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行割禮-「塔利班」是以色列的後裔? 普什圖人與猶太人真是失散多年的親戚?

第八天行割禮-「塔利班」是以色列的後裔? 普什圖人與猶太人真是失散多年的親戚?

  • 2021/09/17 14:50
  • 5811
  • 記者 / 吳旻樺 整理報導

在塵埃中奔跑的一個阿富汗家庭。(圖/聯合國聯阿援助團 / Fraidoon Poya)

阿富汗第一大民族「普什圖人」,為主要的塔利班成員,他們是否真的是猶太族失散多年的親戚?是耐人尋味的問題。普什圖人的習俗,包括在第八天行割禮、安息日前點蠟燭、婚禮條例及支派名稱等,是否真的與古希伯來人有相當的關連性呢?

隨著911襲擊事件20 週年,世界的注意力再次轉向阿富汗。阿富汗是個內陸國,隱藏在亞洲中南部,西面是伊朗,東面是巴基斯坦。因曾窩藏著名的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在美國的介入下,該國塔利班伊斯蘭政權被推翻,其分子後續以游擊隊的形式分散在阿富汗,以坎達哈為據點,與新政府及多國部隊對抗。

今年(2021) 美軍退出,塔利班迅速進駐喀布爾,重掌阿富汗政權,至今約一個月的臨時政府,引起國際上複雜的探討。

塔利班(普什圖語:
طالبان,羅馬拼音:Tālibān),意譯稱為「神學士」,一直是猶太歷史中的未解之謎——是否為以色列失落的十個支派?
前年(2019) 阿富汗慶祝獨立100周年,數百人舉著阿富汗國旗走上街頭。而阿富汗有超過 500 萬人在境内流離失所,包括赫拉特家庭。(圖/聯合國聯阿援助團/ Mujeeb Rahman)

塔利班一直是猶太歷史中的未解之謎
在過去的資料報導中常提出一個問題:「塔利班普什圖部落,是否真的是猶太族失散多年的親戚?」據《以色列美角》資料表示,有人說「應該大部分都被同化了」,也有以色列人表示「這個世界都是猶太人,阿拉伯人也是猶太人,因為他們是亞伯拉罕和夏甲的後代」。


甚至有人表示,失落的10個支派,在被擄到亞述和巴比倫之後,繁衍至世界各處村莊,包括中國和非洲,都有人出來表明自己的猶太身份。而根據聖經,猶太支派的後代才是猶太人。廣義說來,印度的Bnei Manashe,是瑪拿西支派後代,來自衣索比亞的Beta Israel,也都要算是以色列人。」
 

「後裔之說」不應立即被排除

普什圖人大部分生活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印度。他們由數百個氏族和部落組成,強烈地固守自己的遺產。

 

伊斯蘭原教主義興起之前,許多普什圖人宣稱:「他們的先祖代代相傳的口耳相傳中,他們是Bani Israel(以色列之子)。」歷史資料顯示,2700 年前他們是被亞述帝國流放的以色列人的後裔。這個奇妙的關聯性,讓「後裔之說」不應立即被排除。

 

伊斯蘭研究者及歷史學家早在 13 世紀,已開始注意此說;直到19 世紀,西方學者仍確信普什圖人,實際上是以色列人的後裔。由以下的著作可窺出一二。

因阿富汗不安全局勢,而流離失所的人們在赫拉特省西部的一處營地避難。(圖/國際移民組織/ Muse Mohammed)
1858 年的著作《阿富汗人的歷史》中,約瑟夫-皮埃爾·費里爾寫道,主要普什圖部落之一 Yusefzai(約瑟夫之子)的首領,向波斯國王 Nader Shah Afshar 致贈「一本用希伯來語寫成的聖經」和「古代敬拜物品」,並被保存至今。
 

曾於印度軍隊服役的亨利·W·貝柳少校,其 1861 年著作《失落的部落》中指出,「從地理上來看,普什圖人的部落和地區命名,存在著關聯性。我們發現以色列人從米底亞一直到阿富汗和印度的路線中,沿途一連串的中繼站名稱,都帶有幾個以色列支派的名字,明確指出他們在漫長艱鉅旅程中的各階段。」

 

以色列已故總統 Yitzchak Ben-Zvi 於 1957 年,舉辦一系列對「阿富汗部落及其起源傳統」探討。針對久遠的猶太族群流放者和救贖者的研究中,透過1950年代對多位「回歸以色列(Aliyah)」的阿富汗裔猶太人進行的訪談,他寫道:「猶太人世代居住在阿富汗部落,他們雖然是穆斯林,但至今仍保留源自以色列十個支派的傳統。」

 

雖然他謹慎指出:「我們掌握的證據不足以得出有用的結論」仍明確斷言:「事實上,這些傳統在無摻雜的情況下,仍能夠存留於部落中,即是相當重要的證明依據。」

Aliyah;希伯來語:עלייה,「上升」之意,為離散於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地區「以色列土地」(Eretz Israel),而有的大規模移民行動。

