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約眺望專欄】神—無所不能 (二)

【因約眺望專欄】神—無所不能 (二)

  • 2021/06/09 16:00
  • 2245
  • 作者 / 潘榮隆

(圖/shutterstock)

在醫生認定無以藥癒而放棄之際,我呼天搶地,教會牧師和兄姊竟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宣告;一個星期之後,我站起來了。耶穌基督既可把我從藥石罔效的困境救拔出來,祂當然必是無所不能的真神!

神的屬性(Attributes)常見者,包括:「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無所不知」。

 

它們的驗證,有主觀的(Experience-based)或客觀的(Evidence-based)模式。客觀的觀測有科學的實證、亦有理性的邏輯推論。但從歌德爾(Kurt Gödel)的「不完備理論」(【因約眺望專欄】2021/03/17、到羅素(Bertrand Russell)的「弔詭」(【因約眺望專欄】2021/02/08),科學和理性驗證的結果何曾不被置疑呢?

 

反之,主觀的經驗、常被譏為「偽科學」,但一再的被「重複」、眾口言之鑿鑿,直叫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因而,客觀的科學與理性,反倒被嘲諷為「寧信度、無自信也。」《韓非子.外儲說》。

 

在博士班從事研究時,我的指導教授一再的吩咐,論文(客觀的實驗)送出前,一定要先說服自己(多麼主觀啊)—在適當的範圍之內,我們就該勇敢、卻小心地把自己當成為最好的檢測器。

 

如是,我們來看「神是無所不能」,這個亙古不變的議題。

 

「能、不能」本身不是可度量或觀測的物質(Substance),天生就注定人言言殊。無怪乎,上世紀美國美學家喬治•桑塔亞納(George Santayana)說,「年輕人不要談論宗教」,否則徒然浪費生命;

 

但,另一位哲學家、神學家保羅•田立克(Paul Tillich)卻說,人生最重要的是「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終極關懷就是宗教信仰,它的對象是上帝、和自己的生與死,因此,盡早確信自己的終極關懷,才是苦難人間、動亂世代的首要事務,是幸福人生、豐盛生命的基礎。

 

兩位大師的直球對決,使我們確認:「神是無所不能」的論述,既然無法以客觀實證,那麼主觀的認知,不也是人類困境(Dilemma)裡一條可以理解的出路嗎?這個「結果論」(Teleology)告訴我們:人是何等的有限,卻見神是何等的恩慈啊。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但在年輕時深受桑塔亞納浪漫美學的影響,總是拒信主、受洗於千里之外。直到負笈北美,終得高級學位、美國夢逐一實現。

 

有一日,我突然整個人病倒了,在醫生認定無以藥癒可能而放棄之際,我呼天搶地,生命希望盡失、肉身軟弱、趴臥病榻不起,教會的牧師和兄姊見狀憐憫我,竟對我宣告說:「金銀我們都沒有,只把我們所有的給你:我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使徒行傳3:6)

 

一個星期之後,我站起來了。我的生命頓時全然驟改,我也誓將自己獻給主耶穌,終身事奉祂。接著二話不說,我束起腰帶,整裝返國,來到偏鄉漁港,無怨無悔地服事卑微的人群,直到今日。

 

曾經我用自己的生命,驗證了《聖經》裡記載的真實,就好像我在實驗室,照著教科書裡的SOP,重複實驗得到相同的結果,我相信教科書裡那些經得起檢驗者的真實,我更確信歷世歷代倍受人們檢視過的聖經,真是神的話語。

 

從我個人實驗的結果,我願意以生命來作保:耶穌基督是永生的救主。

 

耶穌基督既可把我從藥石罔效的困境救拔出來,祂當然也必是無所不能的真神啊。

 

(文章授權/潘榮隆牧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