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號角聲專欄】以巴衝突的歷史必然(二):得耶路撒冷為自己的產業

【末日號角聲專欄】以巴衝突的歷史必然(二):得耶路撒冷為自己的產業

  • 2021/06/10 16:00
  • 1216
  • 作者 / 王長瑞

(圖/shutterstock)

耶路撒冷不僅僅是一個歷史與地理的位置,更是神說話的位置。是上帝為它定位,不是人世間的歷史為它定位,更不是人世間的觀點為它定位。如果我們不從聖經的定位來談耶路撒冷,我們將永遠抓不著頭緒,因為任何一個層面都不能定義耶路撒冷...

如果上帝給世界十個美麗、有九個在耶路撒冷;如果上帝給世界十個苦難、有九個也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這個吸引全球注目的城市,就像世界的瞳孔,幻化絢麗奪目的歷史軌跡。時間跟空間在這裡交錯,短暫和永恆在這裡鋪陳,它是人類的故事,更是上帝的故事。

 

要談耶路撒冷可以從太多的面象談起。若要談歷史,它是人類文明的發展史。若要談種族,它是人類的起源,分散及融合。若要談宗教,他是全世界四大一神教(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的起源。若要談經濟,它是全球三大洲的中心點,首扼經濟、軍事、政治的樞紐地帶,它永遠有談不完的話題。

 

你可以從各個不同的層面去解讀耶路撒冷跟巴勒斯坦(舊約的迦南地)這一塊應許之地,但基督徒最終還是要回到聖經裡看神怎麼定義這一塊土地。

 

耶路撒冷不僅僅是一個歷史與地理的位置,更是神說話的位置。是上帝為它定位,不是人世間的歷史為它定位,更不是人世間的觀點為它定位。如果我們不從聖經的定位來談耶路撒冷,我們將永遠抓不著頭緒,因為任何一個層面都不能定義耶路撒冷於一二。

 

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2017年12月6號,美國總統川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且表示他已經下令國務院提出將美國駐以色列的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的計畫。

 

川普又表示這一項決定並不是表達美國將背離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永久和平的堅強承諾,美國仍然堅定促成雙方可以接受的和平協議;而且如果以巴雙方都同意,美國準備支持兩個國家的解決方案。川普表達他對以巴疆界的問題,不會採取任何的立場,他認為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將是新的折衝開始的方向。

 

這一項川普自以為是的決定,當然被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表示感激跟讚揚,並且形容這是「歷史性的一天」,是邁向和平的重要一步。但此舉卻引起了泛阿拉伯主義的國家群體激憤。

 

土耳其總統艾爾巴安,甚至表達耶路撒冷是阿拉伯人的紅線,一時之間阿拉伯世界沸騰了,全部把矛頭指向美國,各地反美風潮一再出現,連美國的盟友英法等國也都群起反對。川普的決定對以巴衝突到底是福還是禍?

 

耶路撒冷-大君王的城市

「錫安山,大君王的城市,在北面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詩篇58:2)

 

BC2000多年前亞伯拉罕的時代,耶路撒冷就已經是一個城市。那時撒冷王麥基洗德掌管耶路撒冷,還擔任至高神的祭司。亞伯拉罕將戰爭所得的1/10奉獻給麥基洗德(創世記14:17-20),那時耶路撒冷就已經稱為仁義的城、和平的城。

 

上帝考驗亞伯拉罕,要他把獨生子以撒獻給上帝,亞伯拉罕帶著以撒走了三天的路程來到摩利亞山,要把以撒獻給上帝。(創世記22:1-14)

 

「錫安」它原是耶路撒冷城中一座古代堡壘的名字。聖經第一次提到它是在撒母耳記下五章7節「而大衛攻取錫安的保障,就是錫安的城。」錫安不僅代表了堡壘、也代表了堡壘所在的城市-耶路撒冷。大衛攻下「錫安的要塞」之後,就擴建該城取名為耶路撒冷,將首都定都於此。

 

大衛晚年的時候,因心中驕傲數點百姓,被上帝懲罰,以瘟疫降災給以色列人。上帝差遣使者要滅掉耶路撒冷,天使站在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場,正要進行毀滅,神就制止了。也因為大衛的悔改,神吩咐先知迦得叫大衛在阿珥楠的禾場(撒母耳記下24章,稱亞勞拿的禾場)築壇獻祭,大衛被啟示才明白,這是神選定要建造聖殿的地方。

 

聖殿跟會幕一樣,它代表:

(1)神的居所

(2)以色列人敬拜神的地方

(3)是以馬內利,神與祂的百姓同在的地方。

 

詩篇一三二章13節:「因為耶和華揀選了錫安,願意當作自己的居所」;詩篇七六篇2節:「在撒冷有祂的帳幕,在錫安有祂的居所。」

 

亞伯拉罕時代的「摩利亞山」就是大衛時代的「錫安山」、「阿珥楠禾場」,也是現代稱呼的「聖殿山」。

 

伊斯蘭與聖殿山的關係

前篇〔2021/05/27以巴衝突的歷史必然(一)〕的論述當中,我們談到以實瑪利是泛阿拉伯人的祖先。他們的伊斯蘭宗教信仰也源自於猶太教的歷史,因此對挪亞,亞伯拉罕,摩西等都不陌生。

 

伊斯蘭教的創立者默罕默德,生於AD571年,卒於AD632年。AD610年默罕默德40歲創立了伊斯蘭教。認定阿拉是唯一的真主(造物主)。AD623-AD1050年伊斯蘭快速席捲亞非大陸,建立了一個龐大伊斯蘭世界。

 

