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的傷口 孕育出夢想與救恩印記-簡銘興

最痛的傷口 孕育出夢想與救恩印記-簡銘興

  • 2013/03/20 18:42
  • 171
  • 0 / 張嘉慧 0

用戲劇傳道、推廣生命教育,是晨星劇團團長簡銘興在神的愛中找到的命定。

用戲劇傳道、推廣生命教育,是晨星劇團團長簡銘興在神的愛中找到的命定。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踏出監獄大門,身上扛著兩百多萬的債務,這次真的走投無路了。「上帝,祢為什麼狠心棄絕我?」槁木死灰的簡銘興跪下向神呼求:「我不知道未來該做甚麼,但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祢是真神!」隨即一個劇場的畫面浮現…

「祢要我再回小劇場(服事)嗎?可是我沒有錢,也沒有同工…」但上帝就是「使無變有」的神。短短一個半月,場地、同工到位,沒有知名度下,第一場演出就湧入近7成觀眾,開啟後續加場演出、服事教會及校園演講等邀約。

起死回生的晨星劇團

這是晨星劇團起死回生的重要轉捩點,創辦人簡銘興回憶至此,仍覺得很「神奇」。

走入第17年,被媒體譽為「台灣兒童生命教育戲劇天團」的晨星劇團,所有的創作故事都蘊含基督信仰元素,卻又禁得起「商演」考驗,每年登上大型售票舞台,在主流劇場占有一席之地,並活躍於台灣公益團體、教育界及教會界。

晨星劇團有著為弱勢、為孩子付出的夢想。

晨星劇團有著為弱勢、為孩子付出的夢想。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我們是以創作為導向的專業表演團隊,用商業模式經營操作,經票房審視把關,把福音劇做得具『創造性、娛樂性及可看性』!」

更獨特的是,晨星每場公演,必定預留2到3成的「貴賓席」,免費給「弱勢兒童」來看戲,主動主導公益,且不把慈善工作納入利益來源,至今已免費提供超過2萬名孩童觀戲。

始終如一為弱勢、為孩子付出的夢想,來自一個並不有富有的劇團,這份美麗使命的背後,藏著團長簡銘興童年最痛的傷口。

如悲慘世界的童年 

原本經商的父親,因事業失敗而負債,又經歷婚姻破碎,簡銘興的童年噩夢也跟著開始。三餐不繼、米漿配粥是他的「家常菜」,並時常面對父親身體和言語暴力,親子關係嚴重破裂。父親開始迷信傳統宗教後,更時常上演起壇、通靈、畫符、做法等。不僅如此,因為出身貧窮家庭,簡銘興常在學校遭同學霸凌、誣賴,更加自卑而經常翹課,父母親忙於還債根本無暇管教他。

原本應該變成社會問題人物的簡銘興,因著認識上帝,找到戲劇命定,成為樂善好施的快樂王子。

原本應該變成社會問題人物的簡銘興,因著認識上帝,找到戲劇命定,成為樂善好施的快樂王子。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像我這樣的孩子早該混黑道或自殺了。」還好在國小一年級時,鄰居一對基督徒夫妻帶他進入教會,流淚呼求為家庭禱告,讓「悲慘世界」的童年,出現希望的亮光,即便不久後因為搬家而脫離教會生活,但上帝一直在他心中。

國一時的他,渴望尋求神,因此主動跟著一位基督徒進入教會,在一場陽春的音樂佈道會中流淚決志:「我這輩子只要跟耶穌信!」縱使家庭的狀況依舊沒有太大轉變,但簡銘興知道神拯救了他:「單親家庭的孩子,發展不是朝極好就是極壞,如果沒有小學那一年的主日學生活,我早就走上自殺一途,所以我知道是神將我從爛泥巴中『揀選出來』。」

神更是獨行奇事的上帝。國中畢業後,為了逃離屏東家鄉,簡銘興選擇進入高雄中華藝術學校就讀,沒想到因此找到一生的命定。從小功課總是墊底的他,在此大放異彩、成績優異,從被極度否定到被高度肯定,開啟鑽研戲劇的興趣。

牧師一句話 喚醒沉睡的夢想

牧師問:「銘興,你的夢想是什麼?」

退伍後,簡銘興跟著一位牧師到處服事。某日牧師問及他的夢想,簡銘興才想起高中時曾向神立志「要用戲劇服事神」的夢想,卻因大環境及不順遂的遭遇,被掩埋在深不見底的角落。

「那我們就來做吧!」牧師的一句話,讓沉睡的夢想找到破繭而出的力量,於是晨星劇團成立了,第一場演出就在教會。但要經營一個劇場談何容易?前幾年晨星劇團的狀況,隨著簡銘興生命不斷被神修剪而載浮載沉。