近代學者- Navraz Aafreedi 博士是加爾各答的一名印度學者,擁有普什圖族背景,他也提出與以色列強烈關聯性的文章;研究普什圖人的以色列學者 Eyal Be'eri 博士,錄製一系列普什圖人與猶太人相似的習俗和傳統。

包括普什圖人於出生後第八天行割禮、避免混合肉和牛奶、在安息日前夕點燃蠟燭,甚至結婚禮儀習俗等,皆與猶太人類似。其他學者則注意到普什圖人的古老部落法典、普什圖瓦利語和猶太傳統之間的相似之處。

 

希伯來大學人類學家 Shalva Weil 博士,談到普什圖人與以色列的關聯性指出,即使塔利班對以色列充滿敵意,且目前沒有普什圖人會對回歸猶太根源公開表示興趣,歷史卻不容忽視這個事實。

 

猶太人和普什圖人共享「歷史身份」的可能性,若能成為討論的基礎,將可能減少彼此的敵意和懷疑,並為彼此進一步的關係,奠定良好基礎。

阿富汗人民仍壟罩在不確定的政局中,婦女及孩童處境為難,許多阿富汗人試圖逃離自己的國家,而不願生活在塔利班嚴格的伊斯蘭教法統治之下。(圖/聯合國)

為阿富汗國家祈禱

無論人們是否承認或相信他們互為失散多年的表親,在狂熱神學的塔利班之外,世界上仍有許多地區的普什圖人,有待建立起和平的橋樑。

 

世界福音派聯盟 (WEA) 發出呼籲,書記湯瑪士 Thomas Schirrmacher 主任牧師說道:為阿富汗國家祈禱。


因為塔利班上次下台後,阿富汗人民享受了生活的改變,尤其是許多女孩有機會上學,接受教育。現今由塔利班再度重新執政,阿富汗人面對不確定的未來,很多人試圖逃離自己的國家,而不願意生活在塔利班嚴格的伊斯蘭教法統治之下。

同時,宗教少數群體,包括基督徒,在過去二十年中已遭受嚴重的壓迫,現在需面臨更大的風險。

 

現居於阿富汗的大多數基督徒,都是從伊斯蘭教轉信基督。這使他們處於特別脆弱的地位,因根據伊斯蘭教,沒有人可以有轉信任何其他宗教的自由,所有放棄伊斯蘭教信仰者,皆為異教徒,需被處死。

 

在敞開的門每年發布的《世界守望名單》中,阿富汗的受迫害率僅次於朝鮮。隨著塔利班佔領執政,基督徒的處境只會變得更糟。

 

阿富汗的基督徒,需要世界的代禱

他們一旦發現有人「轉為」基督徒,男性或女性將施行不同的迫害。婦女可能淪為賣淫或奴役,沒有食物飲水,遭到毒打、燒傷或性虐待,而男性,可能會受到辱罵、監禁、酷刑,甚至是死亡的威脅。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後,基督徒的處境已經惡化十倍。除被發現的危險外,基督徒還缺乏屬靈的團契。因為在同一個城市,遇見另一個基督徒,變得極其危險,基督徒無法互相信任,隨時都可能被舉發。被發現的基督徒,會被迅速而悄悄地處置於伊斯蘭法律之下,以免引起國際社會對他們反對宗教自由行為的關注。
 

若以「價錢」來意味「價值」,回頭看,2 萬億美元和 20 年的全面軍事佔領,未能給阿富汗帶來最終變革,我們是否省思錯過了什麼「警鐘」!?《紐約時報》暢銷書《最後的聖戰 》作者說:「上帝不是一個『分別』彼此的上帝。祂愛世人,要將福音傳到地極。」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後,基督徒的處境已惡化十倍,需要興起眾人的禱告。(圖/shutterstock)

猶太基督教組織「耶路撒冷和平聯盟」的創始成員喬爾·羅森伯格 Joel Rosenberg呼籲,宣揚福音之路,乃是「愛阿富汗人民,希望他們的尊嚴、人權和宗教自由得到保護。」

 

世界福音派聯盟和敞開的門西班牙福音聯盟(Open Doors Spain),發起全球禱告邀請,特別為阿富汗基督徒迫切代禱。耶穌基督應許「除祂以外,別無拯救。」特別於塔利班執政之際,為基督徒的安全禱告。



(資料參考Jpostevangelicalfocuschristiantoday

 


精選要聞》

「無論種族、距離如何,您都是我的父親」屬靈產業遍布全球,各洲牧者緬懷趙鏞基牧師

臭氧層破洞逐漸恢復? 當土地發出嘆息,神的兒女責無旁貸!

地震頻傳》「無法闔眼的夜晚…!」四川瀘州市瀘縣今凌晨發生規模6強震,已知2死60傷

 

今日報FB社團/每日更新》立刻

 

緊急救援今日報建置4.0官網專案》點此

 

 LINE官方帳/每周更新》加入好

 

LINE社群/每日更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