個月後,他實在太累了,就對家長謊稱因學業壓力太大,所以想休學。當週父親就特別開車來接他,但回到家後,他仍不知該如何坦白。直到不久後,正好神學院長來到余文師的母堂講道,由余文師的父親接待並住在他家。院長到高雄後,私下問余文師:「你父母知道了嗎?」余文師坦言還沒。於是院長主動說,就由他來幫忙說明吧!

 

那是一個非常煎熬的夜晚。晚上院長在余家,父母泡茶時,院長便請余文師先回房,父母也感受到「氣氛怪怪的」。他離開現場後,繼續躲在樓梯偷聽;當院長說完事情原委,余媽媽哭了,父親也十分難過。但同時院長也表示,後續會盡力幫助。

 

接下來余文師回到母堂繼續聚會,但因太害怕別人關心近況,為了不接觸人群,半年內聚會都遲到早退,也不敢跟別人對到眼。「上帝把我從驕傲打下來…祂也給我安靜的時期,我禱告時祂沒有向我說話,就讓我一個人面對這些事…」直到2017年,余文師慢慢走出陰霾,回到小組和教會服事中。

 

這段時期,有一對外國傳道人夫婦來到高雄,需要一位會開車和講簡單英文的人,讓余文師有機會與他們一起服事8個月;雖然只是做些雜事,但這段寶貴的過程中,使他破碎的生命得以慢慢被重新建造

余文師弟兄笑稱,自己過去體態豐腴,如今為了讓身心靈更健康,也減重不少。左為夫妻合影,右為父母、妻女和弟弟,皆委身於教會生活。(圖/余文師弟兄 提供)

二度震驚

退學一年後,余文師有機會回到神學院當選修生,也開始與過去實習教會裡的姊妹交往。雖然有人認為他過去有不良紀錄,不看好他們的感情,但余文師很感謝女方父母給他們很大的空間:「他們(女方父母)相信,人都會改變,而且可以越變越好,因為上帝是真實的,所以認為要給我一次機會。」女朋友也鼓起勇氣,「賭了一把」在這個男人身上。

 

當一切慢慢步入軌道,卻又在2017年,經歷更大的信仰轉折點。那時,余文師還是神學院的選修生,卻發現女朋友懷孕了,「我們都很愛小孩,但當時還沒有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況且我才剛經歷一年半的災難,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和禱告些什麼內容…」就這樣拖了一個多月,胎兒已經三個月大,終於兩人鼓起勇氣準備告訴家人。

 

在一個星期五的晚上,余文師來到女方家;一開始和樂融融的氣氛中,遲遲找不到機會開口。終於快到尾聲,他一鼓作氣,先向女方父母道歉,然後說出懷孕之事。

 

「我事前沙盤推演很多狀況,包括岳父可能會揍我...」但出乎意料地,全部人聽完一片靜默,只剩電視繼續撥放;過了幾分鐘後,岳母先平靜地開口,提醒他應準備讓家長提親。

 

隔天,余文師特地從北部搭車回高雄,知道這麼重要的事情必須當面告訴父母。當晚正值父親生日,氣氛太愉快讓他不敢開口;隔天他陪母親打掃教會,便先向母親道歉,然後說出這件事,母親聽罷一度氣到快喘不過氣。當晚,他在飯桌上告知父親,一開始對方以為是在開玩笑,當發現是真的,便嚴肅地責備兒子數小時。

 

接著余文師的父母誠懇地向女方家長提親,這對年輕人也密集參加婚前輔導班,並在上帝面前深切地禱告、認罪悔改。2018年1月,雙方於宜蘭訂婚,2月份在高雄右昌長老教會結婚。余文師非常感謝母會的接納,所以當看到岳父牽著女兒進場,內心非常激動;當天賓客出席踴躍,也大大超乎預期。

 

同年6月大女兒出生,余文師離開學校,將重心放在家庭和職場;去年底二女兒出生,如今他也進入母會擔任幹事。

余文師夫婦與父母、弟弟與兩個可愛的女兒,皆委身於教會生活。(圖/余文師弟兄 提供)

長闊高深的愛

「我曾經以為自己會爛到底或憂鬱一輩子,但每一次在服事和聚會中,上帝都會給我一些新的啟示,我像瞎子摸象般,一點一點更認識祂,知道上帝仍然接納我和愛我。」那難以置信、長闊高深的愛,讓余文師得以再一次站立

 

經歷感情上的風暴與挫敗,余文師深感,唯有聖靈時時刻刻同在,才能勝過魔鬼無孔不入的試探「過去我很有信心,自認不會跌倒;但一步步的『沒關係』讓我落入試探,才知道靠著自己的力量很難勝過。」

 

余文師也勉勵,若真的犯了錯,甚至一次又一次軟弱和失敗,也要對主有信心,因為耶穌基督的寶血為我們而流,十字架帶來復活的盼望,所以犯錯後,仍要深切而誠懇地回到神面前認罪悔改。如今處理男女關係時,余文師建議,讓信賴的屬靈長輩介入;當雙方看重這份感情,並願意交在神手工,對兩人而言都是最有果效的方式。

 

 太魯閣號報導彙整》今日報帶您追蹤事件發展,一同為台灣禱告

 

精選要聞》

太魯閣事故 / 西湖國中老師駱盈盈追思會 父母流淚懷念:我們都想妳,直到天國再相見

你知道聖經人物但以理,早已開始「禱讀」了嗎

牧者建造會友屬靈生命?誰來建造牧者的?周巽光牧師、康來昌牧師、魏連嶽老師,他們這樣

 

立刻加LINE,熱門文

 

我是基督徒,我支持基督教今日報》立即奉獻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