簡銘興是台灣劇場界中擅長行政、技術、編導與演員的全方位戲劇才子。圖中表演者為簡銘興。

簡銘興是台灣劇場界中擅長行政、技術、編導與演員的全方位戲劇才子。圖中表演者為簡銘興。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一肩扛下許多繁重團務,簡銘興為了籌措營運資金,除了戲劇創作之外,還常需要在外身兼數職。直到2007年,巨大的壓力、沉重的財務等問題,無情將他壓垮,更因染上毒品而入獄。但是38天的服獄生活,卻是他「靈性覺醒」的轉機。

「在身體不自由的服獄日子中,反而是我心靈最自由的時候。」那時天天讀經、親近神、傳福音,還協助長官成立「關懷獄友協會」。「將自己歸零」,真實面對、悔改生命中的不完美,信仰生命反而向前跨進一大步。

出獄後,他馬上又得面臨難題,劇團2百萬的債務缺口,又適逢全球金融海嘯風暴,簡銘興猶豫著應該繼續?還是結束?因為在那個年頭,「還有誰想看戲?」

萬丈深淵的呼求

簡銘興不只用劇團佈道,同時成為一名戲劇治療師,到醫院或災區進行戲劇醫治。圖為在彰化基督教醫院針對癌末病人及家屬的戲劇治療工作坊。

簡銘興不只用劇團佈道,同時成為一名戲劇治療師,到醫院或災區進行戲劇醫治。圖為在彰化基督教醫院針對癌末病人及家屬的戲劇治療工作坊。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當所有人都告訴他應該將劇團收掉時,最後一刻呼求神,簡銘興再次拾起「還未看見就相信」的信心,決定放手一搏,和掌管命運的上帝一起冒險。沒想到神只用了一個半月,就帶領劇團反敗為勝。

晨星起死回生的第一場演出,市場反應佳,之後演講、教會界等邀約密集找上門,知名度快速大增。經過幾年的磨練,現在的晨星蛻變成「全方位的表演團體」,每年除大型公演外,同時接手政府機關、一般企業、社區營造等案子,今年7月更將代表台灣參加上海國際兒童藝術節的演出。

現今少子化的世代,一點也沒有影響他們的售票,市場反而逐年提升。簡銘興說,因為少子,現在的父母更重視「生命教育」;生命教育就是「靈性教育」,所以晨星劇團要做到「三贏」,「劇團贏、觀眾贏,還有台灣的下一代贏!」

最痛的傷口 成為最珍貴的記號

不斷成長的晨星劇團,始終不變的是傳福音的初衷。不僅大量投入教會服事,簡銘興個人也成為戲劇治療師,到醫院服事臨床病患、到災區服事災民,並透過戲劇進行「兒童內在醫治」;數算不盡的恩典,還包括專屬的排練場地從10坪小空間變成現有的160坪。

晨星的同工沒有一個有錢人,都是因為愛孩子、表演及服事。這麼多年來,晨星始終保持低調,不沽名釣譽,不到處募款,只想專心做好戲劇傳道的工作,「因為我相信有人會感動。」因著感動奉獻的,幾乎都是市井小民。

走上十架路的耶穌也曾痛不欲生,卻依然願意順服承受痛苦,只為顯明對世人的愛,完成天父交付給祂的使命。復活後的耶穌,邀請門徒多馬觸摸祂釘痕的手,多馬隨即「從不信轉為相信」。簡銘興身上最痛的傷口,同樣化成了最美麗的救恩記號,成為無數家庭及孩童認識耶穌基督的出口。

但他還有夢!就是希望晨星劇團成為「天國的娛樂產業」、「榮耀神的國際型表演團隊」,成立整合華人基督徒的文創平台及華人文化宣教事奉學校,邀請大家眾志成城用藝術向全球華人傳福音!

晨星劇團勇敢付出及給予,但同工們沒有一個是有錢人,都是因為熱愛孩子、表演及服事,不計酬勞加入團隊。

晨星劇團勇敢付出及給予,但同工們沒有一個是有錢人,都是因為熱愛孩子、表演及服事,不計酬勞加入團隊。 (照片提供/晨星劇團)

傷口,時常成為仇恨、報復的出口;但耶穌釘痕的傷口,卻成為成千上億人翻轉生命奇蹟的出口。這個珍貴的記號,同樣發生在簡銘興身上,偶爾還會隱隱作痛的傷疤,成為他用盡全力推動兒童生命教育、戲劇治療及服事教會的力量。

簡銘興常對台下的父母說:「我單身,但我幫你們教養孩子!」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