根據《古蘭經》的記載,在AD621年7月27日的夜晚,真主命令天使加百列帶著飛馬神獸來麥加迎接先知穆罕默德。穆罕默德遂在加百列的陪伴下,瞬間騎乘飛馬神獸趕到了遠寺(耶路撒冷聖殿山上的阿克薩清真寺)。是為「夜行」。

 

然後,穆罕默德登上聖殿山上的一塊登霄石,隨即在今日聖殿山的奧瑪清真寺(又稱圓頂清真寺或金頂清真寺)內中心點的一塊石頭上登上七重天,準備面見真主,並聆聽真主指示。旅程最後在無極林處(在七重天的邊界)結束。黎明時分,穆罕默德即重返麥加。是為「登霄」。

 

奧瑪清真寺於AD688-AD691年,由第5任哈里發阿卜杜勒-馬利克在伊斯蘭教二次內戰期間下令在聖殿山上建造,再加上奧瑪清真寺旁另有一座阿克薩清真寺(又稱銀頂清真寺或遠寺),從此以後,因穆罕默德在聖殿山上的夜行登霄,現今的聖殿山繼麥加及麥地那之後,亦成了伊斯蘭的第三大聖地。

 

原本與伊斯蘭完全沒有關係的聖殿山,遂變成了伊斯蘭世界不可失去的聖地。當然、連帶著聖殿山外圍的耶路撒冷城也變成伊斯蘭世界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我們可以說「這是巧合嗎?」不!非但不是巧合,更是靈界黑手-撒旦的作為!
 

以巴衝突與聯合國181號決議文

從十六世紀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巴勒斯坦是在土耳其的奧圖曼帝國的統治下,當英國趕走了奧圖曼帝國以後,受國際聯盟委託管理巴勒斯坦地,這時約有50萬的阿拉伯人跟2萬5千名的猶太人住在當地。

 

英國於1917年簽署了「貝爾福宣言」,支持錫安復國運動人士在巴勒斯坦成立猶太國的夢想,並且聲言猶太國不能歧視阿拉伯人的居住權,結果大批的猶太人湧入巴勒斯坦買地定居。引起阿拉伯人嚴重的不滿,以巴衝突開始越來越激烈。

 

由於紛爭越來越激烈,英國頂不住阿拉伯人的壓力,1948年英國將巴勒斯坦移交聯合國管理,因此提出聯合國大會181號決議文,將巴勒斯坦地的43%給巴勒斯坦人建立巴勒斯坦國;57%給猶太人建立以色列國。決議還規定:成立耶路撒冷市國際特別政權,由聯合國來管理;試圖解決以巴之間的衝突。

 

以色列人欣然同意,但是當時的阿拉伯人完全不同意,他們認為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吋都是屬於他們的。當協調不成功的時候,1948年5月,英國便丟棄了管轄權,從巴勒斯坦地撤退。

 

當年5月14號,以色列片面宣告成立猶太國,當天五國阿拉伯聯軍與以色列的獨立戰爭開打。結果以色列大勝,阿拉伯聯軍大敗。此時輪到以色列人不給巴勒斯坦人建國,因為在獨立戰爭以前,巴勒斯坦人就已經從巴勒斯坦地逃難離開了。當時以色列總理梅爾夫人說:「我們沒有趕他們,是他們自己離棄這塊土地的。」

 

要得耶路撒冷為自己的產業

1948年以來,以色列與阿拉伯人打過五次大戰役,小戰役更是不計其數。中東和平一直是世界領袖極力想斡旋的使命,卻又是不可能的任務。什麼樣的原因讓阿拉伯世界如此與以色列為敵呢?詩篇八十三篇的預言提供了線索:

 

12節:「他們說:我們要得神的住處,作為自己的產業」

4-5節:「他們說:來吧,我們將他們剪滅,使他們不再成國,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記念。他們同心商議,彼此結盟,要抵擋你。」

 

當領土的爭執已升高成宗教原因以後,完全的排他性便出現了。耶路撒冷和聖殿山都成了以巴雙方不可退讓的原因。

 

誰要得神的住處,作為自己的產業呢?

6-8節:「就是住帳棚的以東人,和以實瑪利人,摩押和夏甲人。迦巴勒,亞捫,和亞瑪力,非利士,並推羅的居民。亞述也與他們連合,他們作羅得子孫的幫手。」

 

就是泛阿拉伯世界的國家: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葉門、約旦、沙烏地阿拉伯、巴勒斯坦人、伊朗等泛阿拉伯世界的國家。他們要奪取上帝親自選定,作為自己產業的耶路撒冷和聖殿山。

 

2000年7月大衛營高峰會,看似有希望的斡旋,卻仍以失敗告終。大衛營高峰會由柯林頓總統、以色列總理巴拉克、巴解(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袖阿拉法特,一起尋求以巴和談的可能性,但終究失敗,原因如下:

1.以土地換和平,雙方的持有面積談不攏。

2.耶路撒冷的主權問題:雙方都主張耶路撒冷主權歸自己。

3.回猶聖地之爭:回猶兩族均將耶路撒冷及聖殿山視為不可切割的一部分。

 

大衛營於焉失敗;之後鷹派登場--美國總統小布希和以色列總理夏龍登場,立場丕變,以巴和談仍舊是鏡花水月一場。聖經的預言沒錯,詩篇八十三篇提供以巴糾結最佳的寫照。

 

以巴會有真的和平嗎?按照聖經預言,答案是沒有!一直到基督復臨以前都不會有和平。但是在七年大災難中會有短暫的假和平,這假和平卻會引來一場大戰爭,下一篇專文我們就會來討論這場假和平!

 

(文章授權/ 王長瑞牧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