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失家兒建培力中心 洪錦芳:談家庭,先看重少年族群!

為失家兒建培力中心 洪錦芳:談家庭,先看重少年族群!

  • 2014/03/18 17:52
  • 935
  • 0 / 陳曉玫 0

洪錦芳(圖最右)投入失家兒照養事工25年,雖然獨身卻「兒女成群」,知名口足畫家廖瑞金(圖左二)就是在她的帶領下,得以自由發揮繪畫天分。

洪錦芳(圖最右)投入失家兒照養事工25年,雖然獨身卻「兒女成群」,知名口足畫家廖瑞金(圖左二)就是在她的帶領下,得以自由發揮繪畫天分。 (照片提供/洪錦芳)

當人生走到60歲,一般人會許下甚麼願望?也許是安穩退休、兒孫滿堂,也許是脫離疾病的纏累。然而這些對於未婚、患有心臟病,還負責一間大型育幼機構的洪錦芳而言,都不是她最掛心的事。

25年來,她將自己成家的力量,分給一群失去歸屬的孩子,從毒海、街頭、黑幫和自殺的念頭中,把他們帶回愛中。她曾開玩笑說,開孤兒院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看到它關門大吉,因為那代表,不再有孩子是失家兒。

然而,隨著家庭價值急速毀壞的時代,實現這個願望似乎越來越遙遠。

她注意到,台灣社會的少年犯罪率正節節升高,家庭、教育、法制等問題,讓這個現象每況愈下。於是,不顧退休大關在即,她決定用剩下的年歲,為台灣的少年少女打造一個專屬的家園…

羨慕善工的心 為著失家兒的需要燃燒

患有心臟病的洪錦芳時常在辦公室忙到深夜,她表示現在的每一天她都過得像是人生最後一天。

患有心臟病的洪錦芳時常在辦公室忙到深夜,她表示現在的每一天她都過得像是人生最後一天。 (攝影/記者陳曉玫)

25年前,原本在台北知名公司擔任會計的洪錦芳,從沒想過要在育幼院工作。當時的她,過著無虞的都會生活,身邊也不乏追求者,但心中卻始終覺得人生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她去做,每每在教會唱到有關「奉獻」的詩歌,眼淚就不停流下。

1986年,她跟著妹妹第一次參加屏東信望愛育幼院幫忙,認識了創辦人王守信奶奶。看著這位早年喪夫的寡婦,幾乎一輩子深耕南台灣偏遠地區,羨慕善工的種子,在她心中慢慢發芽。

從她辭掉會計工作,任職於屏東育幼院工作,再到2000年正式出任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以下簡稱CCSA)理事長,家人朋友的各方聲音、機構營運的種種困難不曾停止。然而過程中,神不僅讓她奇蹟似的通過神學院入學考試,還透過經文讓她確定「獨身」的呼召。

「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4章1節

「當時很多人都覺得我是瘋子,但我只覺得心裡為著孩子的需要好焦急,像是火在燒一樣!」洪錦芳表示,自己也曾擔心未來將成為一個孤單老人,然而神的話語大大安慰她,她始終堅持:就算一生只改變一個孩子,為著這孩子未來更長的年日,她也願意。

從竭力幫助失家兒 到關注台灣的少年事工

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今年再度榮頒2013年新北市少年自立生活適應協助服務績效獎。

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今年再度榮頒2013年新北市少年自立生活適應協助服務績效獎。 (照片提供/洪錦芳)

25年來,她接觸過無數的失家兒,過去更帶領CCSA整合台灣超過40家育幼院,並在台灣4個縣市建立自立宿舍。她不只照顧生活起居,還帶孩子到家樂福學習管理,到博物館品味印象派、野獸派,到音樂廳欣賞國樂、古典樂,還教他們如何經營愛情、友情。

「我認為最重要的不是讓他們擁有安定的生活,而是幫助他們打開眼界,擁有夢,幫助他們的生命可以榮神益人!」然而,多年來關照失家兒的洪錦芳慢慢發現,國中不僅是這些孩子學習歷程中接受啟發的重要時期,也是面臨就學與就業的分水嶺,在沒有適當引導的情況下,非常容易誤入歧途。這樣的觀察,促使她開始聚焦關注台灣少年的關懷事工。

邀請加入成為今日基督教報「5心級」奉獻天使。

邀請加入成為今日基督教報「5心級」奉獻天使。 我要捐款

她發現,過去幾年台灣少年犯罪率呈現U字型成長,以2013年為例,1萬2千個兒少罪犯中,竟然就有超過80%屬於少年人口。雖然目前台灣有40幾個育幼院,近年也增加了超過80個中途之家,但整體而言幫助少年族群的資源卻是嚴重不足。

此外,由於近年政府修改建教相關法規,對大多來自弱勢家庭的少年失家兒而言,2萬的基本工資不僅難以支持家庭所需,從國中畢業到16歲開始合法工作之間的空窗期,更讓他們容易走向犯罪。

於是,CCSA於2月28日的會員大會上,正式通過成立「培力中心」。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洪錦芳呼籲社會各界,一起傾力打造這個專為少年少女設計的大家庭。

少年培力中心 把握孩子的人生分水嶺

「和可愛的兒童族群比起來,少年少女似乎顯得更叛逆,但就是這樣才更能顯出接納的愛,不只是接受,更是用心對待每一塊不同材質的頑石,看見他們的獨特、價值和無限可能性。」

洪錦芳表示,在規劃中的培力中心,將安排牧者、心理師、社工師,結合專業和牧養技巧一同服事這些少年,從寵物美容、資訊維修,到有機農作、創意料理等職業教育和體驗課程,她期待這個地方給孩子健康的全人教育。

「今天教會界要談家庭就一定要關注少年,然而現在教會在青少年族群往往出現斷層,我們要怎麼接棒?」

洪錦芳帶領弱勢兒童參觀文創展覽。

洪錦芳帶領弱勢兒童參觀文創展覽。 (照片提供/洪錦芳)

洪錦芳表示,許多牧者被呼召的年紀都是在兒童或青少年時期,可見贏得少年族群的重要,因此目前CCSA少年事工最急迫的是跟教會連結,並且喚醒更多人關注這項需要,她相信神看待這些需要的眼光,絕對不只侷限在一個機構而已。

回想CCSA走過的這些年,洪錦芳雖然獨身,卻如當初神透過經文所應許的,雖未經過產難,卻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近幾年,她陸續受邀至大陸分享事工經驗。從一間小小的育幼院開始,到連結全台各地失家兒機構,再走出台灣,她越來越明白,甚麼是「願做就蒙悅納」的心。

「我六十歲了,獨身,可以輕省的走掉,卻不希望就這樣離開。為著這個世代我很著急,但若要在最短時間讓他們改變,我願意用全人付上代價。」

分享

Loading...